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爹地的最终目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24章 爹地的最终目的

“问问我是不是真的?”陆白眉峰微挑,“我是不是派过人去杀他?” “那……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陆白道,“不过,那只算是我让人去教训一下他,毕竟带走我老婆不可能什么代价都没有。” 既然安夏儿知道了,他也不必避之不谈了。 安夏儿咽了咽,果然…… “不过,倒是挺讶异。”陆白冷哼了一声,唇角却带着微笑,“他竟然还会跟你说那件事,这么说来,记得陈医生确实打电话跟修桀汇报过,说在我离开西莱那几天南宫焱烈去过两趟曼莉宫?” “对,他来过。”安夏儿也不否认,知道陆白霸占性很强,又说了一句安慰他的,“但你放心,他什么也没得逞,我拼死反抗,保全了我的贞操!” 虽然只是抠了一下喉咙,吐了一回罢了! 但对于一个吃货来讲,将吃进去的吐出来,那就是拼命了! 陆白看着安夏儿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淡笑道,“他还想对你下手?那他应该庆幸没有得手,不然在西莱时我一定会让他死得很惨。” 那不管如何他都会杀了他。 犹不犹豫!“怎么又来了。”安夏儿本想安慰他见却起了反效果,又击起了他的冷性,赶紧一挽他胳博道,“刚刚咱不说了么,不跟那些不值得让我们生气的人计较了,反正他现在也被国际刑警抓了,别让那些人浪费我 们时间了,我们抓紧时间回家相爱吧!” “回家……相爱?”陆白语言意味。 安夏儿脸色慢慢红起。 最后陆白捏了捏她脸, “你,就是这点讨我喜欢。” 安夏儿眼睛又微笑起来,脸埋在他胸前蹭了蹭,心里甜甜的。 “对,抓紧时间相爱……”他低低的声音喷洒在她耳边,“从我回z国之后都没好好抱你了,上回在曼莉宫的一晚完全不够,你说是么。” 安夏儿搂着他胳膊不动。 但脸却红到了耳根。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陆白提了提音量。 安夏儿缓缓地点了点头,“嗯。” 她也想……跟他好好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是永远不够的。最后陆白拉起她手,面对着这些如垂帘般的壮观紫藤树,突然说,“妈咪,如果你在天国注视着我,那就请听着,我现在结婚了,这是我的妻子安夏儿,我很爱她,我们有了三个孩子,现在我作为一个丈夫 ,一个父亲,很满足,你可以放心了。” 安夏儿看着陆白,意识到他是在向天国的母亲介绍自己后,温暖的感觉再次流进了心田。 “陆白……”她感动得有些不知说什么好,“谢谢……谢谢命运让我当年遇见你,谢谢你找到了我娶了我,谢谢你帮西莱国摆平了政乱,没有放弃我,我真的很感激。” 几声谢谢,包含了她所有的感情,这三年以来他没有放弃她应该是她该感谢他! 不然她感受不到这一刻被家人围绕的幸福! 陆白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唇,“谢谢你的谢谢,我也感谢你来到我的生命中,安夏儿。” 安夏儿微笑起来。 陆白又直身对着这些紫藤树道,“还有,妈咪,请保佑我和夏儿继续走下去吧。”他没什么宗教信仰,但倘若这个世界上真有天国,那么他希望他在在天国的母亲会保佑他和安夏儿,永不分离。 此生再也不会有像过去的三年那样的分离! “会的。”安夏儿对他道,“陆白,以后没有人能再分开我们。” 陆白勾了下唇,拉起她的手,“走,回去了……我们抓紧时间相爱。” 安夏儿又一下心跳加速。 不想,他们刚走了两步,旁边幽幽地飘过来一个小少爷的声音,“只管你们自己相爱,把我们扔这了么?” 陆白表情当即一窒。 剑眉拢起。 作为一个父亲,他清楚地知道这声音是谁的,而且分得清是同卵双生中的哪一个儿子的。 他以质疑和责备的目光缓缓看着安夏儿,甚至都没有看身后,“……怎么回事?” 安夏儿也是这才想起还有孩子在这呢,跟陆白一时动容,什么都忘了。“呃,那个……”她眼眸撇向旁边,见陆宸和陆玺牵着lulu已经从紫园里面出来了,三个宝宝正站在旁边,瞪着大眼睛望着他们,lulu咬着手指头,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也好奇地看着安夏儿和 陆白。 安夏儿汗颜,“陆白,其实刚才我过来时是和三个孩子一起过来的。” 陆白当即放开安夏儿的手,一脸扫兴的模样,“华管家和那些下人,很好,让他们带着孩子他们倒不知道在干什么。” 