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拿下罪魁祸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24章 拿下罪魁祸首!

罗斯福额边流着血,脸色看着无比狰狞,紧咬着牙根根流下血来…… “公主,你敢公然违抗尤菲里奥殿下的命令是么,你以为尤菲里奥殿下会放过你们父女么?”罗斯福警告道,“国王和你已经没有实权了,认清现实吧。” “那就让王叔来找我吧,因为凭你们几个侍卫,还不够资格中在我面前猖狂!”安夏儿将枪扔回给身后的司机。 因为她这一趟过来,不顾一切了,因为她这次过来就是要解决掉国王宫的危机。 所以她必须给这些侍卫警告,以及显示自己并不将尤菲里奥的胁迫放在眼中! ——一句话,就是输人不能输阵! 侍卫当中,一个人见其他人被震摄住了,便开始联系撒麦尔那边,“撒麦尔骑士,公主过来了,我们拦不住她……” 安夏儿咬了咬牙看了一会罗斯福,又叹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也对,你若是这么死了,也太偏宜你了。” 罗斯福听着安夏儿这话不对劲了,他一怒,“请问公主这话什么意思,你身为王室公主竟然想致王宫侍卫于死地么?我又犯什么错?传出去,你们王室还能稳得住西莱国的民心?” 安夏儿一把揪起他衣领,恨恨地瞪着这个人,“你犯了什么错?你该死,因为你早已经不是侍卫,以西莱国法杀一百次你都是罪有应得!” 罗斯福脑袋轰了一下。 因为他是黑帮成员潜在王宫的身份,听着安夏儿这话,他心虚了! 心想着安夏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一想到反正国王和公主都是被囚禁的下场了,他猛地拔出枪想先将安夏儿拿下,不能让安夏儿曝露了他的身份—— “公主,别动!” “别动的人是你。”一把短刀横在了他脖子上,他头稍一扭动,就会人头落到地。 他眼珠子缓缓移到眼角,看到了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的人。 是祈雷,另一个是和祈雷来到国王的侍卫则用枪指着他。 “你……”他呼吸声变大了起来,目光恶煞地盯着这两个尤菲里奥派来国王宫的付款卫,“你敢违背尤菲里奥殿下的命令,对付我?” “你根本不是尤菲里奥王叔的人吧?”安夏儿缓缓地笑道,“那无论对于我和父王,还是对于王叔而言,你都是一个叛徒,必须处治的对象!” “是,公主。”祈雷微笑着道,“这阵子我和另一个侍卫来到国王宫,就发现,这位罗斯福领侍经常暗下打一个电话,据我跟踪所听到的,他的通话对象绝对不是尤菲里奥殿下。” 他与安夏儿,显然早已看到了对方。 “是么。”安夏儿哼一声,“看来,王宫的电话监听系统真的该改良了,如今不只是陆白那边让人特别制作的手机,竟然还有其他人也能在王宫私自打电话了。” “奸人自有奸道。”祈雷道,“公主无须意外。” “你!到底是哪边的人?”罗斯福看着安夏儿和祈雷对话,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准确地来说,我即不是国王宫的人也不是尤菲里奥殿下那边的人,我是公主那边的人。”祈雷意味地说道,“以及,是陆白的人……” “陆白?”罗斯福突然瞪大眼睛,“你是陆白的人?陆白竟然让人来国王宫?” “南宫焱烈都敢让人潜伏在王宫,陆先生为了保护公主,会这么做是当然的吧?”祈雷道,“而且陛下早知道我是陆先生的人,陛下特许的!” 后面他这话,故意放大了。 让周围的侍卫都听到了。 其他侍卫继续战战兢兢着,他们平时由罗斯福统领着,如果头领在祈雷手上,而祈雷在国王宫是国王允许的,他们便是不敢上前了! 一般的三等侍卫没有反抗国王的能力和胆量,这必须有领头人,像大到骑士或领衔侍卫的倒戈,他们才敢跟着一起倒戈…… 如今见罗斯福被制住,安夏儿气势惊人,他们拿着枪不知道该指向谁了。 “饭桶!”罗斯福吼道,“把他们拿下!再给尤菲里奥殿下那边打电话。” “谁敢动,我就杀了他!”祈雷和另一名由陆白保镖化作的侍卫说道。 其他侍卫没主意了。 安夏儿自是下车时,便看到了站在国王宫外面的祈雷……但她自然不会相信,祈雷会成为尤菲里奥那边的侍卫,那只有一个原因,他是陆白那边让留在国王宫的。 那这样,就可以联手一举将这个罗斯福先拿下! “对。”安夏儿抬起下巴,“谁敢乱动,或者打电话通知王叔那一边,现在我将以公主之名,判他谋反之罪,就地处决!” “曼夏莉!”罗斯福吼道,“你以为你们拿下我,你和国王就能翻身了么,尤菲里奥回宫后,你们父女照样死路一条,现在西工来国全部高官都是尤菲里奥那边的人……” “那很可惜,现在王室其他成员和官员都在国会大典那边。”安夏儿道,“如今王宫只有你们看着父王,只要拿下你,王宫就还是我和父王说了算!” 罗斯福眼底冒出黑暗的怒火,“你们以为能拿下我?” “你说呢?” 安夏儿眼睛看向国王宫门口。 她话刚落,只见强纳森少将便带着人从国王宫内出来了,“恭迎公主殿下!” “强纳森少将来得正好。”安夏儿道,“拿下罗斯福这个企图谋反的人,他是一个黑帮,给我看住了!” “是,公主!”强纳森少将甚至不问,立即让人将罗斯福拿下,转身对安夏儿行礼,“公主,我们正和陛下商量,要趁着其他人去了国会那边的时机,想法将公主送出王宫。” “不必了。”安夏儿道,“我出王宫不用你们送。” “公主殿下,陛下担心是你和lulu小姐……” “lulu他们有人保护,也没人敢把我怎样。”安夏儿道,“我要跟父王说一些话,让他先走……” “可公主殿下,陛下不愿离开。”强纳森少将为难地道,“他说,他必须为了艾楚克王子和英理王妃留下,那是他的责任。”“我会让父王离开的,他必须离开。”安夏儿目光坚定地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