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赫姬王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02章 赫姬王妃

上面还有一些正在准备的婚礼现场图片,当真是美丽浪漫之极,令人羡慕—— 婚礼现场不知是什么地方,画面上紫腾珠帘般垂落,薰衣草铺成了花海,金色的过道倒映着绚丽的金色建筑装潢,构成了令所有女人都会心动的婚礼画面! 作为一个喜欢紫色的女人,安夏儿无法掩饰她的嫉妒与羡慕! ——可惜这一切都是他送给另一个女人的! 她不知她以前跟陆白结婚时是怎样,又或者有没有跟他举行过婚礼,但是,她此时看到新闻后的心情如暗涌般翻滚着,久久无法平静。 “你不是说,你爱我,天长地久么?你不是说,回来会好好考虑我们的事么?会来接我么?”安夏儿眼睛像上了朱砂一样红,手掌缓缓将平板电脑拍了下去,网上的消息再多看一秒她都会怕发疯。 她闭着眼睛,气得手发抖。 她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歹毒的女人,使尽一切手段去对付辜负了她的陆白和他娶的女人,但她此刻真的有一股这样的冲动。 门外,展倩探出头看着安夏儿坐在里面发呆的身影,叹了口气,“真是期待又忐忑,期待你记起以前的事记起我们钢铁姐们情,又忐忑你知道陆白要娶的是南宫蔻微后,会不会气出什么事来。” 展倩刚想着要不要进去安慰几句,就见安夏儿拿起了手机,打给了国王。 此时已经是夜晚了。 国王身体不太好,一向早睡,但似乎在这个国会大典即将开始的前昔,国王也没有睡。 “父王。”安夏儿已经不忌畏电话会不会被尤菲里奥监听到了,在电话里问道,“打扰您休息了,但想必您也没睡着吧。” 国王叹道,“知道你会打电话过来,毕竟那么大的新闻曼莉宫的人也不可能一直瞒着你。” 果然,大家都是知道新闻上的事…… “但我想问,我母妃是怎么死的。”安夏儿绯红色的芳唇微微抿起,“以及,我和陆白的以前。” 国王刚想着赫姬王妃的事,听到她后半句一惊,半天都没说话。 “你,连这都知道了?”国王声音有些走音。 “果然你们都知道。”安夏儿苦笑,“知道我以前是陆白的妻子。” “哎。”国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尤菲里奥确实禁止宫中任何一个人谈论起你的以前,被他所胁迫,我也不好告诉你。但你如果真问起来了……想必我多少还是会说的。” 安夏儿咬着唇,“是么。” “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你总是为父王为王室着想。”国王道,“每每想至此,我都觉得看着让尤菲里奥将你许配给南宫焱烈,而我无力阻止,是很对不住你。” 安夏儿用手摸了一下脸上的湿润,“今晚南宫焱烈来曼莉宫了,说了很多让我惊讶的事……” “我早听说了他会去曼莉宫。”国王声音带着一丝隐忍和愤怒,“那个男人都没跟你订婚,就往你宫中跑,当真是不将西莱王宫放眼底了!” “他跟是王叔是一伙的,他当然是肆无忌惮了。”安夏儿明白这一点,“好在我也还没被他怎样,就是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事,心里落差太大。” “夏儿,那个男人真没有把你……”国王很担心。 “我本来打算过去当面问父王的,但出不了曼莉宫,所以只有电话里跟父王谈谈。”安夏儿吸了吸鼻子,看着自己养尊处忧无比细白的手,人当真不是有钱就能一切顺利呢。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烦脑,贵族有贵族的迫不得已,人活在这世上,谁都不容易。 她想起陆白的话,他说比起物质上的贵族,他更想当精神上的贵族。 当时安夏儿不太明白他的话,觉得他是太有钱了不把钱当回事,毕竟只要有那么巨大的财富,什么办不到的? 现在想想,他所谓的精神上的贵族大概是指幸福吧! 国王叹了一声,“也罢,大抵我明天也要退位了,一切该发生的都会发生,我们父女谈什么尤菲里奥估记也不会在意了。”“你母妃她,叫赫姬,她有一头红褐色的头发很漂亮。”国王忆起亡妻,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叹息,“我很爱她,即使因为政治和子嗣的关系后来娶了英理,也并没有转移我对赫姬的思念和爱。