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陆白她是了解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5章 陆白她是了解的

安夏儿喝了口西莱清甜的酒茶,抬起脸,明丽眉眼间露出了有始以来最美丽满足的笑脸,“所以小时候父王把我送出王宫的事不重要了,我不记恨了,因为想到陆白我现在胸腔里是满溢出来的幸福,我有一 份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最爱我的丈夫,和最可爱的三个孩子。我现在的所拥的一切足以让我忘记小时候的不幸,所以,我不怪父王了。” “夏儿……”国王苍老双目中,微微泛泪。 “他们说,我是个财迷。”安夏儿的笑容美好得宛若世界最璀璨的宝石,让国王放下了一颗心,“那我现在已经非常富有了,因为我拥有太多,爱人、亲人、朋友……所以,我得到了一个财迷最想要的。” 对,不只是金钱、身份、荣耀! 这世上多少名媛有了地位与名利,在复杂水深的豪门中却得不到爱情,但她收获到了,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鲁布旺夫国王看着她,就像看到了当年的爱妃赫姬王妃。 “是么。”国王感概着垂下眼睛,纵使他是一个多年的政客也不由为女儿的笑容所动容了,“现在我知道,陆白为什么那么爱你了,夏儿你确实与众不同……” 和她的母妃一样,拥有世界上最美的东西,这是让一个见识过这个世界复杂与黑暗的权利男人,都忍不住想要得到的东西。 ——并且唯一能让他们倾尽一切去要回的,比金钱权利更重要的,便是安夏儿这种女人。 “所以。”安夏儿看着国王,“父王叫我来谈话,是想让我留在西莱么?” “你真是了解我。”国王叹息。 “但我有了自己的家,我已经嫁了,父王。”安夏儿看着已经年迈的父王,不得已告诉,“比起一直当西莱的公主,我更想当陆白的公主,当他的妻子。” “我知道。”国王已经很清楚她与陆白的感情,“我原先确实想让你继续留在西莱,但听着你刚才的话,我就知道,你不会再留下来了,你会随陆白回z国。” 原本他想着既使以后他退位了,去荷兰了,有安夏儿这个公主留在西莱王宫看着下一任国王继位管理国家,当个监国公主,他也放心。 但安夏儿却更想回她与陆白的家,不想继续留在恢复和平后的西莱。 “对。”安夏儿点头,“我会和陆白回z国,回到我们在z国的家,让我选的话,我更愿陪在他身边,当帝晟集团的总裁夫人。” “但父王想知道。”国王声音温和地问她,“你以后还会再回西莱么?你和陆白回去后,西莱在你心中又是什么?” 安夏儿笑了,“当然会回来,西莱……是我的娘家。” 国王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娘家么,好。” “对,娘家。”安夏儿道,“回去后我会去办个双国籍,我即是西莱的曼莉夏公主,也是陆白的妻子安夏儿,以后西莱有事情我还是会回来的。” “那我就放心了。”国王笑了一会后缓了一口气,看着安夏儿,“夏儿,很感谢你不恨我这个父王,在你刚恢复记忆时跟我提起夏国候的死时,我很担心,你怕是会恨死我这个父亲,即使你口里说着原谅……” “是因为叶沙丽还好好活着,父王当年救下了她。”安夏儿道,“这样我们也算是有所对起得夏叔他们的牺牲。” 国王点头,“你放心吧,以后王室会厚待叶沙丽,将夏国候夫妻的墓迁回西莱功臣墓园,追封他们的官爵位。” “嗯,应该这么做。”安夏儿端起瓷白鎏金的杯子,有所深思地看着会茶水,而后喝了一口香茶,“我也这样答应了叶沙丽,同时夏叔留在z国的房子以及他的遗物,我会全部转交给叶沙丽。” “这事会让人去办,以及会亲自处决罗斯福,给叶沙丽一个交代。”顿了顿,国王又道,“只是,我没有让人处置尤菲里奥的事,夏儿你能理解么?” 安夏儿放下杯子,“父王有父王的考虑,我不会反对。” 而且在联合国仲裁官的商议会上,陆白也没反对。 陆白她是了解的。 他做什么决定,自有他的道理。 “是么,夏儿你没意见就好。”得到她的谅解,国王松了口气,“这也是我叫你留下想跟你谈谈的第二个原因,我担心你见父王不处置尤菲里奥,你会有意见。” “父王你曾经告诉过我,只要他与陆白联手将南宫焱烈赶出西莱,就会将王位让给王叔。”安夏儿道,“所以对于现在父王没有处置王叔,我没有太过意外。” “不只是这样。”国王说到这,在侍女的扶同下站起来走了几步,五十多岁沟壑深埋的眉宇间带着一个君主的深谋远虑:“虽然现在王宫的政乱平定了,但尤菲里奥手上依然掌握着三军的统帅大权,作为一个国家领导者之一,他那个摄政王做得的确很好。提出并实施了由王室捐资扶贫的策略,在短短三年内将西莱的人民平均经济提高了上去,国家gpd也上升了一个高度。同时他提出的国家开拓旅游业,和创造最大的商业街的建意,都非常好,受到各国领导的赞同,他的目光很深远……总得地来说,他有一个国家领导者的睿智 与统治观、未来观。” 安夏儿笑笑,并不反对这一点,“这倒是,所以王叔在西莱国民中的呼声很高。” 国王叹了口气,说出了他没有处置尤菲里奥的最终原因,“如果失去了这样一位亲王,是国家的损失,所以尽管他策划了政变,但我不能处置他。” “我明白,父王。”安夏儿知道她父王即要顾及尤菲里奥现在还掌握的军权,又要顾及尤菲里奥对这个国家的影响。 “再有一个原因,我年纪大了,该到退位的时候了。” 说到这,国王很无奈,“而艾楚克还太小,虽然我不愿承认……但目前来看,他还不具备当一国之君的资质。” 对于国王后面没有说出来的打算,安夏儿隐隐有些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