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打破他的计划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32章 打破他的计划

城楼上方,王室和其他贵宾看着正向城楼走过来的安夏儿,也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半晌,王室发出惊呼: “哦,天哪!那就是曼莉夏公主的长相么?” “不是说今天陆白会过来么?怎么还没过来,我想看看陆白看到曼莉夏公主的样子是什么反应?” “曼莉夏是三年前回到西莱,仔细想想,陆白的妻子好像也是从三四年前消声匿迹……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曼莉夏是那个安夏儿?没听过这种事啊!” 贵宾席那边,一些他国的贵族和商界大腕看到安夏儿,也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 陆白的妻子是在媒体前露过面的,有些人想巴结陆白还特地去做他老婆作过调查。 半晌,商业大腕们别有深意地道: “有意思,原来是陆少夫人啊!” “就说陆白怎么会来参加一个西莱公主的生日,搞了半天原来是他老婆。” “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了。” “听说陆白今天会来西莱,不知什么时候到,我打赌会在这场国会结束前赶到……为了曼莉夏公主,不,是陆少夫人了。” 南宫焱烈正打算让克勒上场与玛尔斯对战,当看到安夏儿没有戴面纱出现时,他的脸色看着迅速黑下去,“她竟敢,竟然……” 青筋从他额边突了出来。 像看到安夏儿打破他的计划一样…… 尤菲里奥没多大反应,轻笑说,“南宫为什么生气?如你所料,曼莉夏已经过来了。” “她为什么不戴面纱?”南宫焱烈咬了咬牙,“王室未出嫁的公主在公共场合,是必须戴面纱吧!” 被现场这么多人看到了曼莉夏是那个安夏儿,这会增添很多麻烦! “对。”尤菲里奥看着安夏儿那边,“但看来,我们的公主不只任性,还枉顾王室的规定。南宫,娶她你会遇到很多麻烦,所以,你确定还要跟她订婚?” “尤菲里奥,你这话什么意思?”南宫焱烈缓缓地逼视过来, “我话先说在前头,曼莉夏,我是一定要得到!不然你也别想得到王位!” 压低的声音,是直接的威胁了! “但现在其他人都认出她是那个安夏儿了,南宫你准备怎么办?”尤菲里奥似乎只是问他的意思,安夏儿是不是被人认出来了,他并不在意。 南宫焱烈声音一冷,“哼,那又怎样,她已经跟和陆白离婚了只要订下婚这个女人就是我的了!” 说着这,他看着已经走上了城楼安夏儿,站起来准备过去迎接她,“好了,既然她来了,作为她的婚约者我也该好好欢迎一下你们的公主。” “南宫。” 身后尤菲里奥突然叫他。 南宫焱烈回了一个侧面,嘴角微勾,“怎么。” 尤菲里奥靠在最尊贵华丽的座位上,灰眸看着礼会场中央,“你若要报复陆白,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比如杀了陆白心爱的女人便是一种。你为什么一定要得到曼莉夏?” 南宫焱烈眯了一下黑眸,眸底有着一丝不明的东西。 “你应该知道她爱的是陆白。”尤菲里奥又道,“即使她被洗去记忆,她爱的还是陆白,倘若你跟她订婚成功了她的心也不会归你。” 当时南宫焱烈说安夏儿之所以会爱陆白,是因为安夏儿在z国碰上那些遭遇时,陆白对她的出手相救。 若是忘记之前,安夏儿不一定会再爱上陆白…… 但是,现在的结果显然不如他们所意料的。 南宫焱烈带着黑丝绒手套的手紧紧握了握,冷冷笑道,“尤菲里奥你会说出这种话,真是令人惊讶,你觉得对于我们而言,要不要得到女人的心重要么?重要的是,她是你的!” 语气强硬! 仿佛对于怎么都不爱上他的安夏儿,让他浪费了三年时光去追求都没对他动心的安夏儿,她让他的意念变得偏激起来,如今他就是纯粹要想得到那个女人了! 他无论如何也要!“难道不重要?”尤菲里奥却也笑了一下,端起杯子,“那你还跟曼莉夏说起你在教堂拿了一本圣经的事,说是因为问有关她的问题,最后那圣经还救了你一命?如果你不在意她会不会爱上你?唯物主义的你 又何必去教堂那种地方问这个地问题。” 南宫焱烈的嘴角一点点邪扬起来,“原来让人在曼莉宫盯着她的人,不只是我,尤菲里奥你也一样时刻都在监着曼莉宫?” “整个王宫都在我的监视中。”尤菲里奥只是说一句。 “哼。”南宫焱烈冷道,“我确实对她动过心,但是现在我要的是结果!” 话落,他大步向安夏儿迈过去。 尤菲里奥看着前方,“结果……么。”他问身后的两个骑士,“撒麦尔,亚文,你们觉得今天的结果会怎样。” “殿下,当然是你的胜利。”亚文道。 撒麦尔想了想,却是说,“殿下,这要看今天陆白会不会过来……” 尤菲里奥没回答,玻璃般的灰眸像隔着一层雾。 安夏儿在强纳森的保护下从城楼阶梯那边走上来,金色的裙摆长长地拖在身后,城楼上全是王族和各国显贵,阶梯和城楼地面铺着隆重的地毯,以免这些人不会沾上纤尘。 展倩和doctor 陪同安夏儿一起过来了,看到眼前这些穿着华贵的西莱王宫和各国的贵宾时,展倩有些担心,担心如果陆白没有过来,他们会不会处于下风。 “南宫焱烈过来了……”展倩低声地道,“看那混蛋笑得,像真是你的未婚夫一样,这些人就是爱做作。” “曼莉夏,你过来了?”南宫焱烈绅士而热情地走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我让人去接你。” 说着主动拿起她的手,要吻下去。 周围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俩,看着是安夏儿的曼莉夏公主…… 难道她与南宫焱烈真要订婚?那她跟陆白呢? 大家心里有太多的疑惑!“不需要你接。”安夏儿毫不留情面地抽回手,冷盯着这个三年前以来仗着自己失忆来欺骗自己的男人, “让南宫焱烈你来接我,我怕会死在半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