第100章 角色扮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0章 角色扮演

第100章 角色扮演 “我用记忆传输器曾经告诉过她,我为什么恨陆家的事情。”陆白道,“那样的画面和记忆让她看到,也许太残忍,但那是我的经历,我是那样走过来的。不过,更残忍的是在后头,我并没有让她看……” 安夏儿看了他一眼,手的动作变慢了,难道他后面又遇到了什么? “那是一座黑帮的岛,当时一个饿了三天的少年,他是怎么逃出那座岛的,她不知道。”陆白声音温沉,“但逃出那座岛后,我昏倒在一条小路边,当时有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经过,把她手里的食物给了我……她很可爱,很美好,他父母带着她来海边的别墅度假。她以为我是无家可归的人,还把我带回她的家。” “那那个女孩子……”安夏儿一出声,她又发觉自己多话了,又把头低了下去。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她,我当时可能就饿死在路边了。”陆白道。 很显然,陆白心里的那个人,是当年那个救了他一命的女孩子。 “那……她现在哪?” 安夏儿喉咙哽塞,还是忍不住问了。 “当时那些黑帮是追着我的,我离开那个女孩的家后,那些黑帮杀了她全家的人。”陆白说到这,声音里带着沉沉的叹息,“是我连累了他们,最后我回去找过那个女孩,才知道她家里人都因为救过我而死了。” “……”安夏儿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了。 “但现场并没有那个女孩的尸体,她可能逃走了,但我没有找到她。”陆白道。 安夏儿突然很明白,那个女孩儿对陆白的重要性,他会记着他的救命恩人也是正常的。 但安夏儿很想再问他,如果,如果他找到了那个女孩子,他打算怎样?照顾她一生以报当年之恩么?或者会直接跟她安夏儿离婚将那个女孩子娶回来? 但陆白说出这么沉重的过去,安夏儿不想再问任何会令他为难的问题。 最后,安夏儿只说了一句话,“吉人自有天相。” 陆白突然笑了,“确实。”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想找到当年的那个女孩子。 安夏儿怕被他认出来,又马上将头垂下去,捶完之后又继续换捏的。 手痛死了,手酸死了—— 他不喊停,她就不停能吗?按摩好辛苦。t_t 陆白看着安夏儿穿着一身女佣服坐在他身上,突然有一种很陌生但又很刺激的感觉。 唯独就是—— 她额头那一摄挡着眼睛的头发!碍事! “你把你头发扒下来做什么?”陆白反手把她额头的留海抚了起来。 安夏儿顿时‘嘶’地吸了一口冷气,痛得大叫,“你特么摸到我的包了!” 陆白定睛看着她额头肿的那一个大包。 安夏儿她看着他,突然意识到她刚才说的话太失礼。 “对不起对不起……” 安夏儿赶紧将她的留海放下来,头垂到胸前。 “怎么回事?”陆白看到她的额头,马上坐了起来,“给我看看!” 安夏儿吓了一跳,忙摆手,“……我自己撞的,没有关系。” 陆白二话不说,拿起电话打给了主管,“把药箱拿来。” 主管接到陆白电话,马上最快的速度将药箱包送过来了,以为是陆白受了伤,一进来就狠狠地瞪了一眼安夏儿,“大少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这个女佣做事不好,伤着你了,我马上把她换下去……” “你下去。”陆白一把拿过主管手中的药箱。 主管一愣,看看陆白又看看安夏儿。 安夏儿正站在角落里,局促地抓着衣角。 “走那么远做什么,过会坐下。”陆白将她按坐下,而后将她的脸一抬,“别低着头,抬起来,给我看看。” 陆白一把拨开她的留海,看着她那肿起的大包,从药箱中翻出一瓶消肿的药给安夏儿涂上。 “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陆白一边帮她上药,一边皱眉,“你不知道让魏管家叫医生或去医院么?” 安夏儿不安地坐着……这这这算什么? 陆白是不是知道她是谁了? 还是他本来就对下人这么好? 他平时会让魏管家叫医生替佣人看病么? 而旁边看着陆白亲自给一个下人上药的总管更是呆在了一边,以不可思议地目光看着给安夏儿上药的陆白,半天,回过神,“那大少爷,我先下去了,有什么需要您叫我。” 安夏儿看着总管关上门,汗了汗,这总管家绝壁是误会陆白对她有意思了…… 她拨了拨额头上陆白的手,“……不用了,如果你……大少爷没什么需要,我就先回去了。” 看着安夏儿慌忙想逃去的身影,陆白拿着手里的药,脸色又慢慢变了—— 这女人就那么想逃离他? 