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亲王的心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04章 亲王的心思

“你要干什么?”展倩看着她。 “哼,与南宫焱烈订婚么。”安夏儿紧握了一下手,湿润的眼睛带着她清明的决定,“没什么不行的,与他订婚之后难道我会嫁给他?不会,我会……杀了他,等我父王和我的孩子们安全之后!” 安夏儿决然的走出了寝殿! 展倩惊地说不出话! 安锦辰正等候在外面,“公主,准备好了,治疗仪。” 安夏儿长呼出一口气,敛起情绪,“走吧,我想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以及我以前都经历过什么。” 安夏儿在安锦辰的陪同下,前往了医务室。 展倩追出来,想跟上去但又停下了脚步,只是呆呆地看着安夏儿的背影。 陆宸和陆玺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看着安夏儿已经消失在前面走廊前面的身影,二人马上追跑上去,“妈咪!” “站住。”展倩道。 两个小少爷脚步慢了。 陆宸道,“做什么?” 陆玺更拽,“你没权命令我们!” 展倩手握紧,“谁还能命令你们呢,陆小少爷,只是刚才她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吧?她在作最坏的打算如果她明天要订婚了的话,让我们将lulu和国王救出王宫。” “我们不会让她跟别的男人订婚。”陆宸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他们的决心,“爹地他一定会过来的,妈咪在这呢,他不会娶别的女人。” 展倩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更该做一些能让她放心的事吧,比如将国王和lulu救出去。” “我们想要救的是妈咪!”陆哼了声。“这是她的决定。”展倩听到了刚才安夏儿在寝殿里面跟国王通的电话,告诉两个小少爷说,“如果陆白不会再来了,那她心也死了,她逃不逃出王宫都没什么两样了,如果计划失败她与南宫订婚可以让国王 平安的话,她宁愿跟南宫焱烈同归于尽。” 陆宸紧握着小拳头,“不行,我们不会让妈咪这样做的……” “我知道,我也不会让她这么做。”展倩说道,“只是她希望你们能安全,不要掺和到危险里面。” 陆玺咬着牙,“你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她是我们妈咪,今晚我们相认了,她答应过我们不会嫁给别的男人!” “但她没说不跟别人订婚吧?” 两个小少爷攥紧了小拳头。“我与她是最要好的朋友,在你们还没出生时,在她还没跟你们父亲结婚前,我们就认识了。”展倩很清楚安夏儿的性子,“我很了解她,她也不想与南宫焱烈订婚……所以,我会劝阻她,但我希望你们能完 全她的心愿,保护好国王和你们妹妹。” “我们?”陆宸听着她的话,“妈咪说得是让你和我们吧?你让我们不要救妈咪去救国王,你想干什么?” 展倩被怼着汗颜,但表面保持着一个大人的严肃,“因为,你们妈咪是我最好的姐们,无论怎么样我要陪着她。而救国王和保护lulu的事就交给你们了,牛逼的陆小少爷!” 展倩潇洒地身后挥了挥手,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去找安夏儿了。 陆宸和陆玺沉默了几秒。 “如果我们去救了国王和保护着lulu,妈咪就会高兴吗?” 陆玺小少爷道。 “会吧。”陆宸奶气地道,“但我希望妈咪恢复记忆后依然爱着爹地,和我们回z国……” 这是两个小少爷最美好的心愿。 这是西莱国会大典前夕的夜,各方势力都在做着准备。 罗兰宝殿中,尤菲里奥坐在澄金色的书房灯光下,一身白金色的雪蚕丝休闲睡袍,衬着他赛雪的美人般的皮肤,气度娴静安好,美若画! 他翻了一页手上的书,声音淡淡地对面前几个骑士说,“也不用着急什么,大局还是在我们这边,尽管还有五名骑士并不是我的人。” 三个近身骑士站在他对面,玛尔斯、撒麦尔、亚文。“对,殿下。”撒麦尔说,“第二骑强纳森少将和第五骑费德上校虽然在国王那边,但他们返回王宫后,手上的军权已经被我们夺了。如今他们手上也只剩下不过百名的亲信军队。还有两名骑士如今正保护着 艾楚克王子,但如今英理王妃重伤入院,王妃殿也被我们监视住了,艾楚克王子那边不是什么威胁。” “郁金殿那边?”