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动摇的贵宾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35章 动摇的贵宾们!

“我……和陆白没有离婚吧。”安夏儿手指又紧握了起来,用只有她们能听到的声音说,“虽然过来之前我在电话中问过秦秘书,他说陆白并没有签那份离婚协议,但展倩,你在z国这几年有听说过……陆白 和我的事么?比如外面怎么看我们?”“外界的人管他们瞎bb什么,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真相,像真要是好的东西有人蓄意抹黑也还是好东西,心眼明亮的人自会支持与认同。”展倩说道,“就像你和陆白一样,你们若没有离婚,外界的人怎么传你 们离婚了,你们也还是夫妻!” “那陆白有回应过外界什么么?”安夏儿问。 安夏儿知道这几年外界的人肯定会猜他们离婚了,她想知道陆白怎么看待这事。“陆白你又不是不明白,他那哪会去回应谣言啊?商报都预约不到他的采访,字字千金的国际大总裁还管那些吃饱了撑着的人?”展倩道,“而且我这几年也一直在华南军区那一边,没有时时刻刻关注媒体, 但如果陆白真的与你离婚了,裴欧经常与陆白见面,裴欧不可能不知道啊!” “对,陆少夫人。”doctor 也说,“我也没听陆先生提过,至少陆先生身边所有的人,都没有认为你们离婚了。” “是么。”安夏儿缓缓地微笑,“那就是没有了,我相信,陆白一定有为这件事做什么。” 比如,为维持住他们的婚姻做了什么。 “但安四少呢?”展倩望了望周围,“怎么没看见他?在王宫时不是说他已经过来了么?” 安夏儿眸光流转了一下。 在周围一片贵气的城楼上,一时还真没看到安锦辰。尤菲里奥似乎知道安夏儿在找谁,带着丝慵懒的声音传来,“公主不必找了,你的骑士从在国会大典开幕时露过一面后,就再也没出现。这个骑士竞技环节有时间规定,倘若到最后他都没有来,那就视他放 弃挑战。” “锦辰后面没有出现?”安夏儿猛地回头看向尤菲里奥,“是不是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不,不可能,锦辰不会轻易被你们抓住……” 他可是国际刑警! 尤菲里奥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平淡地说道,“如果最后南宫的人挑战赢了玛尔斯,那你就要与他订婚,相反,如果玛尔斯赢了,你的婚事也是我说了算。公主明白了?” 妈蛋,什么意思?展倩一听便怒,“尤菲里奥殿下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你都要让小夏另嫁他人是么?你是要去得罪陆白了是么?你确定得罪陆白对你们西莱有好处?” 展倩被惹火了,直接威胁这个摄政王了! 但尤菲里奥一时并没有与她计较,没有回话,只是看着礼会场下面,即将开始拼博的玛尔斯与克勒。 亚文不容这个胆大妄为的侍女,“你一介侍女敢这么跟殿下说话?来人——” “我的人,谁敢乱动。”安夏儿警告道,“即使是王叔你!” “公主留点气力吧。”尤菲里奥说。 安夏儿感到讽刺,“我叫你一声王叔,是看在父王的面上,王叔你如果真的与外人合伙……” “公主你对骑士竞技没兴趣么,这可是事关你。”尤菲里奥始终不怒不嗔,尽显王室风范,“好好观看这一场别开生面的骑士竞技会吧,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是想说她以后将不是公主了的意思?安夏儿笑,“父王说权力会吞噬人心,看来是对的,王叔你如果为了王位连与父王的兄弟之情都不顾而转与他人联手,你就真的只是一个冷血之人了!” 对于她和尤菲里奥的话,其他王室没人敢插嘴。 倒是贵宾席那边,一个美国的金融家问,“曼莉夏公主,我与陆白先生可以说是商业上的熟识,我想请问下你,你如果真的是安夏儿。那请问,你现在还是陆少夫人么?” 这个问题,包含了另一个意思,是问她与陆白是不是离婚了? 她现在还是不是陆白的妻子,亦或者她现在只是西莱的公主? 安夏儿笑了,对着尤菲里奥和南宫焱烈说,“他永远是我的丈夫,永远。” 其中一个企业家便提出质疑了,“即如此,那南宫先生要与曼莉夏公主订婚,是不是在夺他人妻子呢?这不仅是一个人行为道德问题,更是触犯律法吧?” “对。”坐在贵宾席一直注意情况的莫珩瑾出声了,加入‘战况’“尤菲里奥亲王,既然公主这么说了,就表示她与陆白并没有离婚吧?那‘战胜所有骑士便可与公主订婚’的这一说法,是不是有不妥之处?” 看到安夏儿的眼神,莫珩瑾便知道,她一定是恢复了记忆。 因为他从安夏儿的眼中,看到了以前的陆少夫人,那个敢与一切作斗争的不屈不挠的陆少人…… 而曼莉夏公主较温婉,为了她被人挟制住的父王,她会委全求屈! 莫珩瑾知道‘时光治愈者’一定是起作用了,他站起来向安夏儿绅士地礼了一下,“请问公主还记得我?一别三年,想不到再次见面,陆少夫人你已经成了西莱的公主,真是意外。” 安夏儿缓缓回过头,当看到莫珩瑾这个熟人时,她喜出望外,“莫总?……” 突然。 心里那块大石头又放下了一些。 看到陆白的朋友在这,她就像感觉陆白还在身边……不,礼会场这里有陆白的人。 ——肯定还有陆白的人! ——她不是只有几个人孤军奋战! “是我。”莫珩瑾道,“听闻今天陆白会过来,那就让我们等等看吧,在这场国会结束之前,陆白能不能从天而降吧。?” 对于他的话,安夏儿再次笑了,“会来的,他会来,他答应过我的。” 贵宾席那边的人再次议论了起来: “她与陆白真没有离婚?” “连‘瑾年’公司的莫珩瑾都那么说了,八九不离十了……”“那西莱王室这么做,是不是想强行将她另嫁南宫焱烈?是西莱王室与南宫焱烈有什么交易么?还是……”说话的贵宾看向尤菲里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