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他的妻子是我,对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00章 他的妻子是我,对吗?

安夏儿摇着头,目光晶莹闪烁着,突然有股哭的冲动。 她眸子红红地瞪着南宫焱烈,“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那你是想被瞒在鼓里?”南宫焱烈问她。 安夏儿咬了咬牙,“……对。” 她宁愿开心地等陆白回来。 “无聊!”南宫焱烈对于她的固执,突然冷漠地道,“你以为只要你不知道这个消息,事实就会改变?”“我等陆白过来……”安夏儿睁大着湿润的眼眶,“如果是这样,我让他自己跟我解释,而不是从你口中得知。既然我身边的人都在想尽办法不想要我知道这个难过的消息,我为什么要让他们的愿望扑空?我 想,他们都不想见我难受吧!” 刚被南宫焱烈的保镖拉扯着冲进餐厅的展倩听到这,马上说,“公主,对,我们只是不想让你难过!” 南宫焱烈这个天杀的果杀说了,展倩恨得咬牙切齿! 保镖看着南宫焱烈,“少主,她——” 南宫焱烈一挥手,“算了,既然要来就让她进来吧。” 保镖点头退了出去。 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我看你是还在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吧,好,现在你的骑士以及知情的侍女都在这了,你可以问问他们,陆白将要娶我妹妹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五分熟的牛排半面煎得还有些血丝,染在他唇上看着有几分嗜血而邪恶的味道! 安夏儿含着目光的眸子转动,缓缓看向展倩,展倩碰到她的目光垂下眼睛,“……公主,我们是想等陆白回来再说。” “那就是真的了,是吗。”安夏儿声音温柔得像水,这听得展倩更加心疼。 展倩踌躇了一会,点头。 安夏儿看向安锦辰,安锦辰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眼底,“新闻上的消息,确实是这样。” 安夏儿忍着酸胀的眼睛,低下头继续吃东西,虽然从南宫焱烈口中听到这件事安锦辰没反驳时,她就知道八层是真的了。 但她还是想再次确认。 “原来这是真的。”她笑了下,“陆宸他们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我们妈咪,原来,他们是知道陆白要给他们娶另一个后妈了吗?” 展倩看着她,“公主……” “真是个好孩子。”安夏儿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真是太暖心了。” “所以,相信了?”南宫焱烈看着她。 “你达到目的了。”安夏儿大口咽着食物,用泛红的眸子看着对面的南宫焱烈道,“我难过了,你可以走了。” “但我要你放弃对他的希望。”南宫焱烈道,“他将要娶另一个女人,而我们明天也即将订婚。他再一次伤了你的心。” “再?”安夏儿俨然失笑,“难道我和他以前在一起过么?” “……”南宫焱烈眯着眼睛。 安夏儿目光掠过展倩,想起之前展倩说她是陆白妻子的事,陆宸和陆玺对她的喜欢,以及南宫焱烈许多句话透露出来的不对劲。 这些让她隐隐感觉有些事不太对劲。 那是她一直都不敢想象的事。 ……陆白说,他跟他妻子分居了。 真的分了么? 还是……离婚了? 安夏儿不敢想象,忍着心脏的抽痛问下去,“陆白之前的那个妻子,是我,对么?” 听着她发抖的声音,展倩愣愣地看着她,“……小夏。” 安锦辰咬着牙,心发痛! 看着安夏儿的反应,南宫焱烈再次笑说,“原来陆白真的没有告诉你,难得你们在法国度过几天,我还以为公主你可能是装着不知道。” 安夏儿不理他,问展倩和安锦辰,“辰,展倩,你们说,是不是真的?陆白之前那个妻子是不是我?还有,还有陆宸和陆玺,是……谁的孩子?” 安锦辰没说话,他无法回答安夏儿的问题,因为将安夏儿带来西莱他有责任。 展倩见瞒不下去了,只好吞吞吐吐地道,“是……是你和陆白生的,他们和lulu是三胞胎。” 安夏儿笑了,眸里洒出几颗泪花,“三胞胎……我竟生了三胞胎,原来他们是我的孩子。” “……对不起,小夏。”展倩抓着衣角,“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你不信,我……我就不好再说了。” 一滴眼泪顺着安夏儿脸庞滑下来。 安安静静的。 “那现在是算什么,陆白将孩子留在了西莱,跑回去娶别的女人。”