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就是性子太倔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35章 就是性子太倔了!

但两小少爷看到回来时被安夏儿抱在身上睡觉的妹妹,极其羡慕,也想要呆在安夏儿身边睡,享受下他们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妈咪,不行么?”陆宸两只大大的宝石褐眸看着安夏儿,“我们就在你身边躺着就好了,一定会不发生声音,不会吵醒你。” “对,我们只是想像lulu一样呆在妈咪身边睡一会……”陆玺直接一脸可怜状,“爹地都从不带我们睡的,哪像妈咪对lulu那么好。” 安夏儿一听,顿时心都碎了,马上说,“好,妈咪带你们睡,走走走。” 菁菁自然知道两个小少爷的腹黑,为难地道,“少夫人,真的没关系么?” 带孩子睡,会很容易醒啊! 基本很难休息好。 这就是做母亲的辛苦了…… 小纹咽了一口,胆战地看了眼小少爷们,提醒,“少夫人,小少爷只是想撒撒骄而以……”平时他们可傲了! “闭嘴!”陆玺道。 但安夏儿完全不介意,“没关系没关系,这几年我没在他们身边,也是我的遗憾,还没陪小宸和小玺睡过呢,走走走,小宸,小玺,我们一起去睡觉哈。” “好!” 两个小少爷乖乖应道。 得逞的陆玺一回头,朝两个女佣做了个鬼脸! “……” 菁菁和小纹呆呆地看着他们母子三人的背影。 半晌,小纹道,“小少爷他们……是不是太狡猾了?这就传说中的,卖乖?” 菁菁微笑叹说,“我就说这一次小少爷他们回来后,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原来是想在少夫人面前表现得好一点。不过,也好!” 安夏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睡,并不是和陆白的那一个卧室,因为她很想看一下她的房间。 这是她和陆白刚结婚时,他们没同房,而别外给她准备的。 在西莱时,据她从陆宸和陆玺口中得知,陆白这几年一直让人打扫和维持着她的房间和工作室原来的样子,平时基本都不让人进去,她很感动,所以带着两个儿子回自己的房间睡觉。“看,这些就是我和你们爹地拍的婚纱照,是在法国拍的。”安夏儿指着前几年被自己挂墙上的这些婚纱照,骄傲幸福地道,“当时我们去那度蜜月时候就一边准备拍婚纱,你们爹答应过我很多事,但是一件 件都做到了,他说我们因为结婚早,没有度蜜月,所以我们就后来去度蜜月了。 我记得我曾开玩笑提过一次,说我们没有经过谈恋爱那一步就直接结婚了,呵,结果我在西莱失忆的期间,他就带着我谈了一场恋爱;他觉得他没有给我一个大的婚礼,现在他也在准备补回来……” 说到这,安夏儿幸福地感叹说,“小宸,小玺,你们知道吗?每每想到现在的一切,我都感到很满足,觉得上天是非常厚待我的。” 看着挂在房间墙上那些错落有致的婚纱照,安夏儿冥冥中觉得有一股来自命运安排的感动。 打算将她和陆白的事,都说给孩子们听! “小……” 安夏儿刚一激动回头。 便呆住了。 只见两个小少爷早已躺在她两边睡着了。 陆宸和陆玺一人搂着妈咪的一只手,一躺到床上来睡着了,嘴角还带着满足的微笑。 “……” 这么快就睡着了? 安夏儿看着两个儿子小小的身子,又感叹,“真是孩子呢,好吧,你们睡,下回再跟你们说我和陆白的事。” 想到这,安夏儿给他们盖好被子,一边轻轻地拍着他们,自己继续欣赏墙壁上她和陆白的唯美婚纱照。 两个保姆来到房间外面时,安夏儿便开门出来了。 这三年,九龙豪墅的佣人比起以前多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多了两个孩子需要照顾的原因,陆白从帝晟城堡那边多调了一些女佣过来,甚至请了专门的儿童保姆。 “少夫人,您不休息了么?”保姆向她鞠了一下。 安夏儿看了一眼这两个眼生的保姆,“你们是在我离开后,来到九龙豪墅的吧?” “是,少夫人。”其中一个保姆道,“我们是在小少爷出生后,才来的。” “从帝晟城堡那边过来的?”安夏儿问。 “不是。”另一个说,“我们是陆先生请的保姆,专门照顾小少爷的。” 听到她们是专门照顾陆宸和陆玺的,安夏儿想了一下,便点笑,“这三四年来,辛苦你们照顾小宸和小玺了,陆白平时肯定忙,我又不在z国,多亏了你们。” 也对,菁菁和小纹原本只是女佣,要论照顾婴儿和儿童肯定是要请专业的保姆才行。 两个保姆一听这刚回来的少夫人非但不可怕,还这么亲切,顿时非常意外。 二人马上低下头,“少夫人严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所以?”安夏儿挑了下眉,好奇问道,“平时,小宸和小玺他们,有没有问过关于他们妈咪的事?” 两个保姆对看了一眼。 