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陛下准备追究责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87章 陛下准备追究责任?

王宫,罗兰宝殿。 安夏儿离开西莱后,国王的专车来到了这座仅次于国王宫豪华的宫殿外。 作为掀起了这一场政变的摄政王,除了联合国仲裁官来到王宫时尤菲里奥出席了那一场商议会后,直到今天下午安夏儿他们离开王宫,尤菲里奥一直都没有出现。 “陛下,到了。”鲍伯下车后,在车门外面躬了躬身打开车门。 罗兰宝殿外面的侍卫马上上来,单膝跪下去: “恭迎陛下!” 很快,亚文也从里面出来来,“见过陛下!”国王看着这座罗兰宝殿,叹了口气,他与尤菲里奥并非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他的母妃是西莱国的人,而尤菲里奥的母妃是欧洲国家的人。尤菲里奥母亲喜欢紫罗兰,为了纪念他的母亲,尤菲里奥的宫殿才 取了这个名字。 “尤菲里奥,在么。”国王道。 “当然,陛下。” 国王又叹了口气,“下午送夏儿和陆白离开时,我以为他会来的,我没有限制他的行动。” 亚文没说话,眼底却有一丝惊讶,试探地开口问道,“陛下……没有想过了限制殿下的行么?” 真的不会追究他们殿下这次政变的责任么? 毕竟陆白他们协助国王摆平政变后,他们殿下与国王的这一战,是国王赢了。 陆白和公主离开后,也许国王的下一步,就是想法剥夺他们殿下手上的军权了……“尤菲里奥经常提起他的爱将玛尔斯与撒麦尔,和你亚文骑士。”国王看着一直单膝跪在面前的骑士,眉目沉了沉,“如今撒麦尔叛徒入狱,玛尔斯重伤未愈,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倒是很惊讶还有忠心的骑士 守在他身边。” 因为随着他这边的胜利,大部分骑士包括英理王妃那边的两个骑士,都回到 了他这个国王这一边。 亚文颔首道,“陛下,因为殿下是一个英明的亲王……他值得我和玛尔斯追随。” 亚文想过说出这话,会不会引起国王的嫉妒或者再度警惕尤菲里奥的亲和力,但是他又转念一想,殿下现在已经处于下风了,倒也不会忌于什么了。 还不如表决一下自己的忠心! 让国王知道,殿下就算夺位失败了,也还有人跟随! 国王深沉地看了一会亚文,就在亚文紧张着时,国王又突然笑了起来,“不愧是尤菲里奥,怪不得他那么受国民爱戴,这一场政乱平定后,他身边的亲信都还追随着他,他是有向王位伸手的资本!” 亚文不知老国王这话的意思,“陛下,我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出于自己对于殿下的敬重……” “罢了!”国王道,“我今天过来,也不是要追究尤菲里奥的责任。” 亚文震惊,“那陛下是……” “走吧,进去。” “陛下请。”亚文马上站起来有请。 国王迈开步伐进入罗兰宝殿。 尤菲里奥是个喜爱安静的人,他的宫殿安静而优雅,一片典雅入目,华美中带着尤菲里奥对西莱文化和欧洲文化结合的卓越品味! 国王所经之处,侍卫和侍女皆跪下迎接。 内殿下,丝帛帷幔长长地垂下着,一片雍容华贵,尤菲里奥正在下棋自弈。 “恭迎陛下。” “恭迎陛下……” 身后传来侍女轻而恭敬的声音。 尤菲里奥没有回头,声音平得没有任何起伏,似乎对于国王的到来丝毫没有觉得意外,“我还在想着,陛下会什么时候过来,怎么,陆白和曼莉夏刚走,陛下就迫不及待要对付我了?” “换以前,我定会如此。”国王坐到了他对面,苍老威严的双目盯着尤菲里奥,鲍伯站在他身后,如今他们的立场完全对调了过来。 处下风的是尤菲里奥这个摄政王了,因为尽管他手上还握有军权,但因为他们国家公主和国王眼下呼声太高的原因,尤菲里奥就是再举兵造反,夺下王位也赢不了民心了! 一如安夏儿所分析的,尤菲里奥如今若要跟国王争权,只能玉石俱焚! 谁也落不到好处。 故不值得再作争斗! “所以陛下现在是顾忌着我手上的军权。”尤菲里奥没有看对面的国王,将一枚黑玉石雕磨的骑士放在相应的格子中,“打算先想法从我手中剥夺军权后,再处置我。” 不是疑问。 是在叙述。国王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睿智的王弟,沉默了一会,说,“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也会这么做,毕竟我的女儿出嫁了,我也还有王子在身边,我会努力为他们争取一些。让他们有个国王的父亲,骄傲 得更久一点。” “所以你现在是决定怎样。”尤菲里奥灰眸平静如水地看着眼前这一盘国际象棋。 “我倒是想问问尤菲里奥你,你觉得这时候,我会怎么做?”国王反问他,即使上了年纪,他的威严也还在,反问人的时候将尤菲里奥给问住了。尤菲里奥拿着棋子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会,才放下,“在我决定与陆白联手将南宫焱烈拿下时,就料到会有这种结局了,曼莉夏太受西莱欢迎,她与陆白的结合,会让陛下你的王位恢复稳固。而我失去这一次 夺位的机会,以后恐怕很难了。” 国王继续听他说,“说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赫姬……我也会再自私一点。”尤菲里奥浅淡的灰眸抬了一下,看着国王,又垂了下去,“不会为了国家,我会为了自己坚持夺下王位,毕竟我十几年的筹划不能白费。” 他有一个男人和政治家的雄才伟略和野心,如果不是国王说了赫姬嫁给了国王的原国…… 或许他也不会大度到,为了国家置自己的感受于不顾。 这毕竟是他筹备了近二十年的计划,一旦放弃,前功尽弃! 侍女低着头送上最上等的茶,“陛下请。” 面对这万人之上国王以及一人之下的摄政王,侍女又以无比谦卑的姿态,小心退下,没有一丝脚步声发出来。国王端起杯子,重新握上王权的手拿起杯盖轻轻拨着茶水面,声音不急不徐,“那你还是在意赫姬……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