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被他撩乱了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3章 被他撩乱了心

“ok,陆白,我不说了。”裴欧见陆白眼神阴冷,摆摆手投降,回头对安夏儿道,“安夏儿小姐,再次祝贺西莱平息这场政乱,也祝贺你与陆白事隔三年的重逢。” 安夏儿弯起眸子,“嗯,谢谢,也感谢裴少爷你前来支持西莱。” “那你要感谢你的老公了。”裴欧笑着瞥了一眼陆白,“重重地感谢!” 安夏儿一挽陆白手臂,温柔地抬头看着陆白道,“我当然感谢他,用言语说不出来的感激。” 裴欧满肚子黄腔,“那是用行动?床上那种……” 咻地一下。 安夏儿满头黑线,满脸通红。 她错了,她不能在裴欧面说说这些…… “别理他。”陆白吻了吻她的额头,“当他不存在。” 展倩大吼起来,“裴欧,你当着国王陛下的面说什么呢?” “哈哈哈。”国王看着他们四个人,大笑起来,“裴少将真是个风趣的人,不过,看到夏儿在z国你们这些仗义的朋友,我也欣慰了。”“这个就请鲁布旺夫国王放心,有陆白那个宠妻狂魔,安夏儿小姐在z国是横着走的。”裴欧毫不夸大地说道,“你们在西莱就商量着如何让西莱加入‘美利坚商会’的事吧,毕竟加入那个商会对一个国家大有好 处,如今那个主席就在你们面前,别浪费了这机会。” 陆白脸有点黑,他不喜欢在私人时间里谈公事,“裴欧,够了。” 何况是‘美利坚商会’的事。 他不想随意谈起。 国王一见陆白不想谈这话题了,便笑着结束这话题,“有太多的国家希望加入‘美利坚商会’,西莱自然也一样。感谢裴少将关心了,那就请大家先安心在王宫住下来,先去休息吧。” 在侍卫和侍女的护送下,一行人转身时,国王叫住了安夏儿: “夏儿就留下吧,父王想跟你谈谈。” 安夏儿回头看陆白,“那……” 陆白看了眼国王,对她点头,“去吧,我们很快会离开西莱回z国准备我们补办的婚礼,现在有时间跟你父王好好说说话。” 一提到陆白准备的那个婚礼,安夏儿心脏又蓦地剧跳起来,他们……真的要重新补办婚礼? 那将会是怎样的情形? 想想都觉得梦幻! “嗯,好的。”安夏儿甜蜜地看着陆白,目光是旖旎出一丝动人的色彩,“lulu和陆宸他们现在在曼莉宫。” 陆白慢慢松开她的手,“好,我先去看lulu和我们的儿子,等你过来。” 安夏儿被他欲走欲留似地收手,给撩乱了心,陆白的手在她的手上慢慢离开,一点点挨着她的指尖游走似的,热热的温度顺着肌肤传递着,烫得安夏儿耳朵通红。 而他们这腻死人的短暂分别,看得国王脸上极是有几分尴尬,“放心,我只和夏儿说一会话。” 陆白从国王宫台阶是上走下去时,秦修桀正带着人在车前等候着他,替他打开车门。 陆白上车前,回头看了安夏儿一眼,扬起优美微笑…… 安夏儿咽了一口,用力点头: 她一定会尽早赶过去的! 展倩和裴欧他们一行人直接僵了脸——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肉麻了?”身后幽幽地飘来展倩的声音,走上来看着安夏儿的脸,“这才分开多久啊,你们这用得着像又要分开了似的么?小夏?喂,小夏?” 伸手在安夏儿发直的眼睛前晃了晃! “别闹。”安夏儿耳根发烫地回过神,“我就是在想一些事……”“知道,在想你们感动天地的爱情嘛,还有今天你们在礼会场上可歌可泣的誓言么!”展倩表示这些都被他们看在眼里,“真是的,你们要甜蜜回去两个人甜蜜去嘛,这让我们这些人看着你们两个撒粮太不考 虑我们心情了,明知道我的这位不如陆白那么解风情……” “说什么?”身后裴欧一揪她,在她耳边凶悍地道,“我不解风情?那现在就去曼莉宫让你看看我的风情……” “诶诶诶!你特么给我放手!”展倩一边低骂着,但她在西莱王宫提心吊胆了这么久确实需要休息了,她一边与裴欧对骂着一边回头朝安夏儿道,“那小夏,我们先过去了……” 安夏儿看着这两个欢喜冤家,微笑着挥了挥手,“好的好的,好好休息。” 国王走上来,“想不夏儿你在z国认识了这么多朋友,父王为你高兴。” “这么多的朋友?”安夏儿愣了一下,意识到国王指的是裴欧和展倩,便笑了笑,“嗯,他们确实都很好,帮过我很多。”“这是自然的鲁布旺夫国王,姐姐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身边的人都愿帮她。”最后站在这的安夙夜道,“姐姐是z国一流学府k大的研究系优等生,非常受学校重视,如果不是她与陆白结婚而休学了估记现在也 将会成为科研界的人才。”在国王越来越震惊的目光中,安夙夜毫不保留地夸赞安夏儿,“不过现在姐姐她在z国与不只是陆白的妻子,更是‘唯丽’品牌的创始人,姐姐是非常棒的女子,很令人佩服……” 国王看着安夏儿,“夏儿,想不到你竟……竟这般上进,跟艾楚克真是有太大差距了。” 艾楚克还想跟她比? 安夏儿心里想笑,那可是在王宫出生长成长的王子好吧?专横跋扈才是他的样子! 不过安夏儿不想在她父王面前说这些看她轻同父异母的王弟的坏话…… “还好了。”安夏儿谦虚地道,“学校那边我确实暂时休学了,‘唯丽’公司的话这三年我都没回去过,估记现在也是公司里一些高层在运作。不过,我现在感觉回了西莱很幸运,没什么遗憾了!”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知道她从哪来的! “姐姐没有遗憾就好,那我和锦辰所做的一切也就值了。”安夙夜说,“不然你若是不开心,我们也不放心。”“谢谢你们。”安夏儿感激看着安夙夜,“我现在……感觉真的很好,像拥有了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