尤菲里奥又问。 “在防着。”撒麦尔道,“他们虽然以贵宾的身份在王宫内,并不能将他们驱赶出去,但殿下与南宫焱烈一起联手的话,想必不忌他们。” 尤菲里奥拿着书本没有动,浅灰色的长睫抬起看了撒麦尔一下,又垂了下去,继续翻开下一页书,“不可轻敌。” “是。”撒麦尔道。 “还有。”尤菲里奥道,“我这边与南宫联手的计划,一直是由撒麦尔你与南宫那边联系,是吧?” 撒麦尔听着他这话,停顿了一下,“是,殿下。” “那撒麦尔你觉得我这次的夺位计划如果没有南宫,会不可行么?”尤菲里奥直接问他。 撒麦尔一惊,立即跪下恭敬地垂着头,“殿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回答是,那是大逆不道,认为尤菲里奥没有南宫焱烈赢不了。 若回答不是…… “说说你的看法吧。”尤菲里奥再次道。 撒麦尔抬头看了看他,不知尤菲里奥是何意,所谓圣意难测……尤菲里奥的心思也让他们猜测不了。 撒麦尔又缓缓低下头去,“不是,没有南宫先生……殿下的计划肯定也行。”他只能回答不是了,又问道,“殿下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殿下不打算和南宫焱烈联手了么?” “不,南宫是我的朋友。”尤菲里奥平静地说道,“只是见你这两天总提起南宫对我的好处,就像是担心我随时会跟他闹掰一样,想着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成了他那边的人。” “殿下,我绝没这个意思!”撒麦尔马上诚惶诚恐地低下头,“我对您的忠诚,是发过血誓的。” “也是。”尤菲里奥叹了叹,“好了,起来了吧。” “是。” “代我再去传个话给南宫。”尤菲里奥道,“明天国会大典开始后的第一个环节是骑士竞技,他要与曼莉夏订婚的话希望他那边的人能挑战赢王宫的骑士,要真让骑士放水的话也是对骑士的侮辱。” 无论南宫焱烈手下的人怎样,但王宫的骑士一个个都是国际上顶尖的高手,尤里奥对自己王宫的骑士自然是有信心。 “是,殿下。”撒麦尔马上转身出去了。玛尔斯马上走上前,“殿下,刚才您为什么那么问撒麦尔?虽然我平时与他有些口角,但他对于殿下的忠心我们是看得到的。平时来见殿下的贵宾都是由他安检,一些西莱国内反对殿下掌政的恐怖份子袭击 ,也是由跟在殿下身边的撒麦尔挡了下来。由我看,他只是最近跟南宫焱烈那边来往比较密集,所以才帮南宫焱烈说话吧,但那也是殿下派他过去……” “亚文,你怎么看?”尤菲里奥直接问站一边没有说话的亚文。 作为尤菲里奥身边的亲信,亚文比较低调,一般只办理尤菲里奥代待的琐碎事情,像谢绝国外政客的宴请,或者记录哪些国家送了礼物过来,以及罗兰宝殿平时开销问题…… 尤菲里奥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简单来说,亚文就是帮他处理一些麻烦的人。 但尤菲里奥平时有事都会问他,是个比撒麦尔还受尤菲里奥信任的人。 亚文想了想,说,“我不清楚殿下那么问撒麦尔的目的,因为撒麦尔跟在殿下身边的时间确实不短了,不过……” 亚文抬头说,“刚才撒麦尔确实很抬高南宫焱烈,殿下手上的人和军队足够夺取王位,老实说,如今不是顾及到南宫焱烈清楚殿下的夺位计划恐他会威胁到殿下的话,完全不必理会他……” 亚文很清楚尤基里奥说南宫是他朋友,那也只是表面,商场如战场,何况王族政坛呢。 有共同的利益那便是朋友,如果没有…… “是么,原来亚文也这么想。”尤菲里奥唇角动了一下。 “我不同意!”玛尔斯马上反驳,“撒麦尔和我们共事那么久,他也许就是刚才说话不慎,我相信他!” 亚文看着高大粗矿的玛尔斯,“玛尔斯你太一根筋了,除了身手好……” “说什么!”玛尔斯一怒,“我身手好怎么了?那是因为你们都不是我对手,所以我是王宫第一骑,而你们只是……” “是是,你最厉害。”亚文不争。 “住口。”尤菲里奥看到两个骑士在自己面前争吵,声音冷了下去。 “是。” “是,殿下……” 两个骑士马上住声了。 “玛尔斯你也说得也不错,我也不是怀疑撒麦尔。”尤菲里奥放下手上的书,“那就先不谈这个,亚文,我另有一个打算,想办法联系一下陆白那边……”“殿下,为什么?”玛尔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联系陆白,“那不是我们的敌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