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轻点,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68章 轻点,疼

安夏儿双手一抓他衣领,要气炸,“你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嘛!” “不,我很以为然,我老婆说得对。”陆白拿下她的手吻了一下,进入夸妻狂魔的模式,“所以以后西莱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出手相助,我也应该原谅鲁布旺夫那个老丈人,为了你,我亲爱的公主。” 安夏儿脸红红的,恼了他一眼,“这还差不多。” 她芳唇饱红润,就像樱桃的一样诱人,陆白刚俯下头,想吻住那双动人的唇畔,寝殿的大门便被人敲响了。 “妈咪!妈咪开门!” “妈咪,我们有重要的事想问你!” 外面传来陆宸和陆玺的声音。 两个小少爷似乎是从那个ds大型真游里出来了,得知了什么重要的发现,在寝殿外面拼命敲门。 外面的侍女劝他们,“小少爷,有什么事跟我们说好吗?公主和陆先生在休息……” 陆白听着外面儿子打搅的声音,拧了拧眉,“别管他们,我们继续……”作势又要低头吻下来。 “诶诶诶!”母亲总是比较在意孩子,安夏儿听着外面两个小少爷的声音推着陆白的胸口,“小宸和小玺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不要先听听他们说什么……” “别管他们,外面那么多人在足以为他们解决决烦……”陆白用力地吻住安夏儿的吻,用娴熟而富有技巧的吻技,将安夏儿的注意力又全部给带了回来。 陆宸与陆玺的事可能真没有那么重要,两个小少爷叫喊着‘嘭嘭嘭’地在外面敲了一会门,见没人理他们,这才不情不愿地被侍女给劝走了。 陆白和安夏儿继续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继续着他们三年以来最甜蜜最难以忘怀的绵长之吻。 若说在法国的普罗旺斯和科尔玛,他们尤如谈了一场浪漫而怦然心动的恋爱,迅速地陷入了爱河,那现在,他们就像是婚后三年的蜜恋夫妻。 特别是…… 安夏儿知道陆白是她小时候那个陆白哥哥,越发激动回应他。 记忆与现实重叠,心里萌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冲动,安夏儿反抱着陆白,热情地接受着他的吻,配合着,搂紧他的脖子扑在他身上。 陆白睁开眼睛看着这个恨不得当场吃了他的妻子,捏着她的下巴好笑说,“我的错觉?你似乎比以前甚至在法国时更加热情?难道是西莱国的夜色有魔力,让你春心荡漾?” 看着他带着邪魅的笑容,安夏儿觉得脸上更加热烫,她吞咽了一下,“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比以前更爱我了?”陆白猜想着她永远瞒不过自己的小秘密,“但那是我的台词,我的魔术。” 安夏儿气得脸通红,双拳恨不得像金刚一样锤下去, “才不是!” 你特么会‘魔术’了不起啊! 时刻拿出来炫! “好,你说是什么。”陆白点点头,表示听她说说看。 他们婚都结了,如今也和好了,她还有什么秘密他不知道的。 安夏儿凑到陆白脸前,“我想起小时候的事了!” 陆白一怔。“‘时光治愈者’让我回想去我们的婚姻时,也打开了我五岁之前的记忆大门。”安夏儿看着陆白终于变化的脸色,才心满意足地说下去,“你说得不错,当年我是看到了夏叔他们的死受到了惊吓和刺激所以才 忘记了。” 陆白褐眸微微颤烁着,他抓着她腰间的手指蓦地收紧,“你想起了什么?” “你轻点,痛。”安夏儿皱眉。 陆白手放松,这个消息对她来讲无疑是震惊和意外的,“告诉我,你,还想起了什么?”“一切。”安夏儿耸了耸肩,“从我当时离开西莱到z国,将昏倒的你救了带回夏家,你鼓励我学脚踏车,你躺在薰衣草花田里时我问你,是不是我长大后你就会陪我玩了,你说是,当时天空那么蓝,我至今 还记得那个画面……陆白,我现在真的相信命运这个东西。” 安夏儿每讲一名话,陆白的表情便变化一分,有惊喜又担心。 “当时你开着夏叔的车子离开时,我追在车后面跑了很久。”安夏儿说着笑了一下,说到动情之处,她眼睛又一点点湿润了起来,“但当年你没有再回来,就那样走了。” “夏儿……”陆白解释当时他为什么离开,“我当年离开是不想给夏家带来麻烦。”“我知道。”安夏儿眼睛有点红,“虽然我当时还不懂事,但我很伤心,因为我知道我喜欢看着你。当时我父王不在我身边了,王宫里陪着我的人也不在,这时一个大哥哥出现在了我的世界,我当时对你有一 种依赖,像……想认识一个好朋友,认识一个重要的人,不会再离开我的,永远陪着我的。” 陆白张了张口, 他一点也不知道,原来当年那个他觉得有所亏欠的小女孩是这样依赖着他的。 他一直都以为,只有他记得那个救了他的叫夏儿的小女孩,对她记得深刻,深到他当上了帝晟集团的总裁都没有忘记她。“你说……”安夏儿看着陆白一直望着自己的眼眸,耸了耸肩又笑说,“我父王送走我让我的童年遇上了阴影和挫折,我并不完全认同,若说我之前的童年是灰色的,那你的出现,对当年的小夏儿而言,是最 美好的邂逅。” 安夏儿凑近陆白,眨了眨眼睛神秘地说,“你知道吗,陆白,那晚夏叔他们出事后,我跑出夏家,我想去找你,我一个人跑了很远,追着你离开的方向……” 陆白猛地捧着她的脸,“你找过我?你去哪找了?” “但我找不到,因为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呀。”安夏儿弯起眼睛,微笑温暖得就像当年的小女孩,“我只是向你离开夏家的方向跑去,不知跑了多远,最后在路边昏倒后被人救了……” 她话未落下陆白已经吻住了她的唇,用滚烫的唇将她后面的话所有的堵了回去,后面不必说了,她醒来后失去了记忆。 安夏儿也捧着陆白的面也,回应着他的吻。过了一会,陆白又猛地松开紧看着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