可笑,现在还想跑! 在九龙豪墅不想跟他住,现在化装成女佣就为了来帝晟城堡监视他有没有找女人?而现在他亲自给她上药她还嫌弃? 安夏儿刚从里面跑出来,就听到里面陆白的声音冷地传了出来,“把她拦下来。” 站在水疗馆外面的两个保镖闻言,马上拦住了安夏儿,“大少爷让你回去。” “!” 安夏儿一惊,背脊发凉。 陆白披上浴袍走出来,脸色跟刚才他和安夏儿讲过去的事时已经完全不同,那一张俊脸宛若千年冰川。 “想去哪?”他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什么叫我没什么需要了?” “……大少爷。”安夏儿一紧张,嗓子更沙哑了,“我要回去了。” “回去?”陆白唇角勾了一下,“你想回哪去?你今晚的任务就是伺候我。” 安夏儿被他那一抹冷笑吓倒了。 伺候……今晚? 他要潜了她么? 安夏儿心里马上战栗起来,“我我我还有事……” “你一个下人跟我谈什么有事?”陆白对两个保镖,“把她带到我房间去。” “什么?陆……大少爷你不可以这样!”安夏儿大叫。 “是,大少爷。” 两个保镖马上左右架起惊叫的安夏儿,将她送去陆白的房间了。 陆白所有的房间和浴室都很大,大到离谱,安夏儿以为他在九龙豪墅的卧室已经够大了,不到城堡这里的主人房间更是宽阔,就像欧洲中世纪的宫廷贵族一样。 两个保镖将安夏儿丢在陆白的大床上,鞠身退下,“大少爷,您慢慢享用。” 什么慢慢享用?享用个毛,把她当食物啊! 安夏儿大叫,“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我要出去!” 陆白高大地向安夏儿走来,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看着她,“我还没有问你另一件事,下午你跟裴欧谈了些什么?” 安夏儿吓得从床上爬起来,膝盖和手撑着在床上,跪在床上看着他,“……什什么谈了什么?” 但陆白就算下午问了裴欧,他不会就那么轻易地认为,裴欧过去了那么久只是问了安夏儿那一个问题。 陆白抬起安夏儿戴着口罩的脸,带起一丝帝王式轻蔑的微笑,眼里的冷意要把她冰封,“你该不会对别的男人去妄想什么吧?劝你,打消那念头,没有我的同意,裴欧不会动我身边的人,无论是女人还是下人。” 无论裴欧对安夏儿有没有意思,但裴欧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他陆白!这陆白很清楚。 “你你你在说什么。”安夏儿声音抖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陆白这脸色,她当然不会傻到将下午裴欧的那些话说出来,因为陆白听了不可能不生气。 并且可能会把怒气牵连到她身上。 “你说我在说什么?”陆白看着她闪烁的眸子,“身为我的女佣,连我的这点话都听不出来么?” 安夏儿唇蠕动了两下,“他……就问我叫什么名字。” “然后?” “我……没有说。”安夏儿道,“我就说我姓夏……” “……”听到她说姓夏,陆白褐眸眯了一下。 “然后他就走了。”安夏儿眸子闪烁。 陆白突然笑了,“你姓夏?” 安夏儿眸子转向旁边。 ……她乱说的嘛。 陆白的手抚上她脖子上光滑的肌肤,薄美的唇角带起,“那你知不知道,九龙豪墅的两个女佣,没有姓夏的?” 安夏儿大脑一翁,一片空白,糟糕! 一时嘴快千古恨! 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了…… “你还说你是从九龙豪墅那边调过来的女佣,连个谎言都撒不好。”陆白看着他这个可爱的小妻子,微笑漫上他的唇角,“不过也行,既然你想以这种下人的身份呆在我身边,我也不介意跟你玩一下角色扮演!” “放开我!”安夏儿推开他的手,往后面爬去,“谁跟你玩角色扮演!” 完了,用女佣的身份混进这座城堡,这下玩砸了! 陆白真认出她了! “你想爬到哪去?”身后重重的身躯压住了她,他脸庞俯下,优美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撩拔似地缓慢,“虽然我没有睡过下人,不过我想尝试一下,也许会有不错的体验!” “我我不是你的下人!”安夏儿歇斯底里地叫,“你猜错了,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个人,我很丑……你快放开我。” 她也是语无伦次了,死鸭子嘴硬!

上一篇   第99章 让她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