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你吻技怎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章 你吻技怎样?

第106章 你吻技怎样? 陆白唇角微微扯了扯,终是放过了她,帮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看了看自己还依然精神的地方,陆白下床去了浴室,不一会,传来了哗哗的冷水声音。 两天后,安夏儿坐陆白的车和他一起去了帝晟集团。 68层,首席ceo办公室。 安夏儿再次来到陆白的办公室,这回坐在这里紧张多了。 “陆总,跟您汇报一下您今天的行程。”秦秘书拿着平板电脑在陆白前面道,“今天上午10点你跟英国的合作商有一个会谈,11点前往科研开发部跟开发人员开一个小型会议。下午2点是见几个预约的老总,分别是慕氏的总裁慕斯城,安氏的安总,还有两个媒体界的首脑……” 秦秘书报告完后,问陆白,“陆总您对您今天的行程有什么提议或者要修改的地方么?” “不必了,就这样。” “是。”秦秘书将他的行程确认后,“那少夫人的职位安排,您打算给安个什么职位,我去办。” 沙发区那边的安夏儿听到这,更紧张了,紧紧攥着放在膝上的手。 陆白淡淡一笑,站了起来,“不必了,我刚才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秦秘书惊讶 陆白直接拿着一个工作牌位,走到安夏儿面前,将那工作牌往沙发中间的水晶案几上一放—— ‘安夏儿,职位:总裁夫人’ “这就是你的工作。”陆白道。 安夏儿眼睛一下瞪大,随后一阵尖叫,“啊啊啊!!” 她赶紧将那工作牌位收了起来,“陆白,你干什么?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秦秘书也看着陆白准备的那个工作牌位,“……陆总,您是主真的么?” “安夏儿,只要你同意,我就把这摆出来。”陆白完全不介意地道,“可以全天制休息的工作,想来公司就来,不想来就回去睡觉,至你的办公室,哪里都行。整天躺在这沙发上也,工资不扣。” 用陆白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全天下上班族都梦寐以求的工作! “不要不要!”安夏儿忙摇头,“你别吓我了,你给我准备另一个工作岗位……” 后来由于安夏儿对于那个工作牌位的恐惧,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秦秘书只好在帝晟集团去找其他的一些比较清闲便利的工作岗位。 下午,陆白和安夏儿出去吃了饭回来后,秦秘书已经把比较适合安夏儿的工作岗位给罗列出了几个: “陆总,少夫人,现在我来说一下,帝晟集团比较轻松的工作岗位有,电梯小姐、后勤档案整理员、副经理那边的办公文秘……” 安夏儿坐在沙发上,听着秦秘书说的这几种工作。 陆白坐在她旁边,品着酒。 最后秦秘书合上文件道,“以上这些算是比较清闲,工作性质比较简单的,但岗位上都已经有人了,少夫人想要哪个岗位,我可以安排让那个岗位上的人下午放假,少夫人过去顶上半天。” 陆白道,“那就宋经理那边吧,让他下午好好关照一下。” 安夏儿眉角抽抽,明目张胆让人关照……这…… “好的,陆总,我马上跟宋经理交待下去。” 秦秘书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安夏儿缓缓扭头看向陆白,“这样,真的行么?” “有什么不行。”陆白舒展手臂搂着她的肩,“你就当去体验一下生活吧,你不是还没正式接触过公司的工作岗位么。” “我是说……我爸爸他们,真的不会发现什么异样么?”安夏儿想到慕斯城也会来,眸光缓缓沉了下去,慕斯城是了解她的,他很有可能会看出点什么。 “放心,等会议过后,我会让安雄没有脸去见你。”陆白只是这样一句话。 “啊? 什么意思?” 安夏儿看着她。 “你会知道的。”陆白道,“会议一个小时后,等下你去宋经理那边,会议结束我会带安雄去看你,这份文件——” 陆白看着眼前这份关于安夏儿与安家的调查资料,放在安夏儿面前,“这份文件,等下你到了宋经理那边再看。” “这是什么?”安夏儿看着陆白。 “还记得昨天晚上我问你的问题么?”陆白靠在前面看着安夏儿。 