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最大的势力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2章 最大的势力圈

仲裁官与两位参谋客气回拒,笑了笑道,“感谢鲁布旺夫国王盛意相邀,不过我们公事在身不便与各位一同进餐,作为西莱政乱商议会的仲裁官,我们需要避嫌,不然让外界觉得我们是与西莱站一起的共谋 ,那就不好了。” 国王与鲍伯看了一眼,刚要说什么,身后传来陆白的声音,“避嫌?那不知仲裁官是否认为如果我留在西莱出席国宴,也有与西莱共谋的嫌疑?” 陆白的声音很有特点,介于低音与中音之间的音色,是华贵中又带些悦耳。 极有穿透力! 仲裁官闻声回过头。 陆白正和安夏儿等人正一同走出来。 在他们身后还有z国的少将裴欧,以及国际刑警安夙夜……全部都是帮西莱平息这一场政乱的贵宾,z国的大人物! “陆先生您说笑了。”仲裁官面对着这位商界的神,立即客气地说道,“您的妻子是西莱的公主,你要留在西莱吃几顿饭也就是你们自己家里人的事了,没有人会怀疑陆先生你的。” “是么。”陆白微笑了一下,满意这个说法,“有你们的话,那我就放心了,也免得日后联合国生出疑心。” 高大的少将裴欧走上来,他看了一眼安夙夜,狡猾地笑问道,“那请问仲裁官,如果我与安警官他们留下是否也有嫌疑呢?” 仲裁官深知这些都是与安夏儿有关系的人,不然西莱国有难,z国号有军王之称的这位少将不会带着兵来到西莱支援,安夙夜在国际刑警组织那边的权利地位就更不用说了—— 陆白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太大,他们商军警三界共同联手……联合国也不能惹! 不,陆白妻子还是一国公主,他们的势力圈中包括王族。 陆白有着最庞大的势力圈! 对于裴欧的话,情商非常高的仲裁官平静地看了一下安夏儿,客观地给出回答,“听闻,裴少将的未婚妻与曼莉夏公主是朋友是么?那你们就相当是朋友之间相聚了。” 安夏儿看了一眼挽在身着军装的裴欧手臂上的展倩,挑了挑眉,“对,展倩是我的好姐妹,来西莱看我,我当然要留她下来吃顿饭。” “ok!”展倩马上作了一个手势,“既然公主殿下相邀,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哦!” “那就更没什么问题了。”仲裁官看向安夙夜,“而且,据说曼莉夏公主在z国的名字是叫安夏儿,以前是安家抚养长大与安警官是兄妹是么?” 安夏儿不反对这个说法,“虽然我已经离开安家,但我们一起长大的姐弟情义在,我依然以姐姐的身份邀请夙夜他们留下来出席西莱的国宴。” “谢姐姐相邀。”安夙夜为避嫌特地公正地声明,“当然,仲裁官请放心,出席国宴的只有我与弟弟二人,其他的国际刑警会在西莱警狱那边看守要犯南宫焱烈那些人。” “那就没任何问题了。”最后仲裁领导道,“西莱的政乱平定下来不容易,请曼莉夏公主和友人以及家人好好团聚吧。” “多谢。”安夏儿微笑道,“请联合国那边放心,西莱以后一定会和平繁荣。” 最后国王客气相送,“那好,多谢联合国对西莱的关心,达鲁,那就带人送送三位仲裁官。” “是,陛下。”鲍伯走到台阶前,对仲裁官道,“三位这边请,王宫已经准备了车送三位到墨都机场……”在全王宫都在准备着明晚的国宴时,突然到来的联合国仲裁官在王宫开过商议会后,终于顺利将他们送走,为西莱保下了一位政绩卓越的亲王尤菲里奥,西莱王室的这一场内乱也得到了最好的处理和解决 仲裁官离开后,国王对陆白等人道,“距离明天国宴还有一天时间,陆先生你们可以去曼莉宫或郁金香殿休息,并而,郁金香殿以后都将会为陆先生你预留着当作你来西莱的行宫。” “可以。”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那我就在西莱再住一两天,为夏儿出席明日西莱的国宴。” “鲁布旺夫国王,这么快就对你的女婿特殊相待了?还在王宫中特别为他预留一座行宫?””裴欧一声笑,不忌国王身份地调侃起来。 他一身军装,看起来与以前那个风流的名门公子有很大出入,并且不知是否这三年经常呆在军区的原因,皮肤黑了不少,显得俊美中有一丝刚毅。 展倩立即用手一撞他,“怎么说话呢……”好歹是小夏父亲,西莱的国王啊,调侃国王太失礼了。 “不要紧,裴少将果然是怪情之人。”国王温和地微笑着,“而且我还要感谢裴少将带军队前来西莱,帮我西莱一个大忙。” “这个好说。”裴欧看了一眼陆白,“因为是陆白让我帮忙,也是因为安夏儿小姐是我们的熟人,刚当着联合国的仲裁官不好说,现在我可以明确地说明,我出后到西莱,一切都是我徇私。” “是么,那我西莱就更要重谢裴少将了,请裴少将明天定要留下来出席国宴。”国王很震惊这个裴少将,敢毫无顾忌说他出后国徇私。 看来如传闻所说,裴欧在z国手握军界大权……“陆白在西莱都有行宫了,我当然要留下来,好好住一下他的行宫。”裴欧笑道,“不过如果换了我,我也会对陆白特殊相待,毕竟他是帝晟集团的总裁还是‘美利坚商会’主席,以后西莱加入‘美利坚商会’还是 得靠他这个女婿了。” 安夏儿满头黑线,“裴欧,你——” 陆白也眼角瞪着他。“主要是与安夏儿小姐又见面了,我一定要留下来。”裴欧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调戏安夏儿的机会,露出他灿烂耀眼的笑容说,“听说陆白这三年对你思念得很哦,小宸和小玺说,你们在九龙豪墅的房间他从 不让人进去,真是苦了他一个大总了……” “裴欧!”陆白马上一个冷眼,“你话太多了。”而安夏儿马上看向际白,他真的这么做的?不让任何人也不让他们儿子进他们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