英理是感 觉得到的,所以这就是她对我不满的原因,一心只为艾楚克谋夺王位的原因。所以这次政变,我无法抛下英理和艾楚克,毕竟,是我对不住英理……” “我不想听英理王妃。”安夏儿很干脆,“父王你再愧对她是你们夫妻的事,我只想知道我母妃的事。”“好,说赫姬。”电话对面,国王仿佛在点头,“赫姬原来是尤菲里奥在英国皇家军事学院留学时认识的,也就是尤基里奥的同学,后来跟尤菲里奥来到了西莱。他们原来是恋人,很多人这么说,但并没有公 开……” “……” 安夏儿皱了皱眉,怎么还跟她王叔有关? “不过第一次看到赫姬时,我很喜欢她,她在军事方面有着很卓越的见解和分析……”国王道,“虽然我不清楚她当时与尤菲里奥是不是真的恋人关系,但从她的口中,她对尤菲里奥的看法很客观。” 安夏儿皱了皱眉,那是什么意思,就是她母妃与尤菲里奥不是相爱?“那时我决定去追赫姬,因为无论他们是什么关系,但他们并没有结婚。”国王道,“从法律上来讲,只要他们未婚,那其他异性有追求的权利。我只是一个男人,无法掩饰对赫姬的爱慕而以,起码我打算要 去表白我的心意……” “当时尤菲里奥刚好带着部队去往他国维和了,所以我对赫姬的追求很顺利。”国王回忆道,“后来她接受我的求婚嫁给我了,成为了西莱的王妃。” “那母妃是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死了?”安夏儿声音颤动,她知道她母亲一定死了,因为来到西莱都没有见过。 “在夏儿你三岁的时候死了。”国王说,“得到了一种她家族的遗传病。” 诶? 安夏儿瞳孔放大。 “不过那不是每一个后代都会遗传的,将夏儿你接回西莱后,我让医生帮你检查过,你没有遗传,lulu也没有。”国王怕她担心,先说明了这一点。 但对于真相的得知,安夏儿还是很震撼,“那,母妃自己先前不知道么?” “当年医疗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那种遗传病检查不出来。”国王说,“赫姬也是她发病才知道,尤菲里奥野心太大,赫姬知道她无法一直陪他走下去,所以她选择了嫁给我。” 安夏儿从未想到会是这样,她目光有点湿了,“那父王你娶母妃之前,就知道她的病么?” “知道。”国王道,“但那并不防碍我想娶她,夏儿,即使知道赫姬她可能没有几年的时间了,但我依然希望能以一个国王的身份尽可能给她幸福。” “那,你就不介意母妃她不爱你,嫁给你只是因为她无法与王叔走下去?”安夏儿哽咽着。 “那没有关系,夏儿。”国王十分慈爱而温厚地道,“只要我爱她就行了,她会嫁给我,都是我一生的荣幸。我以能娶到你母妃而自豪。” 安夏儿捂着嘴,眼泪翻滚着,她也为自己母亲有这样一个好的丈夫而自豪。 一个男人可以不顾你是否爱他,不顾你是否有病在身没有几年时光了,依然娶你给你幸福……这是多么温厚的爱! “而且,我相信赫姬最后一定是爱我的。”国王说,“当时是一个温暖的午后,她看着在阳光下花园中玩耍的你,靠在我怀里走得很平静。” 安夏儿抹去脸上的泪,她当时太小,根本无法对她的母妃留有任何记忆,恐怕就是没有失忆也对两三岁时失去的母亲没什么记忆。 但无论怎样,她却觉得她父王和母妃的故事其实很美好。 因为无论她母妃以前爱的是谁,但如国王所说,她最后一定是留在最重要的人的身边。 她母妃一定也很幸福,因为在她最后的时间段时,有一个给她爱和温暖的男人陪她走到最后。 安夏儿低了低头,抹了下脸上的泪,“这就是王叔恨你以及要夺王位的理由?”“对,他维和回国后一直很恨我,赫姬死后他就开始筹划政变。”国王道,“在你五岁那年,他发动了第一次政变,那时我和他手中各握着一半的政权。最后我落了下风,怕他伤害我唯一的女儿,我让身边一 名亲信带你离开了王宫。夏国候很有远见,他知道尤菲里奥的厉害,尤菲里奥是带兵出身的,盯上某一样东西他绝不会放手。所以夏国候带你离开西莱后,没有再回来。” 夏国候? 安夏儿想着这个名字。“虽然当时有一些忠于我的官员还是站在我这边,我一时保住了王位,但之后手上的实权一年比一年变少。"国王道,"尤菲里奥从未停止过他对我的恨,他觉得是我害死了赫姬。果然,事隔多年,今年他又发动了第二次政变,这一次西莱的大权几乎已经全部落到了他手里,而我也上了年纪,没有精力再跟他争夺这个王位。”

上一篇   第1001章 她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