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他的疼爱很另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3章 他的疼爱很另类!

第103章 他的疼爱很另类! 于是秦秘书来到帝晟城堡找陆白汇报工作时,就看到安夏儿在跟陆白谈判…… 陆白冷着脸,“不行。” “凭什么不行?”安夏儿道,“就算是我违约了,你一次惩罚就算了,你还想抓着那一点违约行为永远压着我啊!” 陆白不说话,反正就是不让她走。 “那退一万步讲,你以前也承诺我,我有任何需要你都会帮我不是么?”安夏儿道,“那我现在不想住在这,我想回去了,我特么不干了!” 安夏儿终于生气了,将身上那件女佣装的外套和白色围裙脱了下来—— 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她又想起什么倒了回来。 她从身上拿出了那枚狮子头白金领带夹,放在陆白面前,“还有这个还给你,是你的吧,我当时在‘金座酒店’捡到的。” 陆白看着这个领带夹,微怔。 秦秘书一惊,“陆总,这不是……” “安夏儿,你去哪?”陆白冷着声问安夏儿。 “你要住这你自己住,我回九龙豪墅,或者去哪都是我的事。”安夏儿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外面佣人主管和其他下人看着安夏儿,谁也不敢出声,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佣对他们大少爷是特别的,虽然谁也没见过她的脸。 主管见安夏儿出去后,进来问陆白道,“大少爷,那她……” 陆白看着眼前这个领带夹,“让她走。” “是。” 主管去通知城堡大门那边了。 秦秘书站在陆白身后,看着这个领带夹很惊讶,“陆总,你当时不是找了这个领带夹很久么,想不到是被少夫人捡去了。” 陆白拿起领带夹,眸里含着一丝笑意。 安夏儿说起‘金座酒店’,他就想到那个小丫头第一次冒失地闯进他所在的酒店房间的事情。 “可能少夫人和陆总也是有缘吧。”秦秘书推了下金丝眼镜,“原来前几天那个从九龙豪墅过来的女佣果然是少夫人,我就说怎么她身影看着眼熟,她也许也是有担心陆总,才过来的。” 陆白看到手里的领带夹,眸子缓缓看向前面的药—— 那是昨天魏管家帮安夏儿送过来的药。 陆白突然站了起来,“其他的事,到公司在说。” “是,陆总。” 身后秦秘书道。 主管看着陆白匆匆的步伐,“大少爷,请问您去哪?” “回浅水湾。” 陆白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主管叹了叹气,“大少爷难得过来住几天呢,现在又回那边去了?” 秦秘书带起一点笑意道,“因为少夫人在那边,他自然不放心。” “说到这。”主管担忧起来,“秦秘书,关于大少爷和那个女佣的事……还请不要声张出去,少夫人知道肯定会生气吧。” 秦秘书听明白后,毫不在意地道,“关于这件事……主管大可放心,少夫人不会计较那个女佣的事。” 看着秦秘的背影,主管再次愣住了,啊?少夫人不计较?怎么少夫人是那么大方的么? *** 安夏儿从城堡大门出来后,看着眼前帝晟城堡的位置,她才想起没有车出不去啊! 因为前两天她过来时是开着那辆采购车来的…… 城堡大门又发出一阵声音,往两边打开了—— 里面那辆闪耀的金色劳斯莱斯开了出来! 安夏儿看到陆白的车正一愣,车窗了下来,陆白坐在里面,“站着做什么?上来。” “……” 安夏儿抿了抿唇。 只能上车了。 车上,安夏儿打破沉默,“你出来做什么?” “跟你回九龙豪墅。”陆白声音怏怏不快道,“回那个有你前男友的地方,高兴了么?” “哈?你在说什么呢?” “闭嘴。” …… 陆白直接带着安夏儿一起离开了帝晟城堡,并且回浅水湾之前,还带她去了趟医院。 从诊室出来后,安夏儿一路埋怨道,“我早说没事了,干嘛要特地来一趟医院,这不是已经消肿了一点么。” “不是我让魏管家把你的药送过来,你到现在说不准就已经积血了,安夏儿。”陆白大步走在前面道,“没听医生说,积血化不了的话你就准备手术吧。” “哪有那么吓人。”安夏儿瞪着他道,“医生只是说最坏的情况。” 怎么可能撞了下就要手术了呢。 “不看你头上那个包,也要看看你那嗓子。”陆白皱眉,“我可不想每天晚上像听到100只鸭子在耳边叫,安夏儿,那很扫兴致。” “那你就别听嘛,你睡你自己的房间去……”安夏儿差点被他气死,一路跟着他离开医院。 