安夏儿无法理解,“他如果爱上了别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来西莱见我,为什么还要带我去法国……” 为什么还要跟她相恋。 留下一段美好回忆给她后,又走了? 安锦辰蹲下来看着她,“公主,你别难过,现在事情还没有确定……” 安夏儿猛地抬起湿润的眸子看着南宫焱烈,红着眼睛道,“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打击我的是么,那你已经达成目了,可以滚了!” 安夏儿扔下话,突然起身从餐厅跑出去了。 “公主!” “小夏你去哪?” 展倩和安锦辰追上去。 南宫焱烈对旁边的保镖道,“让外面的人拦住她!” 保镖打了一个电话给守在曼莉宫外面的人。 安夏儿刚冲到曼莉宫大门,守在曼莉宫外面的侍卫和南宫焱烈带来的保镖拦住了她。 “滚开!”安夏儿用通红的眸子瞪着这些人。 “公主,恕难从命!”侍卫道,“尤菲里奥殿下有令,直到明天国会,公主不能离开曼莉宫。” 安夏儿哽咽着,情形所迫,如今她和国王都被囚在了自己的宫邸中! 身后南宫焱烈的声音传来,“你还想去哪?既然知道陆白不只一次伤害过你,你还期望回到他身边?还是说,你真以为他明天还会来西莱?” 安夏儿心如刀绞! 身后南宫焱烈的声音冷了下去,“他不会来了,也来不了!” 寒冷的杀意漫上他的眼底! 安夏儿缓缓地回过身,刚才跑得太急,盘起的头发散落了下来,长长地垂在脸颊两边,脸上带着泪痕,在银白的月光下发亮着。 “我要去问我父王。”安夏儿道,“我要让我父王说,我之前是不是陆白的妻子……”南宫焱烈哼了一声,“原先我也不想提你们以前的事,不过既然你知道了,那提不提也无所谓了。反正我们明天也要订婚了。”他顿了顿,目光直视着安夏儿,“对,你以前跟他结过婚,lulu以及陆白的两个 儿子,是你们所生。” 安夏儿心情更加剧烈地波动了起来,从没有人跟她说过件事,“看来,我不知道的事,很多啊!”“不过你和陆白三年前离婚了。”南宫焱烈向安夏儿一步步走来,目光又冷又狠,“你亲自签下了离婚协议,因为他伤害了你,连安四少都要将你带回你的祖国西莱。而且,他现在将又一次伤害你,你可以忘 记他了,将陆白从你脑子里再度剔除——” “别听他的!”被人一直阻挡着的展倩跑出来,一把将安夏儿搂在身前,“别听他的,小夏,那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身后,安锦辰亦摆脱了克勒后,冲出来一剑指着南宫焱烈,“南宫焱烈你再踏前一步试试看!我不会管国王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他不开玩笑! 南宫焱烈往前一步,他不会再顾及国王生死会一剑刺入南宫焱烈心脏。 “负隅顽抗!”南宫焱烈看着他们这三个人, “以我现在在西莱王宫的人,你们还能赢?曼莉夏,今晚就算了,我们明天订婚,好好做好准备吧,三年前我没得到你,这一次你逃不掉!” 扔下一句话狠话,在克勒和保镖的陪同下,踏出了曼莉宫的大门。 月光从夜空中洒进来,曼莉宫花香依旧,但一切仿佛都变了味道……事情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安夏儿出不了曼莉宫,见不到国王,在展倩他们的安慰中又回到了宫内,一路上她思绪混乱,一会是她以前是陆白妻子的事飘在她脑中,一会又是陆白要娶南宫焱烈妹妹的消息。 她低念着问陆白,“那你什么意思,你说明天一定会赶过来,起码要向我道歉。是要告诉我,你将要娶别的女人了是么?” “小夏,你别乱想,事情肯定不是这样!” 安夏儿听不见耳畔边展倩他们的话,笑两声,“因为你要告诉我你无法再娶我了,不,是无法复婚了……在法国的话让我忘了是吗?” 安夏儿心脏抽痛地厉害,如果他们真离婚了,也可以复婚吧? 但是陆白他要娶南宫焱烈的妹妹是算什么? “小夏!”展倩站到她面前,看着她发红的眼睛,“等明天好不好?等陆白过来再问他,也许陆白会说出与新闻不一样的结果呢?” “我为什么会签离婚书?” “一定是南宫焱烈逼你的,他曾经将你从z国带走!”展倩说道。 安夏儿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越想她心里越难爱,“还有,陆白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以前是他的妻子,他明明……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告诉我的。”在普罗旺斯和科尔玛镇,她还亲自问过陆白关于他妻子的事,但他每次都省略了过去。

上一篇   第999章 我不信!

下一篇   第1001章 她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