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最后的骑士(2)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48章 最后的骑士(2)

话落,陆白抬起长剑一挥。 在艳阳之下,克勒的一条手臂飞出去! 当场被断去一臂的克勒发出杀猪般的长吼惨叫! 整个礼会场安安静静,被这一幕惊呆了,因为骑士的竞技只论输赢,不能下狠手伤人;包围在周围的侍卫们一直也无法反应,不敢上去,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止这名骑士!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到了,以及不知这名突然骑士是谁,因为裁判官并没有报名字。 但现场安静过后,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呼声,所有人观众起立,“最伟大的骑士!西莱的胜利!” 城楼上方,南宫焱烈浑身哆嗦起来,邪美的脸庞露出从未有过的战败者的狼狈。 安夏儿笑着,哽咽的声音从她的唇瓣中出来,“陆白……” 城楼下面,骑士摘下头盔露出他那张全世界都认识的脸庞。 他抬起头望向安夏儿的方向,大声说,“抱歉,我的爱妻,让你久等了,我来带你回家。” 广阔的礼会场中,陆白中气十足的声音透过空气,清楚地传达了上来。 “陆白!!” 安夏儿眼泪鼻涕一起流,一辈子都没哭得这么难看过。 她转身,迅速朝城楼的楼梯奔过去,跑下去。 展倩和doctor 也马上跟着她跑下去。 贵宾看着礼会场的陆白: “真不敢相信,陆白竟亲自下去了。” 莫珩瑾冷冷地看向南宫焱烈,“南宫焱烈,结束了。” 南宫焱烈僵在原地,甚至没有再向其他人发布指令,甚至没有阻止安夏儿下去,因为他知道,他输了。 陆白的出现,以及赢下了克勒,意味着局势整个发生了变化,安夏儿他得不到,西莱这个国家他也得不到了。 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南宫,我早说过不要在我背后玩一些阴谋花样,因为我很不喜欢。” 众人回过头。 只见真的摄政王尤菲里奥在两个侍卫的护同下,从城楼里门走出来了。 “尤菲里奥!”南宫咬着牙。 “很抱歉,我和陆白演了一出戏。”尤菲里奥说,“不过看来,南宫你并没有识破。” “殿下!” “殿下!” 亚文和其他骑士立即向尤菲里奥行了一礼。 其他贵宾也笑起来,其中一个道,“尤菲里奥亲王,你和陆白演的这一出戏,是不是太令人意外了?当看到陆白时,我差点吓出心脏病。” “对众位的隐瞒之处,还望谅解。”尤菲里奥道,“毕竟事关西莱,这阵子局势的复杂,我不得不这么做。” “尤菲里奥,你这个背信弃义的人!”南宫焱烈愤怒地看着尤菲里奥,“你还有脸过来!” “背信弃信?”尤菲里奥淡笑说,“南宫,你在王宫中装炸弹的事也没有经常我的同意吧?背着我玩这么多花样还想让我守信?” “……” 南宫焱烈脸庞上牙关浮动动。 “我和陆白说过,会给我一次机会,刚才陆白让你束手就擒的时候,如果你会收手,那我也许会看过去朋友一场的份上。以西莱摄政王之名,给你留一份情面。”尤菲里奥说,“西莱饶你不死。” 又看了一眼安夙夜他们,“当然也只是西莱而以,至于国际刑警,那就不是我能保证的范围之内了。” “你闭嘴。”南宫焱烈呼吸喘重,“你以为,你们真能让我死么?” “不然你以为你还能逃出这个国家?”尤菲里奥灰眸看了一眼撒麦尔,“有撒麦尔麾下的军队护送你全身而退?” 叛徒撒麦尔看到一直尊敬的尤菲里奥殿下,立即低下了头…… 此时,王家礼会场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了,只见裴欧带着z国的军队气势如虹地进入,又将那些包围了观众和城堡的撒麦尔麾下的军队给包围了! 南宫焱烈眼睛猛地放大! 连撒撒麦尔都不敢相信! “z国华南军区的裴欧?”南宫焱烈狠戾地道。 “当然。”尤菲里奥说。 “不可能。”撒麦尔道,“我一直在殿下你身边,你并没有让国境的人放z国的军队进来。” “知道撒麦尔你可能叛变了,我又怎么可能让你知道我的计划。”尤菲里奥声音优美而平静,发丝和他的华服在风中轻轻地吹动着。 南宫焱烈脸色如锅底。 溃不成军! 礼会场两方军队的碰撞,震惊了所有的观众,z国的军队中有人用扩音器对所有人道: “请西莱的民众放心,我们是西莱的友军,会确保现场所有人的安全!” 展倩将对玛尔斯的医治交给doctor 后,激动地向裴欧跑过去。 “陆白!”安夏儿扑进了陆白的怀中,“陆白……吓死我了,我很担心你,你没必要下来,担心死我了。” 克勒偷袭玛尔斯的卑鄙,她看在眼底。 看到陆白下去,她感动又担心。 “因为我要让你知道,这一生守护你的骑士是我,你的丈夫。”陆白挑了挑眉,“不只是安锦辰。” 他竟还在意谁是她的骑士…… 安夏儿又想哭又好笑,看着一身骑士盔甲帅气的陆白,她再次抱住他,“嗯,谢谢……陆白,谢谢你。” 陆白身着骑士磕甲一手搂着安夏儿,抬头看着上面的南宫焱烈,以压倒性的胜利看着敌人道: “南宫焱烈,你真以为我会再给你一次带走我的妻子的机会么。” 他再度赢下了克勒,无论从哪一方面,安夏儿都得重归他身边! 谁也无法再从他身边带走他的妻子。 城楼上,南宫焱烈看到裴欧带进来的军队将他最后一丝希望辗灭了,他猛地从身边另一个保镖手上夺过炸弹遥控器大声厮吼道: “陆白,我会让国王宫和曼莉宫下一刻化为灰烬!” 陆白冷道,“你可以试试看还能不能做到!” 两个男人在空气中传开,由于对对方的熟悉,声音清晰地从城楼上面传达竞技场中场。 安夏儿瞳眸闪烁着,“我听说国王宫的炸弹拆了,但曼莉宫的……”陆白笑道,“相信我,他做不到。”

下一篇   第1049章 困兽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