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负者,阶下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71章 负者,阶下囚

“……”安锦辰脚步停了下来,这个年轻有为的国际刑警官脸就这样一点点垂了下去。 静默着,没有说话。 安夙夜走到他面前,一只手拍了拍他肩头,“是真的,昨天姐姐在国王宫亲口跟我说的,姐姐并没有怪你,她说感谢你这三年对她和lulu的守护。” “……” 额头的刘海挡信了安锦辰的眼睛。 他紧咬着牙,像忍着心里的自责,责怪自己当年带走了安夏儿。 见他不说话,安夙夜将安夏儿的话告诉这个弟弟,“姐姐还说,就算她嫁人了,我们永远都是她重要的人,她会留着‘安’姓,就是为了纪念她在安家长大与我们姐弟的情份。” “姐姐……”安锦辰咬着牙低,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她真这么说?”“对。”安夙夜显然有着一个哥哥的豁达,在关键时刻成熟与稳重,甚至开导弟弟,“明天姐姐与陆白就要离开西莱了,而我们还要在西莱停留两日,等国际刑警组织那边的人过来一起将南宫焱烈他们押去澳 大利亚那边。” 安锦辰没说话,垂着脸。 即使换上了国际刑警的衣服,他给人的气质,依然与安夙夜不一样。 除了外貌和喜欢安夏儿的这两点,他们兄弟没有一样是相像的。 “所以,趁今天这个机会,再去见见姐姐吧。”安夙夜轻叹,“不然我们这一次离开,下次再见到姐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安锦辰迈开步伐,向警狱大门的方向走去。 陆白走到关着南宫焱烈的狱房门外面,他看着里面那个男人,唇角泛了一下,“住牢房的感觉如何?” “前无仅有。”南宫焱烈道,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被国际刑警抓了也不忌惮的架势。 “那放心,你有足够的时间去体验这种前无仅无的感觉。”陆白从铁栏门中看着里面的南宫焱烈,优美而冰冷地笑着,“至少在国际刑警那边审查出结果,枪决你之前,你都会一直呆在牢房。” 南宫焱烈背对着陆白,他们长久的抗战,如今胜负已分。 胜者夺得美人归,负者阶下囚。“对了。”陆白提醒他, “等你被押送到国际刑警总部那边后关进牢房的感觉,跟现在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平时的华服将会与你以往的尊严骄傲一并被剥夺,你会像其他犯人一样换上囚服,带上手铐与脚 铐。 我想那种感觉,也会前无仅有!” 南宫焱烈高大的身影微微紧绷,欧式风格的黑色衬衫勾勒着他身躯,可以看出他背影的僵硬。 像他们这种站在巅峰玩弄权利人心的男人,都有着庞大的金钱和过人的身份站在这个世界的金字塔睥睨一切,心智和尊严自然也都比一般人高。陆白的话就像是给他一个眼睛能看到得到的下场! 南宫焱烈紧握着负在身后的手,“陆白,你真以为,我就会这样败在你的手上?”“但事实是你已经败了。”陆白说出这个事实,“你布署在西莱的计划一败涂地,从你设计交上尤菲里奥那个朋友,之后想利用他夺下国王的王位,再将安夏儿从我身边带走,洗去她的记忆,再准备娶她成为 西莱的王室……最后完成你的宏图计划,夺得这个国家。你筹谋的这一切都失败了,尤菲里奥最终与我联手了,还逼出了你黑帮的身份。” 陆白又道,“如今你成为了了国际通缉的黑帮成员,经过国际法庭裁决后,你面临的将会是死刑。” 南宫焱烈黑色的眼眸深藏着要爆发的怒火,但他知道自己若是爆发怒火会更难看。 他咬了咬牙,保持着与他身份相匹配的风度,“但我还是想知道,尤菲里奥应该不会怀疑我,他为什么会跟你联手?” 陆白一袭白衬衫,外套着银灰色的西装,挺拔俊美地在南宫焱烈狱门门外走了两步,“这只能说,比起趁这个机会夺下王位,他更不想让自己的国家有机会落到别人手上吧。” “尤菲里奥!” 南宫焱烈额边青筋突了出来。 “但我想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了当年赫姬王妃嫁给鲁布旺夫国王的原因吧。”陆白褐眸扫过南宫焱烈,微上挑的眼角格外犀冷,“为了已逝的赫姬王妃,他放过了国王和安夏儿。” “不可能。”南宫焱烈怒容生寒,“他说过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他应该对那个背叛他嫁给了鲁布旺夫的女人没有感情了,在他眼里只有王权与王位!”“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陆白薄唇微启,解答他的疑问,“打个比方吧,如果在这三年里安夏儿背叛了我真的跟你在一起了,我肯定会怪她,也会说恨她。但仅仅只是说而以,我心里必然还是会爱着她的, 那个真正令我恨不得想杀了的人是你,夺走了我的女人的人。” 他曾经想过会不会出现这种可能,每次想起他都无法冷静。 南宫焱烈脸上牙关浮动着,曾经,尤菲里奥还取笑过他对安夏儿的执著,如今他竟然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当然,我相信安夏儿不会跟你在一起。”陆白马上收回了这个假设,他了解安夏儿会吃男人的哪一套以及不吃哪一套,“但安夏儿的母亲确实是嫁给了鲁布旺夫,所以尤菲里奥说是恨赫姬也不过就是在怪她 罢了,他真正恨的是国王。” “所以知道安夏儿的母亲嫁给鲁布旺夫的原因,他就倒向了你们?”南宫焱烈冷道,回过脸看向陆白,“但无论什么原因安夏儿的母亲都背弃了他,难道安夏儿是尤菲里奥的女儿?” 至于赫姬为什么嫁给国王的原因,他不想知道。 他就对安夏儿是鲁布旺夫国王还是尤菲里奥的女儿,倒有一丝兴趣,对,只对安夏儿的事有兴趣。“这个就不清楚了,我也没有兴趣去探究。”陆白兴趣了无地说道,“这是鲁布旺夫和尤菲里奥的事情,对我而言,只要她是我的妻子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