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对国王的斥责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26章 对国王的斥责

“夏儿你说什么,国候他们……不是自杀了?”国王脸色乌黑,正在输液的手背上被他紧握得青筋爆突出来。 “当然不是,我当时亲耳听到夏叔和叶姨死前的叫声……”安夏儿回想起当年她在暗格中的情形。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段小时候的记忆一直被封锁在大脑内,恢复后,就记忆尤新。安夏儿站在大殿中对国王说道,“我当时被夏叔藏在书房的暗格中,他把叶沙丽当作我交出去了,之后他们便被罗斯福带来的人杀害了。我出去的时候……满场血腥,夏叔和叶姨倒在血泊中,是活活是被他 们砍死的。这是我亲眼所见。” 国王的手发抖了,鲍伯听着也瞪大眼睛。安夏儿说起当年的事,眼眶都是热的,“五岁的我,当年被吓坏了,逃离夏家后发了一场高烧……将那一夜的记忆全部烧毁了。之后被z国安家收养后,曾经看过一次医生,医生说我失去记忆的原因,可能是 经历过可怕的事情,忘记是一种大脑的自我保护。” “咳咳咳!”国王用巾娟捂着嘴剧烈地咳喇起来,受得刺激不小,“竟然是这样,罗斯福那个逆贼!” “陛下!你别冷一点!”鲍伯马上说,“刚才公主已经说让强纳森将罗斯福拿下了!” 护士也着急地劝道,“陛下,您不动动气……”鲍伯又回头对安夏儿说,“公主,陛下并不知道这件事,当年罗斯福将叶沙丽带回来时,说夏国候和他妻子畏罪自杀了,所以我们在想……是不是他真的不慎将公主你弄丢了,只是为了让叶沙丽活着,才让 罗斯福将叶沙丽送回王宫。而且陛下念在夏国候的份上,纵然失去了公主殿下的下落,国王还是从尤菲里奥手中救救他们的女儿。” “就是因为叶沙丽还活着。”安夏儿看着宝座上的国王,“父王,所以我才能原谅你,” 如果叶沙丽死了,她恐怕不会原谅国王对夏家离开王宫后的不闻不问! 鲍伯说,“公主殿下,当时事情事是这样……”“因为我实在不明白。”安夏儿摇了摇头,看着国王,“怎么父王你相信自己的亲信真的会将你托付的公主弄丢么?他们牲牺性命保护了我,甚至把自己女儿顶替我交出去了。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罗斯福他 们当年再残暴一点,也许就真会杀了叶沙丽。” “公主。”鲍伯急道,“你别怪陛下,这是我们谁都没想到的,你经历过才知道这些,我们在西莱根本不知夏国候那边的事……” “别说了。”国王摆手阻止了鲍伯,看着对安夏儿,“国候他们的墓,有么?” “在z国。”安夏儿道,“我觉得父王应该亲自到他们墓前道个谢,包括我,因为不是他们夫妻的牲牺,我现在可能不会活着。” “对。”国王点头,“我是该感谢他……” 这个一国之君,此时苍老的双目都红了。 但安夏儿此时的态度,与昨晚与他打电话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她,是过来斥责他这个父亲的,斥责他没有去查清夏国候夫妻‘畏罪自杀’的说法。 她看向他这个父亲的眼神,不再充满爱戴与尊敬,有了一些其他了,一些让国王感到陌生而疏远的东西…… “所以。”国王看着安夏儿,咳到气喘,“夏儿,你是特地过来质问我么?” 安夏儿走前两步看着宝座上的国王,“我只是觉得,不能让夏叔他们的牺牲默默无闻,起码要让整个西莱都明白,夏叔和叶互他们夫妻是救了公主的功臣,叶沙丽是功臣之女。” 国王点头,“好,等王宫这场内乱结束,只要我还在这个王位上,我一定下令让人去z国将夏国候他们的墓迁回到西莱,授于护国功臣之名,叶沙丽……我会给她一个最好的安排。” 安夏儿刚转过身,听到这眼神凌厉地一回头, “怎么,听父王的意思,难道是想以此来要求女儿一定要保住您的王位么?不然夏叔他们的死就没办法见天日是么?” 谁也不能要挟她。 包括她的父王! 鲍伯道,“公主,怎么能这样说……”“我没有这个意思。”国王紧握着手,“我只是说如果我还在王位上我会尽能给夏家一个最好的交代,我上了年纪,不论这场政乱能不能平息,我在位的时间时间都不会长了,我早已准好了退位的思想准备。 他又道,“我昨晚跟你说过,我打算退位后去荷兰度过晚年,你母妃安葬的地方。” 安夏儿思想不再是过去那样单纯,她知道一个有权有势的人,有时他们的每一句话并不能当真。 何况是一个政客。 一个国家的国王。 世界上,有几个男人不想当上一国之君,自古今来,又有几个君主不想万年长青,永居王位,享受着高高在上的尊荣。 她当然会质疑一下,质疑她父王是不是因为不想退位,所以想以迁回夏国候他们的墓为由,让她帮他保住王位。 自己的父亲做国王,这没什么不好的。 但安夏儿就是不想被骗,被利用,更不想被自己的父王利用…… “夏儿你变了。”国王看着她,“你变得凌厉过人,你说那话,是不相信父王么?”安夏儿又缓缓地转过身,“父王,那是因为我恢复了记忆,站在你面前的不只是记得父王的好的曼莉夏了,我还是安夏儿。一个五岁离开生父离开王宫,五岁经历过别离,经过夏叔夫妻在眼前的死亡,经历 过寄人篱下,经历过被人栽脏陷害,经历过被赶出家门,经历过背叛,经历过万念俱灰,被社会德道的口水淹没到不敢出门的安夏儿…… 纵使我恢复了公主的身份,我的经历也让我无法再单纯,因为我知道这世间的人心与复杂。” 身后展倩听着她的话,很感概,当年听到安夏儿19岁要结婚时觉得她安夏儿肯定是疯了! 现在才知道。安夏儿当时孤立无助,她迫切地需要一个可以提供港湾给她的人……

下一篇   第1027章 我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