身后的医院走廊,慕斯城刚从心外科诊室出来,听着前面陆白和安夏儿的话,他手指紧握。 说什么安夏儿在帝晟集团上班,其实他们就是住在一起吧。 “斯城?”身后安琪儿走出来,“怎么了?” 慕斯城回过头,收起了黑沉的脸许色,“没什么,检查结果怎样?” 安琪儿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肩上披着一件外套,衬着她冰雪般的肌肤,更显美丽娇柔。颈边的发丝掉下来几缕,烫着自然地韩式卷曲,十足一个漂亮的病美人! 她能被选为s城第一美人,一大部分是因为她的美貌,以及安家大小姐的身份。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医生说挺好的,平时多注意休息就好了,斯城,谢谢你抽空陪我来医院做检查。” “你跟我客气什么,走吧。” 上车后,慕斯城手握了一会方向盘,没有打开引挚。 旁边安琪儿看着他,“斯城,怎么了?” 慕斯城眸子深邃黑沉,想起刚才陆白和安夏儿的一幕,蓦地扬了下唇回头对安琪儿道,“琪儿,前几天你不是说你爸爸联系了安夏儿,问她为什么要让人调查安氏产品市场的事,你爸爸很生气么?” 安琪儿点了点头,“当然,听说安夏儿把我爸爸气得厉害,对于这件事情她没有丝毫悔意。” 慕斯城眸子一丝笑意掠过,他了解安夏儿,她那个人就是那样…… 决定了要做的事,义无反顾。 要让她反悔是不可能的! 安琪儿说到这看了一眼慕斯城,不知为什么慕斯城为什么提起安夏儿,声音带出一丝点委屈: “其实,虽然我是和我妈向她下了药,但只不过是想让她离开斯城你,说到底,安家对她有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她竟然这样忘恩负义,还想搞垮安氏……” “那不如——”慕斯城拖了一下音,唇边邪魅地扬起,“不是说她在帝晟上班么?那让你爸爸以去帝晟看她的名义,看看她是否在帝晟上班?还是只是人前说说,背后和陆白有不可告人的苟且行为?” 安琪儿听着慕斯城的话,一怔,抬起脸,“斯城,你是说?” 慕斯城眼里有着冷锐逼人的东西,“这样很简单就能让人知道她跟陆白是什么关系,到底她是在帝晟上班,还是陆白的地下情人。” 当天下午陆白和安夏儿一起返回浅水湾时,魏管家和两个女佣非常高兴,三个人都站在九龙豪墅外面迎接他们。 车子一停下,魏管家上去打开车门,“大少爷,少夫人,欢迎你们回来!” 陆白和安夏儿从车门两边下来。 陆白神情淡淡。 安夏儿瞪着他的背影。 安夏儿往前一看,那个她说让去带薪休假的女佣又来上班了,此时那个女佣也低着头。 魏管家道,“请问大少爷和少夫人用晚餐了么?” “没有,让厨房准备吧。” 陆白说完径直往别墅里面走去了。 “好的,大少爷。”魏管家也跟随着进去了。 安夏儿走过来,瞪着这个女佣,“我不是让你带薪休假去了么?你又回来了?” 女佣低着头,怯怯地道,“少夫人,我不敢……” “没用!”安夏儿气恼道,“有假不休,别说我说话不作数啊,是你自己不休的。” 女佣点着头不说话。 另一个女佣道,“少夫人,你就别怪她了,要是被大少爷发现我们偷懒让少夫人去当下人,肯定会解雇我们的,大少爷对下人非常严格。” “不对,你怎么也知道这件事?”安夏儿眯了眯杏眸,又看向这个低着头的女佣,“说,是不是你把我去帝晟城堡的事告诉魏管家和她了?” 女佣不说话,但一看就是了。 “好啊你!”安夏儿指着她,摇了摇头,一脸被背叛的神色,“我就说怎么陆白那么快就认出是我了,敢情是你们在这边打电话告诉他了,你们都给我记着!” “少夫人不是的。”另一个女佣道,“虽然她把少夫人去帝晟城堡的事告诉我和魏管家了,但魏管家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大少爷哦,昨天也只是把少夫人的药送过去了而以。” “没有?”安夏儿想到她这两天在帝晟城堡受到的‘折磨’,气得一咬牙,“我对你们的话感到怀疑,魏管家知道他还会不告诉陆白?” “不不不,真的没有,估记魏管家的意思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少夫人和大少爷好好相处。” “相处个x!”安夏儿想起就火大,“我到那边去受他欺负,下回我再也不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