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所做的一切不能白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51章 所做的一切不能白费

“第二点。”尤菲里奥道,“z国的军队前来西莱,是为了与我们一起联手拿起这些黑帮,防止他们危害普通民众。西莱跟z国将会结成同盟国,率领z国军队的裴少将跟我们王室第八骑士费德上校正在礼会场 ,他们会负责保护所有观众的安全,请大家不必担惊。”“第三点。”尤菲里奥说到,“我宣布,骑士竞技环节的最终胜利者,是帝晟集团的总裁陆白先生,他击败了黑帮南宫焱烈手下的克勒。恭喜他的胜利,对于我们的曼莉夏公主来说,最伟大的骑士是陆白,最 终胜利的骑士也是陆白,所以我们的公主自然是花落陆白先生。” 观众又再度哗然起来! 安夏儿眉角跳了跳,“……诶?” 这真的王叔又什么时候来了? 陆白挑唇一笑,“他来得不是很是时候么,刚好宣布一下我们的事。” 安夏儿看着陆白,穿着骑士盔甲的陆白高大俊美,她发誓,他从未见过他如此惊为天人的时候! “陆白……”她张了张口,“你真的没事么?刚看到你下来的时候,我……” “我不是勇士,是掌权者,但并不代表掌权者没有身手。”陆白说,“我格斗术和剑术挺好的,起码裴欧不是我对手。” 他说得极其平淡。 就像讨论平时在合同上签的字好不好看一样。 安夏儿不知是哭还是笑好,因为她从未见过陆白去打架什么的,他一个大总裁身边保镖成群,什么事都轮不到他出手! 眼泪再度渗了出来,她模糊地看着陆白的微笑,“你……什么时候跟我王叔联手了?”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陆白说,“这件事是机密,一点也不能泄露出去,因为尤菲里奥身边有南宫焱烈的人。这件事能瞒住自己人,才能不让南宫焱烈那边听到风声。” 陆白回头看着安夏儿,“没有跟你说明这件事,请你原谅。” “不。”安夏儿摇了摇头,“不重要了,陆白,只要你过来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刚听到新闻说你在飞机上……应该是我要感谢你,感谢你还在我身边并且让裴欧他们来支援西莱。” “我答应过你,会替你摆平西莱的这一次政乱,不是。”陆白说道,“以及让你等我。” 安夏儿不停地点头,“嗯!” 只是,她从未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城楼上,尤菲里奥顺着麦克风电流继续说道,“刚才公主来到王家礼会场时,大家一定很惊讶,对于曼莉夏是不是陆白妻子抱有疑问。在这我代表王室和公主的王叔给所有人一个答复。是,她是陆白的妻子,大概二十年前,公主殿下离开了王宫,在国外长大,因为一次意外失去过儿时的记忆,自此与王室失去了联络。她在z国长大,五年前嫁给陆白,三年前回到王宫。所以,对于陆白先生亲自过来接公主, 以及与z国华南军区的裴少将前来支援西莱,我代表西莱表示感谢,欢迎他们到来!” 莫珩瑾看着被国际刑警给拿下来的南宫焱烈道,“南宫焱烈,明白了吧,如今是尤菲里奥亲王,国际刑警,还有陆白三方联手,就是为了让你落网。” “呵呵,我的荣幸么。”南宫焱烈道。 “对。”莫珩瑾道,“能让陆白和国际刑警同时出手,确实算你的荣幸!” 南宫焱烈咬了咬牙,心有不甘道,“陆白并不是西莱的骑士,最终挑战玛尔斯胜利的人是克勒,是我的人!” 尤菲里奥关了麦克风,回身走来,“南宫,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必要管什么规则不规则了不是么?重要的是,这一盘‘棋局’。你输了。” “哼。”南宫焱烈冷冷地道,“你们就骗自己骗所有的人吧,安夏儿与陆白早就离婚了,无论我跟不跟她订婚,她跟陆白都不再是夫妻!你们难道还想要让他娶她第二次么?” 他讽刺地道,“那我所做的也算得到了一点回报,让他们离婚了!” “关于这一点。”莫珩瑾说道,“你要亲自问问陆白是怎么回事么?我们从来都对曼莉夏公主以陆少夫人相称,知道是为什么么?” “因为你们自欺欺人。”南宫焱烈道。 他所做的一切不能完全白费。 “尤菲里奥亲王。”莫珩瑾说道,“那就让他亲自问陆白这个问题吧,看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徒劳。” 尤菲里奥打开麦克风,“陆白先生,南宫想跟你谈谈。” 南宫焱烈此刻的气愤和不甘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他接过麦克风问竞技场中间一身骑士圣甲的陆白: “陆白,你跟安夏儿早就离婚了!我追求她是我的权利与自由!你联合国际刑警和西莱王宫是你的卑鄙手段,又何必打着来接你妻子的名头!她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安夏儿,他始终不甘得不到这个女人…… 他对安夏儿的感情很复杂,在‘莫古公馆’他不是没有与安夏儿相处过,只是他得不到安夏儿的回应而以。 陆白带着安夏儿正要离开礼会场,他缓缓回过一个侧脸,褐眸眯起来。 “陆白,我们走,我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他,我们离不离婚也他无关。”安夏儿再也不想看到那个男人。南宫焱烈的笑声又从城楼上传了过来,他对其他的观众说道,“还有,大家也别忘了几天前的国际新闻,陆白已经答应了要娶我的妹妹南宫蔻微。他那边都在置办婚礼了,他现在又过来要追回他的前妻,请 问这个帝晟集团的总裁是脚踩两只船么?那说到底,陆白你不过也就是一个出尔反尔的男人!” 紧张的气氛充斥着礼会场。 所有观众看向陆白和安夏儿。 展倩与裴欧见过面后,便与doctor 在赶来礼会场的医生协助下,将中毒倒下后的玛尔斯抬求去救治了,于气氛紧张的竞技场中央,秦修桀来到陆白和安夏儿身后:“陆总,少夫人,请离开会场,这里撒麦尔的军队还没有完全镇压下来,怕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