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三个……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90章 三个……

国王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你的顾虑,尤菲里奥你一定觉得我疯了吧。” “艾楚克会恨你的。”尤菲里奥只是说道。 鲍伯也皱着眉头,显然也曾为国王的这个决定感到苦恼过,甚至劝过。 “这确实对艾楚克不公。”国王点头,“本来他是唯一的储君,但凭空多了对手,他会恨我是肯定的。” 转念又说道,“但是,作为一国之君,比起我自己的小家,我更想让西莱将来成为一个不逊于大国的国家。” 尤菲里奥看着他,看着这个资质没自己优秀但过比自己大度的王兄。 “这就需要一个绝对英明有手段且心智过人的君主。”国王说道,“那两个陆小少爷我也见识过他们过人的机灵与胆识,他们三岁来到国王宫时,就有直视我这个国王以及与我谈判的魄力。让人震惊。” “因为那是陆白的儿子。”尤菲里奥说,“虎父无犬子。” “对,他们有那样的家族以及本事过人的父亲,成为西莱的储君之一这对西莱国也更有利。”国王思虑长远地说道,“毕竟西莱是个小国,若有那个陆家协助,对西莱的发展肯定是如虎添翼。” 国王也有自己的考虑。 陆白提出让他的儿子成为西莱的储君,但西莱也可以因此依附上那个陆家,这是双赢! “你确定要这么做?”尤菲里奥正视着不像开玩笑的国王,“哪怕以后陆白的儿子当上了西莱国王也可以?”“我跟陆白提过了。”国王说,“如果以后他的儿子当上了西莱国王,那他儿子的儿子以后若也要成为西莱国君,必须姓埃里艮德。夏儿是西莱国公主,他的儿子身上自然也就带有西莱王室的血,如果他儿子 的儿子以后再姓埃里艮德,那还是相当于我们王室的正统继承人。” 而不是让外家人坐上了王位。 当然,到时若是陆宸或陆玺坐上了王位那是没办法,是特例——唯一的一个外姓国王!“但那是以后的事,下下代,到时我们都已不在这世上。”尤菲里奥说,“将来西莱若变成了陆家的东西,西莱国君一直都由陆家人当,那就相当于改朝换代了。西莱国这一次没有被南宫夺走,将来也有可能 会成为陆家的东西。你别忘了那是陆白,他有吞并西莱的野心一点也不奇怪。” 国王叹了一会,“我想过这一点,但我相信夏儿,她不会看着她的祖国变成陆家的。” “她跟陆白是夫妻。” 尤菲里奥提醒他。 “我相信她对西莱有感情。”国王道,“她也不会做让她父王难过的事。” 大殿中静了一会。 顶级的龙涎香从金炉中缭乱着,带着宁神静气的功效。 最后尤菲里奥让人将棋盘收了起来,接过侍女端过的茶水喝了一口,“如果这是陛下的决定,你相信将来若陆白和曼莉夏的儿子当了西莱国君不要紧并对西莱有好处的话,我会尊重你的意思。”“狮子会将孩子丢进山谷,做父亲的必须让自己的孩子有所历练。”国王说,“如果就这样让艾楚克长大他是肯定担当不起国王的重任,还会害了这个国家。让他与陆白的儿子竞争,受到刺激也许以后会有进 步会有改变,能培养出成为一国之君的能力。” 无论是陆白,还是国王,他们都是一个父亲。 他们明白,想成就大业不可能什么挫折都不经历…… “这就是陛下今天过来要说的么。”尤菲里奥道,“让我继位,以及将来培养两个储君?那陛下请回吧,我需要再考虑一下。” 让他继位他可以答应。 要让他‘照顾’两孩子,这不是他这个摄政王的兴趣所在…… “对,大概这两点。”国王说着,又微笑了一下,“但不是让你培养两个下一代储君。” 尤菲里奥皱眉。 “是三个。” 尤菲里奥冷笑,“你该不会是想说,让陆白两个儿子都有资格竞争西莱国的王位吧?陛下,你再仁慈,我想也不至于糊涂到这个份上。” “不是。”国王道,“陆家家富势大,无论是帝晟集团还是陆家都需要有一个继位者,陆白也不可能提出让他两个儿子将来来西莱。” “还有一个是谁?”尤菲里奥神情已经不耐烦,他真不想照顾什么孩子,也没跟孩子接触过。 国王道,“还有一个是你的孩子。” “……”尤菲里奥拧眉,“说什么。” 亚文也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们殿下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孩子! 国王宽宏地叹了口气,看着这个相貌出众的王弟,“尤菲里奥,你也不年轻了,等你继位后就娶一位王妃吧……所以到时你需要培养的是三个王位继承者,包括你将来的孩子在内。” 国王走后,尤菲里奥久久都没有出声,在想着国王刚才的的话。 大殿内从未这么安静过,因为连带着尤菲里奥的心也静得没声了。 他从想过……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恨国王,掀起政变要夺取王位,甚至囚禁并威胁国王父女;他原本以为国王一直会追究他的罪行,并想法剥夺他手上的军权。 却不想,国王……他的王兄,宽容了他,还兑现受威胁时许下的承诺,打算让他继位。 甚至还劝他结婚,让他将来的孩子也拥有王位继承权。 亚文送国王回来后,一脸欣然之色三两步冲到尤菲里奥身边,“殿下,太好了,玛尔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 “输了。”尤菲里奥叹了一声,“完全是输了。” 站起来,面无表情向寝殿走去。 亚文不明地看着他的背影,“殿下,是你赢了啊,王位还是你的,而且将来殿下若有孩子的话……” “你不明白。”尤菲里奥没有回头,“他是用他的宽容换取我的忠心,对这个国家的忠心,陛下算盘打得挺好……”看着尤菲里奥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亚文很不明白,这明明是值得高兴以及庆贺的事,为什么殿下却像在烦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