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陆大总裁是行走的荷尔蒙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51章 陆大总裁是行走的荷尔蒙

身后这座亚洲最大的游乐园园长这会平时的威严姿态全无,在陆白身后九十度鞠下躬,“是,陆先生和陆少夫人有需要,请随时吩咐。” 说着弯身退下,保镖也退出了门外。 陆白看着外面缓缓在转动的摩天轮,“这座‘宸玺乐园’,是爷爷在小宸和小玺两周岁的时候送给他们的,不过并时他们并不爱玩。” “我知道。”安夏儿坐在桌边吃着一块点心,抬眼望了了一下陆白说,“听名字就是,当时在西莱我也听他们说过。”“他们两周岁时,陆家给他们办了最隆重的生日趴。”陆白唇边淡然地笑了笑,“当时媒体消息惊动全国,甚于传到了国外,我还在想着,你看到我们儿子过生日的消息,会不会忍不住,跑回z国。结果你什 么动静都没。” 安夏儿刚喝咖啡,差点一口喷出来。 她用面巾纸擦了擦唇角,“那个……不好意思,我当时失记了,并不知道除了lulu以外我还有两个儿子,如果知道,都不用想,我铁定会冲回去的。” “也就是那时,我在想着你是不是不肯原谅我。”陆白叹了叹,眼神带着回忆,“其实这几年我很想你,但怕听到你的消息我会忍不住让人将你从西莱带回来,所以也没有打探过你的消息。” 至于安夏儿的安全关题,因为安锦辰在,他是不担心的。 安家的两兄弟虽然是他的情敌,但他却对对方有一定程度的相信,只是没想到安锦辰竟然没有阻止南宫焱烈他们洗去安夏儿的记忆,这是意料之外的…… 所以陆白只是从媒体上,时刻关注着西莱公主这几年的消息……终于忍到三年,他还是坐不住了,在她过生日的时候过去了。“这个,咱现在就别纠结了啊。”安夏儿喝了口咖啡说,“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如果之前我便随你回到了z国,那西莱的政乱恐怕就不会这么顺利解决了。我虽回了我们的家,但我父王以及西莱王 室,在南宫焱烈等人的控制下,恐怕会遭受到重大灾难,严重的话,连西莱一个国家恐怕都会被南宫焱烈夺去。” 陆白也不反对安夏儿的这个说法,“我不否认你说的这可能性,这也是我会出手帮西莱的原因,不只是因为那是你的祖国,而是我也不会再给南宫焱烈东山再起的机会。” 南宫焱烈若是拥有了一个国家,他自然也就会去筹备到足够的资本再度来与他抗衡。 没有哪个人,明知敌人难以对付,还会给敌人一次掘起的机会! “所以,这是命中注定不是么?”安夏儿眨了眨眼看着陆白,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闪耀的光辉,“我们的相遇,分别,都是命运使然?你说是么,陆大总裁?” 听到她调侃的称呼,陆白笑了一声,回过身,“但是,我尝够了离别,我不希望以后再有这种事发生。” 如今安夏儿回到他身边的满足,愈发让他怀疑,过去的三年他是如何在饱尝相思之苦中度过的。 那样的日子。 他再也不想要…… “不会了。”安夏儿只好再度安慰这个敏感的大总裁,“就算你要分开我也不同意了,无论是为了我们的爱情不能再出现裂缝,还是为了我们孩子我们的家庭,我们也不能再分离。” 陆白终于露出一丝浅笑,向她伸出手,“过来。” 安夏儿放下咖啡杯子。 走到他面前。 温婉地一计歪头杀看着他,“怎么了,我亲爱的老公?” 陆白的手轻轻搂上她的腰,每次听着她对他甜美的称呼,他就想把她疼到骨子里:“安夏儿,我想让你知道,无认我陆白在外界人眼中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但是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男人。我会有一个男人的愤怒,一个男人的自私,一个男人的狭窄心肠,一个男人的醋劲,不想看到你 为除了我之外的人而付储过多的心血。” “西莱是我的祖国,而我父王……”安夏儿说道,“他是我唯一在世的父亲了,我既然与西莱的王室相认了,西莱有难,我自然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吧。?” 安夏儿知道陆白指什么,就是指她太为西莱和她父王着想了! 觉得明明她父王在她小时候将她送出了西来,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但我希望,你以后会多为自己着想,多为我们着想。”陆白看着她的眼睛,两个人的时候,他总是有太多的话跟她说。 总想叮嘱她,她安夏儿除了为他们的这个家,不需要为任何人付出,因为那些人不配! “你怕以后我会经常回西莱?不将这边当作家?”安夏儿看着他霸道的眼神,无奈笑问。 “你会么。” 陆白看着她,果然在想这个问题。 