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公主殿下,请签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81章 公主殿下,请签名!

“你看。”安夏儿说着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衣领,上面别着一枚银杏叶形状的宝石胸针,她声音竟有些哽咽,“这是我生日那天,你送我的胸针,我戴上了,很漂亮,夙夜,谢谢你的心意。” “嗯,我看到了。”安夙夜点头,“姐姐喜欢就好,不比锦辰在z国时特地去参加节日将那个水晶魔方赢回来给姐姐那么费心思,这只不过是我向一个珠宝师傅讨问过后,为姐姐制作的一个胸针。” “不,我很喜欢银杏叶,我跟你们说过的。”安夏儿微笑中带着泪光,“在k大时,我知道你记得……谢谢你,夙夜,你的心思并不比锦辰少。” 安夙夜震惊地看着安夏儿,片刻,手盖着眼睛笑了,“原来姐姐……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 “当然。”安夏儿点头,“包括我小时候的记忆,在被安家收养之前的,我确实在d市夏家生活,之后夏家发生变故,才会被孤儿院的人收留……” “原来是这样。”安夙夜长叹了一口气,清美的凤目中盛着悠久的东西,“那父亲当时明知道姐姐是夏家的人,却并没有告诉姐姐你的身世……他确实是做错了。” 身后,陆白也从国王宫出来了, 看到在宫殿大门口说话的安夏儿和安夙夜,他停了一下脚步。 安夙夜看了一眼陆白,最后微笑说,“对了,这三年间我回过z国几次,才知道姐姐将安氏的股份赠与到我和锦辰的名下了?”安夏儿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她确实曾叫过律师谈股份赠与的事情,“哦,是有这事,因为我觉得现在安氏的股份对我已经不重要了,而且这些年确实也是安家在经营安氏。为了夏叔,我只留了百分之十,等 我和陆白的婚礼结束,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会转交给夏叔的亲生女儿叶沙丽。” “姐姐真是好。”安夙夜凤眸里有着清澈的欣赏之光,“都说人为财死,姐姐却将到手的股份重新送回到我和锦辰手上,父亲很高兴哦,说他是错怪了姐姐,以为姐姐并不想还给安家所做的拖延策略。” “所以希望你和锦辰收下,那也是我的一份心意。”我安夏儿很意外会在这,当面与安夙夜谈起那股份转交给了他们的事情。 这种有关于商业利益的事能当面跟他说明白这,自然是好,他人转告可能都传达不了自己的心意。“原本我是想拒绝,但姐姐既然这么说了。”安夙夜从脖子里面拿出那个十字架的吊坠,“那除了这个姐姐当年送给我的锦辰和生日礼物以外,股份就是姐姐留给我们的第二份东西了,我和锦辰会珍惜,姐姐 放心。” 安夏儿微笑着,周围王宫的华灯金照,岁月美好。 “好了,再跟姐姐说下去,估记我们那位姐夫怕是又要吃醋了。”安夙夜看着走过来的陆白,对安夏儿道,“我和锦辰明天会送姐姐你们去机场。” 安夏儿点头。 安夙夜与走来的陆白擦肩走过时,他解释道,“陆姐夫放心,我跟姐姐没说什么你不能听的,只是感谢姐姐。” 陆白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再担心安夙夜和安锦辰会再纠缠安夏儿…… 毕竟他这三年不是白等的,他们兄弟也该不会再插手他和安夏儿之间。 第二天上午,安夏儿和展倩以及叶沙丽去墨都城内参观了一番,两个女作作为离开西莱之前再逛一回这个西莱国的首都街道。 展倩一直记得安夏儿在墨都城内投资了一家马会,非得要跟着安夏儿去赚一笔,最后几个人又坐车来到了墨都王家马会。 “冲啊冲啊!!”vip观看室内,展倩看着自己买中的那匹马,比上回的安夏儿叫得激动惨烈,“干掉那些7号你是最棒的,第一!第一!冲啊!” 叶沙丽眨了眨眼睛,“不好,7号被超了……” “追上去!7号!!” 展倩的吼叫震耳欲聋。 不比之前一直处于政乱中的王宫,墨都城内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每天繁华热闹,马会,赌场,娱乐中心,依然每天运作! 得到公主驾到了半个小时,经理又慌忙跑过来迎接,“公主殿下,欢迎过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说着就对旁边的侍者大骂道,“笨蛋!公主殿下来了,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经理,我……”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经理,安夏儿亲切地说,“不怪你们,我是临时决定过来的,我下午要离开西莱了,想最后看看墨都城,当然……”她眸中精光一闪,勾起唇角,“看看我名下出资的产业,我离开后,马 会每季度的分红记得准时到我到我帐上哦,不然——” “公主殿下放心!”经理马上承诺,“公主殿下的这一份,永远都少不了您的,不光是分红绝对会按时到您的帐上,连帐目马会也会复制出来送到z国给公主殿下过目!” 安夏儿笑眯眯地,表示事关钱的事绝不粗心大意,“是么,那就好,你们挺识趣的么。” “所以……”经理握着自己的手,讨好地笑说,“既然公主殿下今天下午就要离开了,所以公主殿下能不能,能不能——” “嗯?”安夏儿眉头一皱,“该不会你们马会又想耍什么滑头吧?听到我要离开了想减少我手中的股份?谁的话?让他给本公主出来!马会最大的股东是我王叔,难道这是王叔说的?” “不不不!”经理满头大汗,赶紧摆手,“不是尤菲里奥殿下,尤菲里奥殿下不管这些,我们也不是要减少公主殿下的股份。” 一听到要把摄政王叫出来对质,经理惶恐不已。 马会有什么事惊动到了摄政王。 他们马会不出事才怪,他不出事才怪…… “那你想说什么?”安夏儿叠着玉腿,眯着双眸看着他,“事先说明,钱的事情最好不要开口。” “当然当然,我们不会打公主钱的主意。”经理从旁边一个侍从手中一个签名框,又讨好地看着安夏儿,“马会就是想,公主殿下能不能为马会签个名?” “签名?”安夏儿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