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叶沙丽的眼泪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21章 叶沙丽的眼泪

所以她才活到了今天。 不然听到她不是公主时,罗斯福那些人差点杀了她。 “你是夏叔的女儿,父王知道当然会救你。”安夏儿声音颤抖,心疼地看着叶沙丽,“毕竟,如果不是夏叔和叶茵护我有功,恐怕我早已经死了。” 叶沙丽一直都是温和如淡云的。 父母的死,是她唯一的阴影。 听到安夏儿说起,她低下头声音也微微更咽起来,“公主没事就好,三年前听到公主殿下要回宫了,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我以为……你和爸妈他们,一起出事了呢。” “我没事,只是夏叔他们……”安夏儿看着叶沙丽,“对不起,夏叔他们是为了救我。”“陛下信任父亲,夏家必须保护公司。”叶沙丽道,见安夏儿恢复了小时候的记忆,叶沙丽又马上问她,“对了,公主,当年我被人从z国带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将我带回王宫的罗斯福说。我爸妈他们是 见带走公主的事败露了,无脸回西莱,所以二人自杀身亡了……我一直不相信,是陛下让爸妈带走公主的,他们怎么可能……” “当然不可能。”安夏儿至今记得那段血腥可怕的记忆,那导致封闭了她五岁之前的记忆的可怕事件,“父王肯定也知道不可能。”“公主回宫后,尤菲里奥殿下禁宫中所有人谈及公主的过去。”叶沙丽道,“但我在网上看到过,陆白的妻子与公主一模一样,我猜测公主是陆白的妻子,因为……小时候公主在z国带回夏家的那个陆大少,也 叫陆白,我想着那个陆白肯定是找到了公主,还和公主结婚了。但尤菲里奥殿下的规令太可怕,我虽有疑问,但却不敢问公主,更不敢问公主当年发生了什么。” 安夏儿抿了抿唇,“没用的,之前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失忆了根本不记得。” “是,我知道……”叶沙丽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微笑起来,“所以我也一直希望,希望公主能恢复记忆。”安夏儿咬了咬唇,说出可能会让叶沙丽很难过的事,“叶沙丽,出事的那天晚上你睡着了,当时罗斯福找到了夏家,他们要夏叔交出我。夏叔……念及父王对夏家的恩情,所以,才让你代替我跟他们回西莱 了。” 叶沙丽愣了愣,之后吸了下鼻子,“果然……果然是这样么。” 显然,她早有预感是这样。 “你知道了?”安夏儿看着她。 “因为罗斯福说,是父亲将‘公主’交给他的。”叶沙丽哽咽着,“说他们肯定是将公主弄丢了,才交出我代替。但我知道,公主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公主根本没丢。” 回到西莱的这么年,在王宫渐渐长大中,她慢慢知道她父母可能是为了保全公主将她交出去了。 想到这,叶沙丽眼眶再度湿泣起来。 “很抱歉,你们一家是为了救我……”安夏儿看着哭泣的叶沙丽,“不过夏叔当时作决定时,他很难过,我看得出来。” “不用说了,公主。”叶沙丽抹了一把脸,挂上微笑,“陛下对夏家有恩,我爸妈尚能牺牲性命保护公主,我也是夏家的人,我也有保护你的责任。我不会怪谁的,也不会怪爸妈。” “如果,当年我代替公主回到西莱而救了公主的话,那我便是完成了父亲和母亲的心愿。”叶沙丽抹干净素白的脸,“也算是报答了陛下对我们夏家的恩德。” 看着叶沙丽美好的微笑,安夏儿无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世界上有各色各样的人。 有明明就有黑暗,有好人就有坏人,有正直的人,也有恶劣的人,有人救人一命造下七级浮屠,有人却穷尽一切去致人于死地。 想到安琪儿和南宫兄妹那种人,安夏儿无法理解,都是人,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展倩感叹道,“叶沙丽,想不到你和小夏小时候认识……作为她的朋友,我谢谢你不恨小夏,我一直以为小夏除了我这个挚友,肯定不会再有第二个似我这般对她好的人了。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很令我敬佩 的人。” 世界上会以德抱怨的人总是少数。 展倩明白,夏国候夫妻的死,是最伟大的牺牲。 他们夫妻当年的死,让他们的女儿和公主都活了下来…… 安夏儿眸子微湿,“叶沙丽,我以为你会恨我,你会生气,如果是这样,我也会接受你的恨……毕竟是我让夏家遭遇到了那一切。” “公主别这么说。”叶沙丽道,“公主如今好好地活着,那爸妈他们就没有白牺牲,他们九泉下有知,一定也瞑目了。”“若是知道叶沙丽也活着,夏叔他们肯定也欣慰了。”安夏儿点头,“但我不明白,你既然知道我们小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王叔不许你们提起我的过去,但我们在一起,你有太多的时间和方式告诉 我。” 她可以写给她看,还有其他的方式,但叶沙丽就是一直没有提过他们小时候的事。 这导至安夏儿这前一直以为,叶沙丽就是王宫内一个比较优秀的侍女而以。“那是因为,我也怕公主还生我的气。”叶沙丽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毕竟小时候我们一家去到z国后,我经常闹别扭,我觉得爸妈他们因为要照顾公主,对我的爱少了……如今想想,当真是年幼不懂事,公主 离开王宫离开亲人如果爸妈不对你好的话,公主不是无所无靠了么。” 一个侍女,为何会有如此美好的心地。 跟那些渣男贱女真是天差地别! 安夏儿猛地抱住了她,“我虽然没有亲生的兄弟姐妹,但如果说在我眼中对我最重要的朋友的话,叶沙丽你和展倩便是我最好的姐妹与朋友,叶沙丽,谢谢你还活着,谢谢你不怪我。” 叶沙丽愣了愣,也缓缓笑了,“公主殿下,这是我的荣幸,我也很高兴能看到你没事。”安夏儿又放开她,按着她的肩头告诉她,“不过你放心,杀害夏叔和叶姨的人我知道是谁,他逃了这么多年现在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