虽然从西莱回来的飞机上,他答应过她,以后她想什么时候回西莱就什么时候回,他也会尽量陪她回去,但是……他自然还是希望她将更多的心思精力与时间,都花在他们的家! ——以及他们二人的爱情上面! ——他实在想霸占安夏儿的所有! “不会。”安夏儿直接回答,“你知道西莱国宴后的第二天,我与我父王谈话的那次么?” 陆白想了一下,“你带着孩子去了。” “当时我父王挽留过我。”安夏儿明确地表示,“他失去了我这个女儿太多年,亦失去了我母妃,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个父亲的肯求,他想让我留在西莱或留在他那个父亲的身边。” 陆白收回手,面向着窗外面,睛睛仿佛时刻注意着他们坐在摩天轮上的孩子,“虽然我之前反感鲁布旺夫,因为他当年对你的不顾。但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我能明白他的心情。” 安夏儿意外地张了张嘴,“你对我父王不满你还会明白他?” 顿了一下,陆白唇角勾起最柔和的弧度,“因为我也有女儿,如今我无法想象他们长大的那一天,lulu将要嫁人离开我们的那一天……我想我一定会很舍不得,也恨不得让女儿将来的丈夫入赘陆家。” 安夏儿想笑出来,他们有三个孩子了,还要让女儿将来的丈夫入赘啊? 真是宠女狂魔本魔了! “对呀,我父王也是这样的心情。”安夏儿强忍着不要笑出来,认真地与陆白分晰这个问题,“但是当时面对我父王的挽留,我还是很坚决地说了我要和你回z国的决心,因为这是我们的家。” 陆白看着安夏儿。 “以及。”安夏儿眨了下眼睛继续说道,“我明白地跟父王说过,以后对我最重要的,不再是西莱,从我恢复记忆开始,我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家人和我的孩子了。” “而西莱,我会想念,有空我也会回去。”安夏儿在陆白面色一点点动容中,微笑起来,“西莱还是我的家,但是,只是娘家。” 最后她道,“父王他很理解我,没有阻止我回来,所以……” 陆白猛地将她拽进了怀里。 紧紧地抱着。 脸埋在她的头发之间,呼吸深沉。 “你真那样跟他说过?他没有反对?”陆白又猛地睁开眼睛,“你说以后西莱只是你的娘家?” 他从不知道安夏儿跟鲁布旺夫国王这样说过这个问题,完全让他放下了一颗心…… “反对什么。”安夏儿抱着他强健的腰身,笑道,“我父王没你说得那么糟糕,当年让夏叔将我带出王宫是迫不得已,他知道我在外面长大结婚了,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又怎会反对?” 陆白露出了笑容,放下安夏儿后哼一声,“你算是在我面前,替你父王挽回了一点印象。” 不然就算他答应陆家与西莱以前将会形成商业战略合作,会与西莱王室世代交好,那也只是看在安夏儿的面子上!安夏儿伸手抱着他手臂,抬起脸冲他眨了眨眼,“别这么说嘛,如今我父王都同意以后我们一个儿子可以成为西莱的储君之一了,无论我父王曾经是否没有照顾好我,我都原谅他了,你也原谅我父王好么? 陆白看着她,安夏儿穿着一袭修身的v领长裙。 进来休息室后,她穿下了外套,曲线流畅,连伏起伏。 他身高的优势在,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对于一个男人的吸引。 那是不同与往日的纯情,不是过去的b杯…… 陆白的微笑清艳而脱俗,一点也看不出他的企图,“怎么原谅?” “啊?” 安夏儿有点不明白他的话。 她权当是自己撒个娇,他竟还要跟她讲条件了? 男人不好侍候。 她被问住了。 陆白看了一眼休息室门外的保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暗示道,“刚才在外面时,你说很热?凑巧,我现在也很热,非常需要降一下火。” 如果连这话都听不懂,那就妄为人妻了! 安夏儿吞咽了一下,脸上笑有点僵,“你……确定么?万一lulu他们现在下来了,过来了怎么办。” 她倒不介意在哪,是什么场所,只要跟陆白在一起无论在哪她都可以满足他! 对! 面对陆白,她就是可以这么主动,就是这么热情! 陆白走到休息室门口对外面的保镖说,“我休息一下,没有我同意不许进来。” “是。” 门口保镖立即回应,背向他们站得笔直。 在安夏儿冷汗中,陆白关上休息室的门,反锁上,一边脱下外套走来,“魏管家跟着他们,他们一时半会不会那么快下来,就算下来了,知道我在休息,魏管家不会那么不知趣。” 看着他衬衫勾勒出来的完美胸肌线条,健美的男性身材,安夏儿已经有点心猿意马了。 诱人这个词,绝不只是用来形容女人,陆白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 陆白看着发呆的的安夏儿,走过来,两只手重重地壁咚在她身后的墙上,居高临下看着她: “怎么?不愿意?”撩人的嗓音,浑厚地钻进耳膜,令安夏儿心跳加速的同时,吞了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