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被关着的南宫蔻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39章 被关着的南宫蔻微!

安夏儿收回目光,问保镖,“听说,她情绪很不稳定,还想要打电话回南宫家族?” “是。”保镖说,“不过她时不时就会这样闹上一阵,不奇怪了。” 安夏儿突然调侃一笑,“那陆白,有过来么?” 魏管家汗。 看大少爷有没有私下来见这南宫小姐?少夫人你想多了吧…… 两个保镖想了一下,其中一个说道,“当时,少夫人刚刚失踪时,大少爷过来过,大抵是想从她口中得知南宫焱烈将少夫人带到哪去了。之后就没过来了。” “少夫人。”魏管家道,“如果等下看到如今的南宫蔻微,你估记就不会再问这个问题了。” “哦?”安夏儿轻轻眨了眨眼睛,“好吧,我也就随口一问,走吧,进去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个要死要活着法!” “少夫人请。”两个保镖站在两边。 安夏儿刚一走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便有些发愣,“怎么像鬼屋似的?” 小纹道,“没园丁打理过嘛,不过没有必要让园丁过来打理这个女人居住的地方,她可不是过来当公主的,哦,不,少夫人才是公主呢!” 安夏儿摇了摇头笑,“你就喜欢贫嘴。” “不好意思,少夫人。”小纹古灵精怪地吐了吐舌头,“我对那个女人即使喜欢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 魏管家刚想责备小纹几句,安夏儿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喜欢,耳边听着有人说话,世界也没那么清静,挺热闹的,小纹你挺好的。” “是,少夫人,哈哈!”小纹马上炫耀似地撇了一眼魏管家,看吧,少夫人喜欢她呢。 “少夫人,别太宠着她了。”魏管家道。“好了,我的人我都爱照顾着。”安夏儿并不在意身边佣人的性格如何,继续往前面走去,一边说,“我在西莱时,也有很多侍女,不过都是恭恭敬敬的,都没有能好好跟陪活泼的lulu玩的人呢!就叶沙丽还 好,但叶沙丽也是挺文静的人……” “少夫人放心。”小纹马上自荐,“我就喜欢活泼可爱的小奶娃,以后我一定会担起责任陪lulu小小姐玩的,天天陪她玩,我倒想跟小少爷他们玩,他们那小酷哥的属性,根本没法玩呀……” “好,那陪lulu玩的任务以后就交给你了?”安夏儿笑道,“但要小心哦,她力气有点大。” 小纹一举手臂作强壮状,“放心,我力气也大……” “少夫人,叶沙丽真会来z国么?”魏管家问起。 “可能呢!”小纹道,她也就从之前安夏儿的话里猜测一下。 “夏家的亲生女儿。”安夏儿道,“我在西莱恢复记忆后,才发现当年她并没有死,而且这三年一直在西莱我的宫殿中当我的侍陪着我,我很庆幸她活着。” “那这冷饮她为什么没有会随少夫人来z国。”魏管家问,当时在西莱他就纳闷了,以为那叶沙丽会和安夏儿一起来z国。 毕竟那叶沙丽在西莱也没什么亲人了。 “她起码会在留在西莱,直到亲眼看着当年杀害夏叔和叶姨他们的凶手罗斯福被处刑后…… ”安夏儿道,“到时我和陆白的婚礼上如果她来了,我会让她留在z国。” “是,少夫人……” 魏管家只想先问清况。 院子里站岗的保镖齐声道,“恭迎少夫人!恭迎少夫人回国!” 安夏儿来到这栋别墅的大门前,抬了抬脸,笑容收了,“开门吧,看看里面这位的南宫小姐过得怎样了。” 两个保镖将门从两边打开。 安夏儿在魏管家和小纹的陪同下走进门,立即就感觉到了里面一股阴冷空气,这夏天还好,到冬天,只怕不会好受,哪怕是有暖气。 室内装修较为简单,只能说不差,但对于见惯各种奢华的安夏儿来说,这算是简陋了! 当然,一般装修的房子跟这还是没得比的,毕竟也是浅水湾这座高级富豪区里面的别墅,档次在这。 刚进门厅,两个负责二十四小时看护南宫蔻微的看护走了上来,躬身: “少夫人好。” “她呢。”安夏儿扫了一眼前的大厅,没看到南宫蔻微。 地上有许多杯子的碎片,以及屋子的摆饰品,显然有人刚闹过不久,看护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 “在那呢。”其中一个看护伸手指了指一窗子的方向。 安夏儿看过去。 只是一张素色简单的单人沙发放在窗前,隐约可以看出一个人影坐在那,发丝显露出来几缕,看不清楚是金色还是棕色,亦或是干枯的黄…… 另一个看护说,“请问少夫人要喝茶么。” 安夏儿看着窗子那边的人,“不,不必了,在这种地方我喝不了东西。” “呵呵。”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女子笑声从那边传来,“安夏儿,你现在风光了,当然喝不惯这里的粗茶了,怎么,陆少夫人,不,西莱的公主殿下,你这是来向我显摆来了么?” 