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褐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40章 褐色

“什么?” “有这种事……” “南宫焱烈是黑帮的人?” 一些贵宾都惊讶起来,纵使他们知道南宫焱烈参与了西莱的王权争夺,但他是黑帮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 莫珩瑾又趁此时机对各国贵宾道,“如今尤菲里奥亲王手下的第一骑士玛尔斯会抵挡住南宫焱烈的人,以保证不让公主殿下与他订婚。而z国的军队也正在过来的途中,我们会一举将他拿下!” 贵宾更震惊了,有些倏地站了起来: “z国的军队?” “难道是最近在西莱外海上面演习的华南军区的军队?……” “不错。”莫珩瑾道,“z国军方一定会协助西莱,请各位放心,毕竟这可是陆白的要求。” 听到是陆白让z国的军队过来的,王室和各国贵宾马上面面相觑,“陆白真打算救西莱么?”“哼哼。”南宫焱烈听到这些人都开始动摇了,冷笑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就请老实地坐在这吧,如果菲尤里奥肯兑现承诺让我和曼莉夏公主订婚的承诺,我一定会保证在座的贵宾和其他王室成员的安 全,反之,谁也别想离开这个礼会场!毕竟z国的军队不一定进得来!” 他的吼声再次将王室给震住! 似乎除了陆白,很少人是他的对手,哪怕魄力也是…… “南宫。”这时,一直端坐在前面的尤菲里奥的声音又优美平静地传来,“即使侍卫中有你的人,你的人也多不过我。” 随着尤菲里奥的话落,那些原本用枪指着王室和贵宾的侍卫,有些调转枪口对准了身边的同伴。 ——侍卫也是两边势力的人! 南宫焱烈见此又道,“你以为这样就能与我敌对了?我这个人做事向来两手准备。”他突然拿出手机,加大声音道,“包围整个礼会场!从现在开始,出去的人格杀不论!” 礼会场的大门突然全开,原本在驻守在墨都城内维护国会大典期间城内次序的军队,突然涌了进来—— 将王家礼会场里里外外外围了! “啊啊啊!!” “军队?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军队会进来!!” 竞技场周围的观众也大叫起来。 而城楼之上,其他王室早已快吓破胆了。 墨都城内的军队原本是由撒麦尔调遣,撒麦尔倒向了南宫焱烈,甚至将墨都城内的军队指挥权都奉送给了南宫焱烈。 硝烟弥漫的空气氛围时,尤菲里奥平静得令人难以置信,他灰色的眸透出一丝不明的褐色,“要论军队,你以为能赢过目前我所能调遣的?” 身后一把长剑横过来,架了他肩上,“殿下,不好意思,我不能让你调遣其他的军队过来,南宫先生为了这一刻策划了太久。” 是撒麦尔的声音! “撒麦尔你做什么?”亚文震惊大叫,“你给我把剑放下!!”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惊呆! 撒麦尔竟然用剑指着尤菲里奥! 对于亚文的吼叫,撒麦尔无动于衷,“不好意思殿下,我已经不是……” “你已经倒向南宫焱烈那边,你才是第一个背叛者是么。”尤菲里奥头都没回,只是眼角扫了一眼这个骑士,似乎并不意外。 见尤菲里奥似乎早已识穿自己的行为,撒麦尔心虚地紧握了握剑柄,“抱歉,殿下,人各有志,我不想再呆在西莱王宫做骑士了,南宫先生给我了更具诱惑的条件。” “哦。”尤菲里奥唇角动了动,“被收买了。” 是叙述,并不是疑问! “不过。”他道,“拿武器指着我的人,一定会后悔。” “撒麦尔你这个叛徒!”玛尔斯在竞技场中看到了城楼上的情形,激战之中,他愤怒的声音从竞技场中传上来,“亏我这些年对你的信任,你敢对殿下拨剑相向,让我抓到我一定宰了你!!” 但玛尔斯在下面要对付克勒,再火大,他也赶不上来。 “撒麦尔,把剑放下听到没!”亚文又怒道,“你知不知道殿下说你可能叛变了我们之时,我和玛尔斯有多不相信这是真的?你竟然对殿下拔剑相向!” “我们能挟国王,为什么不能向殿下拨剑?”撒麦尔道,“而且在我决定叛变时,我已经不是殿下的骑士了,我现在是南宫先生的人!” “放肆!”身后其他几名骑士逼上来,“撒麦尔,放下你的武器!“ “都别过来。” 撒麦尔用剑指着尤菲里奥。 其他几名骑士见状,怕他伤害尤菲里奥,又顾忌地退了退。 南宫焱烈哼了声,悠悠地说道,“对,你们若不想让你们的国王和摄政王同一天死在枪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国王宫那边也有我的人守着,要取国王的命,只需我一句话。”他举了一下电话。 强纳森保拔出枪警惕地这些人,虽然他也无法理解这种情况,但他目前能做的只有保护好公主。 安夏儿看到这一幕马上站起来,“大家别听他说,我父王如今已经离开了王宫,他抓不到我父王。大家把南宫焱烈拿下!” 其他骑士又将枪指向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看了一眼安夏儿,“安夏儿,你信不信,你现在就可以命人爆毁国王宫,让你父王尸骨无存?” “你可以试试你能不能做到!”安夏儿道。 南宫焱烈拿起电话打给罗斯福那边,“把国王的人头砍下来。” 其他王室成员和贵兵一听,都胆战起来,同时看向这个时候还敢作南宫焱烈作对的安夏儿! “南宫焱烈,你想杀西莱的国王?”莫珩瑾哼了一声,“刺杀一国君主,这在国际法上是什么罪名,你不会不知道吧?” 南宫焱烈不理会这些人,因为这些人都被他安插进王宫的‘侍卫’用枪指着,继续对电话里没有声音的罗斯福道,“我命令你,现在,立即,杀了国王!” 安夏儿手握得生疼:上帝保佑,保佑她父王一定离开了国王宫! 现在的形势乱了。她必须趁乱赢回局面,因为陆白现在都没来,她只能按自己想法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