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亲亲老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75章 亲亲老公?

狱房铁栏门里面,南宫焱烈脸色一片青黑难看,但从一个贵族变成了罪犯的他如今确实没有什么资格再与陆白对抗。 他抓着铁栏门的那只手用力地晃了一下。 铁栏门哐当的响声中。 陆白的背影远去,带着前无所有的胜利! 亚文站在撒麦尔的狱房外面,听着陆白与南宫焱烈之间的对话,他并没有觉得奇怪也没有觉得陆白对王室不敬。因为鲁布旺夫国王可能真的会那么做,他对陆白和安夏儿天资过人的儿子非常欣赏! 他收回视线后看着里面的撒麦尔,“撒麦尔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原本统领墨城军队的骑士,如今成了阶下囚!你不嫌难看,我还替你难看!” 撒麦尔在牢房里面靠墙坐着,只是笑了两声,“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太令我们失望了,也对不起尤菲里奥殿下的栽培!”亚文冷哼而去。 撒麦尔的牢房就在南宫焱烈隔壁,亚文走后,他带着手铐的手缓缓握了起来, “南宫先生,我们真的死么?” 人,始终都是想活着,他也想。 南宫焱烈没出声,他如此骄傲的男人被关在了罪犯的铁栏门里面,除了怒焰已不复往日的风光! 守在外面的国际刑警道,“不供出你们所在的那个黑帮,死刑是肯定,当然,供出了你们也只能一辈子在大监狱中度过残生,你们这些盗国贼没有机会再见天日了!” 一个贵族,一个王室的骑士,自此沦为了罪犯! …… 昨晚一夜纠缠,安夏儿今天中午才醒来。 在她睡了个饱觉醒开眼时陆白已经从警狱那边回来了,他坐在床边俯下身在她额头上印上一个吻,“醒了,我的公主?” “讨厌。”安夏儿慵懒地坐起来,睡眼懵松,“别公主公主地叫,王宫的人叫就算了,你这样叫我不习惯。” “你会习惯的。”陆白将她的头发抚向肩头,“因为离开西莱,你也会继续当公主,当我的公主,陆家的少夫人,帝晟集团的总裁夫人,以及世界上最可爱的三个宝宝的妈咪?” 听着他逗趣的话,安夏儿往床头的软枕靠去,“对,好像头衔还挺多的?听起来很划算?” 寝殿的落地窗幔拉开了,正午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陆白身上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和英俊,“所以,你真的愿意这么快跟我回去?” 他定的时间有点急,因为要回z国准备婚礼,平定西莱的政乱后就必须马上返回z国。 安夏儿伸手抱着他强劲的腰,将脸埋在了他身上,“嗯,必须回去吧,离开了三年,我很想z国和s城。” 她用力地深深地呼吸着,似乎想从陆白衣服上闻到z国,闻到他们家的味道。 这三年,就像一场梦。 梦醒了,她的丈夫来接她了。 “好。”陆白拍着她的背,“以后你若是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 “哦?”安夏儿抬起脸看着陆白英俊的面孔,眨了眨眼睛,“那你会陪我回来么?” 陆白挑了下眉,“叫声老公来听听?” “老公。” 安夏儿毫不犹豫。 她这一叫陆白不禁回想到了以前,安夏儿连老公都不肯叫他的时候。 “亲亲老公?”见陆白出神,安夏儿再放出一个甜蜜大炸弹。 “会。”陆白将她拥进怀里,“就为了你这一句亲亲老公。” 向她唇上吻来,一点点撬开开她的贝齿。 “唔……” 安夏儿从唇齿间嘤咛出声。 一个撩动人心的早安吻后。 安夏儿抬头看着陆白, “不说假话,有你这个老公,我真的感觉很幸运!” 陆白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听到你这话,我也感觉很幸运。” “哎哟。” 安夏儿捂着额头,没好气地瞪着他。 总感觉无论过了多久,他都还把她当成是以前那个十九岁的女孩子。 陆白看着她气鼓鼓的脸,突然凑近,近到他们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怎么,还要老公再亲亲抱抱一下,才肯起来?只要你开口。” 想起之前自己曾这样撒过娇,安夏儿脸倏地一下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好气哦,什么她觉得丢脸的事他都记得! ……这种羞耻感估记会被她带进棺材里。 “公主,请换衣。”外面侍女敲了一下门。 “进来。”安夏儿说。 侍女将安夏儿的衣服送进来后,低着头,又恭敬地退了出去。 陆白将衣服递给安夏儿,“既然醒来了就起来吧,晚上有国宴,你身为公主要好好准备一下,今天也可以带小宸和小玺他们在王宫走走。” 安夏儿揉了揉酸麻的腰,红着脸瞪了瞪他,慢吞吞地穿衣服。 陆白见她的姿势有点微妙,唇角挂起一丝弧度,“我不介意为你效劳。” “不要!”安夏儿咬着唇,“还不是你,说什么要把这三年的份补回来,明明我们在法国那几天已经……”滚了好几天床单了好吧。陆白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看着她穿衣,他玩味地勾起唇角,“那不算,当时你并不完全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你只是想着跟我谈恋爱而以。但对我而言,是事隔三年多的重逢,你应该好好地体会到我的渴望 和思念——” “停停停!”安夏儿赶紧羞红着脸赶阻止,“行了,我说不过你,我也没拒绝好嘛,看在你帮西莱摆平了政乱的份上,昨晚就当是我感谢你了。” “一晚怎么够,起码用你的余生好好‘报答’我。”陆大总裁表示他出手,价格很贵。 安夏儿不理他,继续穿衣。 画面绮丽。 陆白眼神暗下去,那是一种绝不会让别人看到安夏儿这一面美丽的霸占眼神! “我这不准备跟你回去了嘛,再说我们结婚了自然是有一生相守的时间。”安夏儿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回头见他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开始不自在了,她咽了咽,“我说,陆先生,你能不能回避一下?”“你穿你的。”陆白大方地享用他作为丈夫的权利,反倒为她的问题感到奇怪,“又不是没见过,害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