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093章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

“但这相当于是让已王室以外的人坐上王位。”安夏儿还是不太敢相信,“这我父亲真的答应?其他的王室会答应么?我王叔也会答应么?”“其他人?”陆白倨傲地扬了扬唇,“哪里还有其他人?安夏儿你别忘了,现在国王的王位已经稳住了,王室已经重新拥护父王,西莱怎样他一人说了算。而你是西莱的公主,我们的孩子身上流着一半西莱王 室的血,将来成为西莱国的国王也是正统继位。” 安夏儿想了一下,“你要这么说的话,确实也没错……”但转念一想,“可话虽这么说,那艾楚克怎么办?”陆白褐色微眯,“依我的推测,他们应该会采取让艾楚克与我们的孩子一起成为储君竞争王位的方式,以择选谁是继承大统的最佳人选。毕竟当时我只说要让我们其中一个儿子成为储君并不是成为下下任国 王。” 国王和尤菲里奥那边在商量这件事,而陆白也在推测他们的打算,在这件事上谁都有自己的统筹计划。“呵呵,这还用竞争还用比么?”安夏儿摇了摇头笑,“依我看这没有悬念,艾楚克那小子我清楚得很,从小被我父王和英理王妃宠坏了,骄纵无理,又口不择言,从小就以为自己将来要当国王谁都不放眼底 ……就那小胖子,虽然我不想说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的不是,但是,我真不觉得会他是陆宸或陆玺的对手。” 他们儿子虽然小,但一看就是绝顶聪明啊! 可爱又讨人喜欢哪! “你这么认为?”陆白嘴角的笑意更深,“有你这个妈咪的认同,想必小宸和小玺听到一定会很高兴。” “不,我只是在说实话。”安夏儿叹道,“但你还没说呢,我父王让艾楚克跟我们儿子竞争的话,他真不担心将来王位会落到我们儿子手上?” “这是你父王唯一让我认同他还称上是一国之君的地方。”陆白脸色倨傲,“因为比起让他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他选择了西莱国的未来,想为西莱国的未来觅一位合适的君主。” “父王认为是我们儿子?”安夏儿一握手,“我不相信,艾楚克可是……” “让我们儿子成为王位储君之一,也许他觉得能刺激到艾楚克吧。”陆白举了一下手示意说,“你想,就算将来艾楚克无法继承大统但在小宸或小玺的影响下,也许也能成为一个杰出的王室,这不是值得?” 安夏儿听着陆白的话,安静了下来。 真是这样? 不,很有可能。 她父王看在她王叔对西莱的奉献上,都可以不计较她王叔政变的事……为了西莱的未来,她父王可能真的不会直接让不适合当国君的艾楚克继承王位。 安夏儿看着陆白,“那陆白,你这么打算的目的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向我父王提出这一点?你不是……一直不屑于西莱那个国家么。” 她说得很直白,因为陆白就是这意思。而陆白也并不否认这一点,只是表示他的身份与立场,“我是陆家下一任家主,爷爷若是隐退后,陆家和帝晟集团都将落到我肩上,作为肩负着整个帝晟商业王国和陆家的我必须为陆家的未来考虑,虽然之 前因为我父亲的关系,我并不喜欢陆家,更别说为陆家着想。但不可否认,我确实姓陆。” 安夏儿看着前面高大而俊美的陆白,她突然明白,这几年陆白与陆家的关系一定有所缓和。 或许是陆宸和陆玺的出生改变了他。 起码他不再恨陆家了,甚至愿意接下继承陆家的重任。 “为了进一步增大陆家的资本,我需要的不是生意。”陆白进一步说道,“是扩大势力圈,从商界、到政坛、军界、王族……将来还会有更多的领域。” “……” 安夏儿咽了口口水。 陆白的思维和言论一定都是很震撼以及惊人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等着他去征服。陆白看着发愣的安夏儿,“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宝贝?说直白一点,就是我需要将一个国家收入囊中,虽然在我眼中西莱确实只是一个小国。”所以南宫焱烈想跟他争西莱,那是妄想,陆白的野心比南宫焱烈 更广。 安夏儿面对着自己的祖国和刚刚和好的丈夫,有点吞吐,“那……如果陆宸或陆玺将来坐上了西莱国王座,到时候西莱会改朝换代么,王室会改姓……陆么。” 她想确定他的意思。 他是也想对西莱出手的意思么? 安夏儿问出这话时,心里很紧张,她绝不想面对这一幕…… 陆白轻轻眨了下眸子,“你希望看到什么?” 安夏儿不知如何才能将自己的感受传达给他,她只能尽量说出自己的心情,并劝不要对西莱出手: “陆白,我不想跟你有意见的分歧,应该说我准备努力与你产生共同的观点。有相同的看法这会让我们的感情更加合睦和得到巩固,你若想侵吞一个国家,我可以理解你,是为陆家着想。但是……” “嗯。”陆白点头,耐性听她说。 安夏儿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怎么说即不会伤及到与陆白感情,又可以从自己的丈夫手下保住埃里艮德王朝: “但是,我依然希望埃里艮德这个王室存在,让西莱原本的王室延续下去。” 陆白看着安夏儿认真而小心翼殿的表情,他明白了,他老婆不想让西莱改朝换代。 她确实爱西莱那个国家……见陆白不说话,安夏儿以为他不答应,又进一步说道,“其实陆家已经够家大业大了,再加上如今的帝晟集团,世界第一豪门无可厚非。西莱国会跟陆家永世结好,达成商业上的永远合作关系,陆家的产业 可以渗入西莱国,而西莱也可以依附陆家……这是共同的桥梁,对谁都有好处,没有并要让西莱成为陆家的东西。” 陆白突然笑了,笑得安夏儿心毛毛的,她咽了咽,“你笑什么,你不同意我的说法么,还是说你还是想向西莱下手?” 难道南宫焱烈落网了。 现在西莱要面对的敌人是她老公了?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