其中一个人说,“回少夫人,记得小少爷们一岁多的时候问过,他们说话很早,只是后来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没问过了,可能见周围的人不谈及,他们明白了什么吧……” “明白了什么?”安夏儿握着手在唇前,笑得明媚,“以为我不在了是吧?真是惊讶,这么小便知道问妈妈的事呢!” 果然是懂事得早呢! 两个保姆马上低下头,显然安夏儿的猜测是对的,小少爷们以为自己的妈咪没了…… “你们不必紧张,他们没有我的消息,陆白又没告诉他们也不怪他们会多想。”安夏儿豁达地道,“不过,他们一岁时就问过我?” 一个保姆点头,“是,少夫人,宸少爷三个月时就能叫爹地了,我们都从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孩子呢。”“对,长到两三岁后就更出色了。”另一个保姆也说,“菁菁姐和小纹姐经常感到苦恼,说拿小少爷没办法了,特别是玺少爷,平时为了摆脱我们跑出去他想出太多的鬼主意,有一次还从外面的保镖身上顺了 把枪回来,一个人在房间拆开玩,一开始大家发现时差点都被吓死。” 陆白发现后,将他们九龙豪墅内每个佣人包魏管家的薪水一律扣了三个月,并且将每个人骂了个狗血漓头。 “……”安夏儿愣了,“枪?” “对,后来陆先生就不允许玺少爷他们跑出去了,还让保镖都格外注意。”保姆说,“玺少爷那次从保镖身上拿了枪后,还被陆先生打了一顿,屁股都打肿了。” 安夏儿如觉五雷轰顶! 在飞机上时,陆玺说想玩玩具枪,请裴欧教他…… 难道? 安夏儿全身开始冒汗,她还答应陆玺了……“是的。”保姆们都想争相讨好这个刚回来的少夫人,尽量多说一些小少爷们的事,另一个保姆又道,“和从小就喜欢跟陆先生问一下电脑信息方向的宸少爷不同,玺少爷平时就爱玩一些危险的东西,都人都 拿他没办法呢!” 两个保姆保证,她们绝不敢当着小少爷们的面跟安夏儿这说些,不然怕会被小少爷打。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是……是么,原来是这样。” 原来飞机上陆玺说要请裴欧过来,向裴欧请教玩具枪的问题……那孩子是在说委婉话呢! 面对心智这么高的儿子,她心后得长个心眼了! “好,我知道了。”安夏儿道,“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我相信他们玩什么自有分寸,毕竟……是我和陆白孩子嘛。”她想出最强大的理由。 “是的,少夫人。” 两个保姆也应声。 “所以以后,lulu也要你们多照顾一下了。”安夏儿看了眼lulu房向的方得说,“lulu虽没有小宸和小玺这么……聪明,什么都听得懂。但是,她胃口大,力气大,早上起床气大,你们要多注意一下。” 两个保姆一听,还跟陆先生一样有起床气? 二人马上一点头,“是。” “怎么,还有别的问题么?”安夏儿问这两个上来的保姆。 “没有。”两个保镖道,“少夫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lulu小姐,魏管家让我们上来,看看需不需要我们照顾小少爷。” “哦,不用,他们睡着了。”安夏儿说,“让他们睡吧。” “是。”保姆看到从房间出来的安夏儿,“少夫人不休息了么?” 安夏儿一时又没有睡意了,“一时睡不着了,我走走看吧。” “好的。” 两个保姆退下。 安夏儿来到她的工作室看了看,她工作室里的一切都还保持着几年前她离开时的样子。 书架,实验区那边,以及培养植物……都如三年前摆放的位置一样! 实验台上被隔尘布盖着,安夏儿掀开看了一下,感叹,“很久没做过实验了呢,说到这,我都还没回大学去参加毕业考试,也不知道校方会怎么看待……” 书架上的书都还摆放在原位置上,安夏儿手指抚过那些书,想起当时陆白在她这些书中发现了一张慕斯城照片的事,她唇边一丝微笑荡开……当时真是闹得像是天崩地裂了。 陆白当时真是太残暴了,还饿了她几天…… “果然当时还是太年轻了。”安夏儿看着这些书架,自语道,“那么一点事,真以为是什么大事了,仔细想想,当初低下头认个错也许就没事了。” 都是性子太倔了! “少夫人!”小纹从外面进来,震惊地看着站在这里的她,“你怎么起来了,不休息了么?” 安夏儿拿出一本书翻了翻,回头看了一眼小跑进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小纹,“哦,我躺下后又突然睡不着了,就起来看看我的工作室,看看我以前的东西。小宸和小玺已经睡了,和lulu一样累了吧。” “那少夫人不累么?” 安夏儿合上书, “也许是到家了,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安心了吧,就不累了。” “少夫人,看来你肯定也很想家……”小纹看着眼前沉淀了岁月的平静的安夏儿,一动容,眼睛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