看护听安夏儿不喝东西,二人便低着头退站在一边了,这几年,她们负责看守南宫蔻微,也相当于半个保姆加护士了。“注意你的语气!”小纹马上护主对南宫蔻微道,“现在我们少夫人面前,你算个叉,还以为你是以前那个意大利贵族的小姐呢!你的家族落魄了,南宫焱烈都被国际刑警抓走了!你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而以 !” 窗子那边的单人沙发边沿上,那只手指细得惊人的手一点点抓了起来。 仿佛就要将她身边的布艺沙发给抓出五个孔! 安夏儿摆了一下手,阻止了小纹的话,“小纹,这话就不必说了,相信现在的情况南宫小姐在电视上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拜你所赐!”南宫蔻微声音像咬着发出来的,“我被关在这里三年多终年没有人身自由,受着头痛病的煎熬,没死已经算是命大,平时没事只有看电视了!” 安夏儿走过去,魏管家马上从旁边端来一张座位放在她身后。安夏儿坐下后,才看清眼前这个南宫蔻微如今是怎样的一副光景,比起几年前这个被外界人称为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是男人估记都无法拒绝的南宫家族的尤物,如今双颊已经凹陷了下去,往日一头波浪般的 卷棕发也失去了光泽,像枯草一样披在她瘦薄的身体背后。 因为她有欧洲白种人基因的原故,皮肤极其森白,脸上一不保养皮肤便会很容易长斑。 眼前就像一个被人扔弃在不见天日的仓库中多年,失去保养的破旧的洋娃娃,狼狈而破败。 “真是惊讶。”安夏儿看着她,“你竟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本在西莱时听到新闻上陆白的秘书说要娶你时,我还很生气……” 南宫蔻微肩头起伏得越来越大。 “如今看来,我当时真是想多了。”安夏儿俨然失笑,“别说陆白心里有我,就算他不爱我了,你这个样子又有哪个男人还会看上你。”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安夏儿,所你所赐!”南宫蔻微回过头,吼叫着回过头。 可当看到眼前却比以前更加动人耀眼的安夏儿时,南宫蔻微声音停了,她张了张口,干枯的唇边想将她心里所有的恶意都吐出来像箭一样向安夏儿扎进去—— 眼前安夏儿的耀眼美丽却刺伤了她的眼! 她撑大的眼眶看着变红,血丝在眼白部分蔓延,几乎要从眼睛里流下血来。“安夏儿,你……你这个夺走了我一切,伤害我的一切,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气得连肚子里更多骂人的话都无法一一吐出来,“你为什么还能好好的,你为什么没有去死,为什么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杀了你!” 她突然怒吼站起来,拿起手边一把刀向安夏儿扎过来—— “少夫人!” 小纹立即挡在了安夏儿面前。 安夏儿无畏地看着眼前这个嫉妒得要发疯的女人。 “南宫小姐,我看你是活不耐烦了。”魏管家在空气中将南宫蔻微拿着刀子的手腕抓了起来,冷冷看着她,“所谓不知悔改,指的就是你。” “放开我放开我!”南宫蔻微不停地尖着嗓着叫道,她长年受头痛病折磨,根本就弱不经风,别说刺杀安夏儿,魏管家一用力估记都能将她的手给断去。 两个看护马上上去将她手里的刀子夺了下去,另一个看护道,“我去拿镇定剂。” 另一个看护对安夏儿低了低头,“少夫人,很抱歉,她估记是趁我们刚才出去迎接少夫人你的时候去厨子偷了一把水果藏起来了。” 小纹瞪了眼南宫蔻微,“不知所谓的东西。” 安夏儿很平静,毕竟南宫蔻微也不是第一次想杀害她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南宫蔻微面前的窗口方向: “哦,从这里可以看到大门,知道我来了,所以特地去拿可以至我于死地的武器了么?南宫小姐,不愧是你,从头到尾想着要我死的人,也就是你了。哦,估记也不只你一个,所以我一点也不惊讶。” 魏管家一放手,南宫蔻微马上瘫倒在地上。 她穿着一件蓝色的吊带连衣裙,仅超过了膝盖,露出瘦削的四脚和脖颈,像纸片人一样,风一吹也许就能吹走。 她爬到安夏儿面前抓着安夏儿衣服直起上半身,愤恨地看着安夏儿,“是,我就是想要你死,就算我得不到陆白,我也不想让你得到。”安夏儿看着眼前这个根本没有能力再抵抗和伤害自己的女人,只是不屑地笑笑,“我能想象得到你的痛苦,毕竟你所希望的都没有发生,你不希望我拥有的,我都拥了,我现在样样比你好,比你高贵比你美 ,比你幸福,而你在对抗我的战斗中,最后输得什么也没剩下,确实可怜!” “不过,我并不同情你。”安夏儿又道,“因为如果输的是我,我的下场也不会比你现在好,而且可能连命都不会有。”“安夏儿你这个魔鬼!”南宫蔻微紧抓不着她的衣服,凑过来紧瞪着安夏儿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