华管家竟没说安夏儿是带着孩子一起去了紫园! “陆白,没有关系的。”安夏儿汗颜地道,“那现在我们就一起回去了嘛。” 陆白负手站在一边,不说话,心里很气愤! 那能一样么? 本来他们甜情蜜意的,回去的车上也许还能你侬我侬,回去之后就直接去房间了,之后恩爱到天亮……有多尽兴就有多尽兴。 现在三个孩子在身边…… 感觉一下扫兴了! 而他们的话估记也被三个孩子听到了,想想,陆大总裁强大的自尊就有点受打击。 “爹地?”lulu看着自己爹地黑黑的脸色,不知他在生气什么。 陆白看到女儿时,心底又柔软了一下,叹了一气,“算了,回去吧。” “啊,你说人什么?”安夏儿没听清楚。 陆白又扫了一眼陆宸和陆玺,“既然你们出来了,怎么不出声?” 陆玺看出老爸不高兴他们的出现,揣着口袋,小脸一撇,“哼,还是我们找到妈咪提议出来走走呢,现在爹地嫌我们碍眼了,我们又不是有意偷听你和妈咪说话。” 陆白眯眼,他这儿子……真是欠揍。“是的,爹地。”陆宸也微笑说道,“我们跟妈咪说出来走走,说到有个很漂亮的花园叫紫园,之后妈咪才向华管家打听关于紫园的事。”说着看了一眼陆玺和lulu,“刚才我们带lulu在紫园里面探了探险呢, 回来爹地就过来了,我们不是故意打搅爹地和妈咪的。” 解释得清清楚楚! 安夏儿马上俯下身安慰对两个儿子说,“没关系哦,小宸小玺,爹地他没有生气,只是很惊讶,很惊讶你们和我一起过来的。” 陆宸和陆玺立即看了一眼对方,两个小少爷脸上都带着怀疑。 惊讶? 真是这样? 二人又看向陆白,却见陆白已经向他们走过来了,二人马上站好,以为陆白要教训破坏了爹地妈咪爱情气氛的他们。 却不想陆白在lulu俯下身,温柔地将lulu抱了起来,“对,爹地没有生气,爹地生谁的气都不会生lulu的气,走吧,我们回去。” lulu马上双手一举,“好喔!爹地最好了,lulu喜欢爹地!” “嗯,lulu乖。” “那爹地也不要生宸哥哥和玺哥哥的气,好不好呀?”lulu软呼呼的小手摸着爹地帅气的脸庞。 “嗯,好。”陆白马上答应爱女,“看lulu的份上,那就不生哥哥他们气了。” “好哒,爹地真好!” 安夏儿一手牵站一个儿子,跟在后面。 母子三人表情一致,嘴角抽了抽。 女儿出马,一个顶他们仨啊! 陆宸感到怀疑人生了,“妈咪,我们真不是捡来的?” 陆玺小少爷一握小拳头,“肯定是,我看我们就不是他亲生的!” “别乱说哈。”安夏儿眉角淌下几滴汗,尽可能地安慰两个小少爷,“你们爹地只是……比较疼lulu而以,因为lulu从出生就不在他身边啊,你们不要计较哈,你们看我也不计较。” “哼。”陆玺脸往旁边一撇。 “……”陆玺不说话。 母女三人走在后面。 前面,只听陆白开始跟lulu说,“那爹地答应你了不跟两个哥哥生气,lulu能不能也答应爹地一件事?” 安夏儿和两个儿子马上竖起耳朵。 什么什么? 他又要开始唬弄什么了? “嗯嗯。”乖宝宝lulu马上答应下来,“可以哦, lulu答应,因为lulu最爱爹地和妈咪了,这么多的爱……”张开小手臂比划着,浑然不知自己身处多大的父爱幸福之中。 “嗯,真乖。”陆白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lulu勇不勇敢了,你今晚敢不跟妈咪睡吗?像陆宸和陆玺就非常勇敢,很早他们就开始睡儿童房了。” 诶? 安夏儿眨了眨眼。 难道陆白他……“……”lulu回头看了看两个哥哥,又看了看陆白,马上觉得自己也要勇敢,“lulu勇敢!lulu勇敢!lulu也敢自己睡,lulu在曼莉宫都是自己睡婴儿房,lulu也要像宸哥哥和玺哥哥一样继续自己睡自己房 间……” 安夏儿看着陆白成功忽悠下lulu,瀑布大汗,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此刻的无语。 陆宸和陆玺一头黑线。 敢情这才是他们老爸的最终目的,是为了…… “是么,lulu真乖,不愧是我的好女儿。” 陆白在宝贝女儿额头上吻了吻。 当晚,陆大总裁成功地将lulu从安夏儿身边支开后,纵情地与安夏儿欢度良宵…… 第二天。 陆家以最大的仗势送陆白和安夏儿一行人到了陆家的私人机场,陆家在皇城庄占地面积极大,大到另外造成了一个私人机场,甚至连陆老爷子也来亲自来机场送了。 临上飞机前,老爷子对曾孙女说,“lulu,再叫一声太爷爷?” “太爷爷?” lulu甜甜地唤道。 “好,哈哈哈!”老爷子杵着手仗大笑,“过几天爷爷有空,就去s城看望你们,听话啊!”“好哒,太爷爷?”lulu又举起手回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