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手段更毒辣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72章 手段更毒辣

“以及只要她是西莱的公主就行了,是么。”南宫焱烈冷冷地嘲讽道,“这倒是,无论她的父亲是鲁布旺夫还是尤菲里奥,她都一样是西莱的公主,因为尤菲里奥最终还是会坐上王位吧。” 这南宫焱烈猜测得到,以尤菲里奥的计谋头脑,尤菲里奥若要帮国王他必然会提出一些什么。 如若不然,尤菲里奥恐怕早已和他一样被关进这座警狱了。 但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尤菲里奥被捕的消息。 那就说明…… “你也许并不知道国王曾答应尤菲里奥,只要他跟我联手将你赶出西莱,并打消让安夏儿跟你订婚的念头。”陆白看着狱房里面那个自己的手下败将,冰冷地道,“他便会自愿将王位让你尤菲里奥。” “果然么。”南宫焱烈冷笑,“怪不得他在礼会场时,突然变卦久久不肯宣布我与安夏儿订婚的事。” “对,因为在西莱这场国会召开之前,我与尤菲里奥联系过了并且制定了我以他的身份出席国会的计划。”陆白说道,“而我早已经返回西莱了,你也许都不知我什么时候代替了尤菲里奥。” 南宫焱烈紧抿着唇,眼底一片黑暗地盯着陆白,“我还真没看出来,当时坐在礼会场的尤菲里奥是你,陆白你演技真是惊人。” 为了逼出他与黑帮的关系,在那之前陆白既然一直以尤菲里奥的语气和神态说话。 当场竟然没有一个人认出来那不是平时的尤菲里奥! “所以即使你向来两手准备,收买了尤菲里奥身边的撒麦尔,但我和与尤菲里奥,国王、国际刑警四方联手。”陆白优美的微笑更甚,“你也照样跑不了。” “是五方吧。”南宫焱烈道,“你不是让z国的军队都过来了么。”“裴欧算我那边的人,如果硬要加上他的话,也可以说是五方。”陆白说道,“原来我以为计划不会这么顺利,毕竟裴欧带着军队在西莱外海上面演习的事,太过招人眼目,也许你早就怀疑了,会想办法阻止 裴欧的军队进入西莱。” 如果那样,他就只能让人拿下南宫焱烈逼撒麦尔撤退包围了王家礼会场的军队。 但以南宫焱烈的性格,他不会让撒麦答应,因为他知道国际刑警不会马上杀了他…… 如果是那样,那他们在这一乱可能就要多费心思了!“我没想到的是尤菲里奥会临时倒戈!”每次一谈到尤菲里奥南宫焱烈眼底都是藏不住的怒火,“我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同意放z国的军队进入西莱,他自尊心那么高的人,居然也鲁布旺夫也一样,关键 时刻不惜与陆白你这个敌人联手!” “这说明他把这个国家看得比私人恩怨重要。”陆白说道,“比起他对鲁布旺夫的怨愤,尤菲里奥选择了顾全大局。 所以他不只是与我联手,还配合了国际刑警,如今不用我出手,国际刑警都不会放过你!” 陆白笑了。 不可一世的胜利! 他的筹划,让国际刑警将南宫焱烈这个敢向他妻子出手的男人给拿下了!并且还会查南宫焱烈犯下的种种罪行! 南宫焱烈呼吸重了起来了,这一次他败得太难看,没有一点遗地,“所以鲁布旺夫就没有追究尤菲里奥政变的事,还打算将王位让给他?那个懦夫!”“懦夫?关键时刻能兄弟连手这说他还算是个有德有望的君主吧。”陆白笑道,“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他那个儿子艾楚克适不适合当国王管理一个国家,如今他退位后只有让他的弟弟尤菲里奥坐上王位,才能 保证西莱继续繁荣,这是身为一个国王他做得最对的一次。” “你在为安夏儿的父亲,为你那个老丈夫人说话么。”南宫焱烈哼了一声。 陆白停顿了一下,洁净好看的脸庞上露出微笑,“对于安夏儿来讲,这也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在没有让她失去任何亲人的前提下平息了这场政变,不是很好么。” 南宫焱烈愤怒地咬着牙,“我出去,会杀了尤菲里奥和鲁布旺夫他们,我得不到就毁了这个国家……”“你没这个机会了。”陆白手指轻轻敲了敲牢房的铁门,提醒他如今的处境,“听说国际刑警组织那边的人已经在赶过来了,过几天安夙夜和安锦辰会亲自将你押去澳大利亚国际刑警总部!定下你的罪行后, 会对全世界公工你南宫焱烈是黑帮成员的身份。” 而到时,他将无法再站在光明的天日下,会成为一个罪犯! “你既然那么痛恨我,为什么不杀了我?”南宫焱烈额头突出青筋怒看着陆白,““你应该有不少机会可以杀了我。” 为什么陆白之前一直没动手,而是留在西莱国会上,让国际刑警抓他? 陆白褐眸瞳孔一点点收缩,瞳眸中凝聚着他随时想取这个男人性命的冷焰,“我自然想杀了你,南宫焱烈,在西莱王家礼会场时就算我不亲自出手,要安排个狙击手狙杀你还是很容易。” “那为什么没有?”南宫焱烈向铁栏门走来,眼神狞愤怒地看着以同样愤怒的眼神看着他的陆白,“我将安夏儿从你身边带走,将她关在我身边大半年,你应该恨死了我才对吧!” “当然。”陆白脸色简直可以说是平静得可怕,“所以我才不能让你死得那么痛快。” “什么。”南宫焱烈咬着牙。“死很容易,但我必须让你尝尽痛苦与尊严的羞辱。”陆白看着牢房里面这个自己一直以来的对手,唇角突然噙起一抹冷酷与无情的微笑,“仔细想想,像我们这种身份地位金权都不在话下的领权者,如果有 朝一日身败名裂,甚至成为国际要犯,从一个贵族沦落为一个十恶不赫人人诛之的罪犯,想必比死还难看吧?”南宫焱烈脸部肌肉僵硬而紧绷,突然一声冷笑,“这就是你陆白,手段比我还毒辣还不留情面,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