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我们的婚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52章 我们的婚礼!

陆白道,“去找个麦克风给我。” “陆总!” “就让他死个明白吧!”陆白冷道,“我没准备会过来么?” 秦修桀只好跑去礼会场边沿,从那个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裁判手中拿过一个麦克风送过来。 陆白接过麦克风: “既然南宫焱烈你问起了,那我就让你输个明白吧,三年前我的妻子安夏儿是签过一份离婚协议,但我并没有签。因为我相信那并不是她自愿所签,因为我们有过约定,永远不会离婚。” 安夏儿眼眶红红的,缓缓低下头,“对不起……” 但她还是签了。陆白搂着她的腰收紧,“你肯定认为就算我不签那份离婚协议,按照z国婚姻法夫妻一方提出离婚只要分居两年就会被判处婚姻无效吧?那听清楚了;第一,按z国法律安夏儿要离婚的话必须是由她本人亲自 向法院上诉才行。第二,就在安夏儿签下离婚协议的同一年,z国的婚姻法发生了一些变动,由原来的分居两年变成了分居三年以上才会被判处婚姻无效。” 南宫焱烈瞳仁一瞬放大,“什么?” 他长期定居意大利,对z国的法律自然不可能每一条都清楚。 “但就在安夏儿西莱过生日的那几天,我们又和好了,又在一起了。”陆白说着,看了一眼怀里的安夏儿神秘地笑,“所以,我们依然还是夫妻,从未离过婚。” 安夏儿眸子猛地睁大了,张了张口,惊得说不出话来。 在普罗旺斯的塞南克修道院花田时,她对于他的突然亲近问道, 他说, 难道,他就是指要在三年的时间内,让她再度回到他身边? ——让那份离婚协议无效化! 安夏儿突然发觉,自己从未去试着了解过陆白做事的用意,他瞒着自己并不是恶意……“我想关于这一点,我的妻子应该也还不知道。”陆白看着茫然望着自己的安夏儿,“因为我的公主自从三年前回到西莱后,她失去了记忆,她不记得我了,也不记得我们的曾经结过婚,有过孩子……这几年 ,她更没有想到她还有一个对她朝思暮想但却怕过来见她一面便会将她从西莱带走的丈夫吧!” 安夏儿张了张口,哽塞地说不出话来。 陆白的感情,大爱无言! 这样的男人她若不抓住,就真的是完美错过! “所以我相信她这三年,自然也没有去了解过z国婚姻法的变化。”陆白对怀里的爱妻说: “但没有关系,我现在告诉她,那个婚姻法是我向国家申请改变的。就是为了让我和她的婚姻一直维持至今。” 两排热泪,从安夏儿脸颊上落了下来! 一直陷入恐慌状态中的观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有人开始鼓起了掌声。 有观众高喊了出来: “公主殿下,你真是z中那位安夏儿小姐吗,原来你失忆了!” “从未想过曼莉夏公主是帝晟集团总裁的夫人,怪不得传闻那位陆少夫人消失了三年……原来是回我们的祖国了!” “公主殿下,虽然三年前就说过,但是请容许我们再次欢迎你回到我们的祖国西莱!” “祝贺你结婚了,祝贺你与陆白没有离婚!” “公主殿下,恭喜你!” …… 观众的呼声越来越高,慢慢地盖过了原来恐慌的气氛! 安夏儿周围那些向自己送来祝福的墨都市民,心灵像受到了强大的暖流冲击,她张了张口,“大家……” 从未想过。 被人认同,被人理解,被人祝福,是这么幸福。 简直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切阴暗和阴霾都被驱散了,被此时震耳欲聋的声音给震憾了。 心中的暖流,和热泪往眼眶上冲上来—— 安夏儿身体一失力跪在坐在了地下,捂着脸哭起来,“谢谢……谢谢你们………” 这三年在西莱王宫再危险,在她和父王被尤菲里奥和南宫焱烈威胁时,最坚难的关头她都没有落过泪。 人在最辛苦的时候未必会哭,却在身边人的关心支持下,眼泪直接溃不成军。 她当年和陆白结婚的时候,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在场;虽然迟是迟了些,但听着耳边来自西莱国民对自己结婚的祝福,安夏儿无法不感动! 人抵挡得难挫折,却挡不住幸福的冲击!陆白看着地上捂着脸器的安夏儿,他穿着一边厚重的盔甲在安夏儿面前蹲了下去,继续拿着麦克风说道,“第三点,我从未想过要娶南宫蔻微,这即使我的妻子不向我问起这件事,我也打算当面跟她解释。 安夏儿泪水阑珊的脸上愣了一下,她放开手缓缓抬起脸来。陆白看着安夏儿,却是对所有人说道,“那则国际新闻是我不得已才让人发布,南宫焱烈在国王宫和曼莉宫装了炸弹。他以国王和安夏儿的性命要挟,怕我留在西莱会影响他想夺取这个国家的计划,所以想 要挟我离开西莱返回z国,并迎娶他的妹妹。” 安夏儿泪水闪烁着,是这样? 陆白双目深情地凝视着她,沉沉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在整个礼会场回响着: “发布那则将迎娶南宫蔻微的新闻,只是为了稳住南宫焱烈。虽然我从未想过娶他妹妹,但我确实返回过z国,让人准备婚礼。但那个婚礼,不是为了迎娶南宫蔻微。”在安夏儿的泪眸中,陆白拉起她的手,“安夏儿在西莱过生日时,我带她离开过西莱几天,带她去法国散心,去她一直向往的普罗旺斯,去一些美丽的法国小镇。也许她忘了,在那里我曾经答应过她,我们 可以办一场婚礼,一场盛大的婚礼。” “……” 滚烫的泪水。 再度从安夏儿脸上滑落下来。 梦幻的事实,冲击着她胸腔,让她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在做梦。“我……我们的……”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手扶着陆白身上看着他,“你是说是我们的?那是我们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