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安雄的掩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15章 安雄的掩盖

“怎么办怎么办?”他瘫坐在地上念叨着,“报警么?可夏国候夫妻被人乱刀砍死的事上新闻后,肯定会被警方大力调查……一调查肯定会波及到唯丽化妆品公司来,现在公司才刚刚有起色,不能受到任何负 面消息的干扰。” 他是个商人,一切以利益为先,就是与夏国候合伙开公司也是看在对方有一些国外的客户资源。 想到这,安雄动了另一个念头。 他将夏国候夫妻的尸体拖到了外面夏国候的车上,先前陆白过来时已经送回来了。 之后将夏家屋里的血迹全部抹干净了,之后将车开到附近的公路上,然后下车,松开手刹,让车子冲破公路栏杆,制造出夏国候夫妻死在了车祸中。 警察赶过来后,安雄便以夏国候公司合伙人的身份说明自己的来因。 他擦着满头的大汗,眼睛充满难过之色,“我是国候的公司合伙人,几天联系不到他,特地过来找他,想不到他们出祸,这个路段很少车,竟然两天没被人发现,他竟出了这样的事,太悲伤了……” 做笔录的警察说,“之前我们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夏国候被人杀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夏国候怎么又跑到车祸中来了?” 安雄一听,在他过来前还有别的人过来了? “没有的事……”他马上道,“肯定是刚才有些车经过见死不救,看到这出车祸了还谎报警,现在就是有些这样不负责的年轻人,我是刚过来的,一看到就马上报警了。” 安雄有些家底,之底又塞了一些钱给这些出警人员让他们以车祸备案。为了公司,安雄把夏国候夫妻的死制造成了车祸,将对唯丽化妆品公司的影响降到了最低,回到s城,更是请来记者主动说明挚友夏国候夫妻车祸不幸身亡,他会管理好公司,并且将夏国候那一半的股份捐 给慈善机构,以及找到夏国候失踪的女儿。 当时媒体被安雄的仁义所蒙蔽,将他评度了年度最受欢迎的十大企业家之一,唯丽化妆品公司也蒸蒸日上,安家一跃成为s城的豪门! 只是出于人性的贪婪,安雄并没有捐出夏国候的那一半股份,而是占为了己有。 之后他因为经常恶梦惊醒,良心不好受,只有尝试着去找夏国候的女儿。 但他并不知道夏国候的女儿叫什么,也没见过,只是从一次夏国候在公司打电话回家时,跟妻子叶茵提起了‘夏儿’这个名字,他才以为,夏国候的女儿叫夏儿。 而并不知道夏国候口中的‘夏儿’是西莱的公主。 亦不知夏家有另一个女儿…… 之后是无意插柳柳成萌,夏国候刚让人去孤儿院和收容所打听有没有一个叫‘夏儿’的女童时,他的秘书懒得去外省找,直接在s城搜了一下—— 竟然真的在s城的一座孤儿院找到了名叫‘夏儿’的五岁女孩。 因为当年那辆外省的车并不是d市而是s城的,故陆白带人在d市那边并没有找到安夏儿。 夏国候去s城那家孤儿院接安夏儿时,从院长口中听得到是在大雨中发现的安夏儿,发烧醒来后她已经失忆了,不知家在哪,不知父母是谁,只是她衣角上绣有‘夏儿’二字,才叫她夏儿。 安雄当时是庆幸安夏儿失记了,没有记得夏国候的事,不然,公司的那一半股份恐怕他是拿不稳了。 之后安雄便将五岁的夏儿接回了安家,让她跟着他姓安,为不让内心再受谴责,他让安夏儿跟安夙夜安锦辰,以及和安琪儿一样,上名校,穿好吃好,好生照顾着…… 这一段记忆,从梦幻的紫色到最后变成了血色,又由血色慢慢变成了空白迷茫的灰。 *** 安夏儿记得小时候在安家时,安父待她是很好的,尤如亲父。 她是个养女,但却过着和安琪儿一样的富家小姐生活,吃好的,穿好的,可以上名校,外面媒体对安父的评价很高,说他对养女一视同仁,是个厚德的慈父和企业家。 安夏儿并不没有觉得媒体哪说得不对,因为在她小时候的记忆中,安雄确实是个慈父。 甚至在她十岁生日那天,还将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赠送到了她名下,她感觉幸福极了,她根本不会想着去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反正她有现在的父亲就好了。简单来说,除了她的养母连蓉一直对她有些意见不让她出席名门宴会,怕她抢走姐姐安琪儿的风头以外,她从小在安家,基本没有什么不满,但她又不是很喜欢宴会,也不喜欢出风头,所以从不计较这些 她一直怀着感恩的心对待安家,以优秀的成绩和懂事回报安家对她的收养。 之后的成长,更是顺利,非但不负安雄所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国第一名校k大化学研究系,甚至还有了一个名动全城的豪门大少男朋友—慕斯城! 她以为,她的人生会一直开挂直到大学毕业与男朋友慕斯城结婚,之后进入安氏为公司作出贡献,却不想,安夙夜和安锦辰在生日会上对她的告白打破了这一切—— “是你勾引了夙夜和锦辰!”安夫人大怒道,“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现在所有媒体都在报导安家双生子与你乱|伦的丑闻!” “我没有。”她无力地解释,“我和锦辰他们……真的没有。” “没有?为什么在他们生日的轮船上你会衣衫凌乱和锦辰从一个房间出来?人家连拍到了!你这个小狐狸精!”随着安夫人的大骂,一个耳光刮在了安夏儿脸上。 安夏儿捂着脸,当时不敢发脾气。 安家对她有养育之恩。 她的一切都是安家给的,她不能对安雄和安夫人不敬。 对于这一次的事情,安雄只有叹息,连一向待她如亲妹妹的安琪儿也没有为她说话,还温柔地劝安夫人,“妈,别生气了,夏儿肯定只是一时糊涂。”安夏儿以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这个姐姐,仿佛不认识这个姐姐,“琪儿姐姐,我真的没有,是锦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