安夏儿想了一下,“……你问我的身世?” 陆白点头。 安夏儿目光缓缓落在面前这份文件夹上,抿了抿唇,突然不太敢伸手去翻,“你……去调查了么?” “安雄之前会给你10%的安氏股份,这本来就奇怪。”陆白向安夏儿举了一下酒杯,优雅地送到唇边,“你所在的孤儿院那边情况确实查不到了,但调查安雄以前的事迹,却是有迹可寻。” “你是说,我爸爸……他是知道我身世?”安夏儿看着陆白,“可以前我问他,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所以我说,你恨他是应该的,是他对不起你。”陆白道。 “……” “不过我希望到时你看到里面的资料,可以冷静一点。”陆白对安夏儿道,“你现在先别看,就当是先作一下思想准备吧。” 安夏儿点了点头,不用陆白说,她都不太敢去翻这份有关于她身世的资料。 毕竟,从在安家直到现在,她从未想过要不要去调查自己身世—— 现在结果徒然放在她眼前。 她却怕这将会打开潘多拉之盒! 陆白见她不说话,突然问她,“安夏儿?” “嗯?什么?”安夏儿回过神。 “我问你一个问题。”陆白有意舒缓她的紧张,“你的吻技怎样?” 安夏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大脑一片空白之后,看着陆白的眼神她脸色迅速变红,“……干什么,你干嘛问这个问题?” “没有,就想知道。”陆白说,“你跟我在一起是第一次,但你的初吻不可能是在我这,既然有经验,你觉得你的吻技怎样?” 安夏儿被陆白这么一问,愣住了,而后缓缓低下头。 她的初吻是给了慕斯城…… 她跟慕斯城虽然还没有发生第一次,但肯定是接过吻的。 想到这,安夏儿马上挥去脑海马里的那个混蛋,抬起脸时已经带起了微笑,“我的吻技怎样,陆先生你不是最清楚么,嗯……一踏糊涂。” “不。”陆白思忖了一下,“平时是我吻你,你没有主动吻过我,这还不能确定什么。” 安夏儿刚想说什么。 “这样吧。”陆白看了一下表,“现在还有点时间,你过来吻我,我来验证一下。” 安夏儿愣愣地看着他,他什么意思?别不是想趋机占她偏宜吧? “为为什么?”安夏儿吞吐地道,“你为什么要验证我的吻技,这有必要么,无论好差有关系么?” 他放下高脚酒杯,坐到安夏儿旁边,“你怕了?” “……” 安夏儿唇抿紧。 “还是怕我占你偏宜?”他像看透她心思似的,“你全身上下我哪没看过。” 安夏儿脸更红了,可恶! “上来。”陆白看着她,“那个穿着制服大胆引诱我的小丫头哪里去了?” 安夏儿脸色一下爆红,“行了行了,来就来,谁怕啊!” 他点了一下头,“那行,来吧。” 安夏儿凛足一气,跨坐在他腿上,她努力压下快跳出嗓子的心脏和微颤抖的手。 安夏儿看着陆白,“那……我来了啊。” 陆白也看着她,“嗯。” 安夏儿咽了咽,耳朵一点点滚烫起来。 陆白的帅气优雅是公认的,优美的脸庞轮廓,英气的剑眉,高贵漂亮的褐眸。 他的魅力令人沉沦…… 安夏儿抓着他肩上的衬衫,缓缓地往他唇上凑上去,碰到他唇的一瞬间,安夏儿停了一下,心速有点无节制地跳跃着,他的唇其实很软,有点冰凉,有着淡淡的白葡萄酒香。只是单碰着他的唇,安夏儿就感觉像有一股电流通过他们的唇,传到了她全身上下,她心里有着什么东西在萌动着,很软,温暖,像棉花糖一样慢慢融化,散开…… 这种距离,她可以闻到他身上令她心动的气息,感受到这个男人令少女怦然心跳的魅力! 安夏儿抓着他肩上衬衫的手又紧了紧,她忐忑着又往前凑了一点,怯生生地伸出丁香舌轻轻地试探地扫过陆白的唇。 他的唇马上打开了一点,刚好让她进入的缝隙。 安夏儿慢慢地探入,她从不知道陆白口里是这种感觉,她闭着眸子,睫毛微微颤抖着……紧张,又害怕,感觉自己在亵渎神明。 陆白神一般坐在沙发上,看着身上这个小丫头在一点点吻着他,那么的小心翼翼,她的吻稚嫩而青涩。 一看就是从来没主动过的人。 她的吻确实一踏糊涂,只会勾起人的欲望,恨不得马上推倒她。 但她还在那一点点吻着他,不紧不慢地厮磨……这个小妖精简直考验男人的耐心。 就在陆白的手刚抚上她的纤腰,打算将她推倒在沙发上时—— “叩叩!” 办公室大门被敲响了。 陆白刚皱了一下眉,安夏儿马上离开他的唇擦了一下自己唇上的口水坐在一边了。 陆白不紧不慢地扯了一下领带,“进来。”

上一篇   第105章 你该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