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陆大总裁,你真会哄女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6章 陆大总裁,你真会哄女人

虽然她在曼莉宫跟祈雷他们谈起时早有知晓,但听到她父王的话,她更加确定了…… 但她会抛开自私的情绪,以一个公主该有的态度面对这件事,她站了起来,“父王,如果这是你深思熟虑过后的打算,我不会反对,只要他能这个国家越来越好,谁当国王我没意见。” 国王回过身走来,“但夏儿你放心,我暂时不会马上退位,我至少会等到参加了你和陆白的婚礼之后。我会以一个国王的身份去参与女儿的婚礼,虽然,这是一个迟来的婚礼。”安夏儿回头看着国王宫的窗外,挽起唇角,“迟来的婚礼,是啊,当时我和陆白在那个教堂结婚时我身边确实一个朋友一个家人也没有。陆白会得新补办一个婚礼,我也没有想到……也好,这次我的家人都 会在了。” 国王点头微笑,“放心,以前让你一个人嫁了是父王的不对,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出席我女儿的婚礼。而现在我的女儿以一个公主重新回到陆白的身边,他也确实该以一个大的阵势迎接我的女儿回去。” 国王声音仿佛在微微颤抖,他们国家的公主出嫁了,怎么着都该有个像样的婚礼,光有丈夫的爱不够。 所以这个婚礼,对于西莱来讲也是有必要的! “想必陆白会回答父王这个问题的。”最后安夏儿回头笑说,“好了,我该回去了,父王,很期待明晚的国宴。” “好。”国王点头,对侍女说,“送夏儿出去。” “公主请。” 与国王谈了一会后,安夏儿便赶着回曼莉宫与她的孩子和陆白相聚了。 国王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他这一次主要是想问问她要不要继续留在西莱,以及亲自跟她解释为什么没有处置尤菲里奥的事。 而没有将唯一的女儿留在西莱,国王深深地垂下了眼睛,自语地对已逝的赫姬王妃道,“尊重和支持女儿的选择,也是我们身为父母该做的吧?赫姬。”当晚,曼莉宫异常热闹,几乎所有z国的朋友都聚在安夏儿的宫殿内,裴欧与展倩、以及莫珩瑾他们在曼莉宫内打起了牌,最后祈雷和叶沙丽也加入了,不分身份地位在曼莉宫庆祝西莱这一场的内战的胜利 …… 而在宴会途中,lulu则带着两个哥哥在曼莉宫寻宝,最后发现了安夏儿游戏室。 当看到那个ds大型真游的游戏舱时,两个小少爷都愣了愣: “妈咪也玩这游戏?” “但ds大型真游分两个主题游戏,妈咪玩的和我们是一样的么?” “那不简单,进去看一下她登入的是哪个不就好了……” lulu看着两个哥哥要去玩,“陆宸哥哥,妈咪说小孩子不能玩哦——” 两个小少爷马上一捂她嘴。 陆宸蹲下来微笑着哄着妹妹,“lulu,哥哥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只要你不告诉妈咪和爹地,等回到z国,我就把我以前的玩具全部送给你!” lulu眼睛一亮,“真哒?” “不光玩的,以后有好吃的我也让一半给你!”陆宸说,“好么?” 他们实在好奇,他妈咪怎么也玩这个玩戏啊! 陆玺在门口把风,回头催陆宸,“快点进去看看,等下人来了。” 陆宸又看向lulu,把陆玺的零食也搭上,“不单是我的,以后陆玺的零食,也给你一半,怎样?” lulu想了一下,眉头一点点拧了起来,在当好孩子和好妹妹之间作挣扎,最后拒绝不了零物的诱惑,一点头清脆地道,“好的!” …… 安夏儿和陆白此时自然顾不上三个宝宝,他们太久没有好好相聚了,上回在法国才在一起没多久安夏儿因为担心国王又返回了西莱,而且当时她还没有恢复记忆,对陆白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厚刻骨。 外殿在举办宴会,安夏儿和陆白回到了寝殿,二人站在寝殿的欧式阳台上看着今晚的月色,陆白在身后紧紧地抱了安夏儿许久,久到双方都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抱着。 安夏儿也握着腰间陆白的手,望着天空的银月,“月亮真圆,这在z国的话,快到八月了吧?” “快到团圆的节日了。”陆白也看着那轮圆月,笑说,“或许这是一个适合重逢的时日,西莱在这时候平定了政乱,而你也回到了我身边。” 站在这个阳台上可以俯看半个王宫的景色,安夏儿目光映着今晚灯光阑珊的王宫,头靠有陆白肩上:“你知道吗,以前曼莉宫刚刚修建起来时,是没有这个阳台的,我就是感觉想要一个阳台晚上可以坐在这看看星星,喝点东西,所以让王庭工匠们又改造了一个阳台出来……”说以这安夏儿仰头看着陆白流畅 的下巴线条,雕塑般的面庞,“仔细想想,我果然还是记得以前经常和你坐在九龙豪墅的阳台上吧,喜欢晚上坐在阳台上的感觉。” 陆白吻了下她的耳朵,声音低沉而轻喃,“那回去我继续陪你看看星星。” 安夏儿不太好意思,“你会不会觉得我幼稚?” “为什么?” “只有小孩子才喜欢看星星吧。”安夏儿带着笑容回过头,后脑继续枕在他肩上,“仔细想想,我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过了生日我今年就二十五岁了。” 嫁给陆白一年后怀上了三胞胎,又被南宫焱烈带走了半年,在西莱度过了失去记忆的三年,转眼间,她已经从当年那个十九岁纯真可爱的女孩,变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 有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一分一秒地看着过,当人生发生什么大事时,就是一年一年地看着过,光阴飞逝。 陆白环着她的手收紧,“你永远是我的女孩。” 安夏儿噗嗤一声,笑着调侃地道,“陆大总裁,你真会哄女人。” “我只会哄你。” 他低沉的声音旖旎进她的耳涡。安夏儿俏脸微红,浮着浓浓的甜情蜜意,“那说好了哦,你这辈子只能哄我,不能哄别人,你不能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不能对别的女人甜言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