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她不配!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6章 她不配!

第116章 她不配! “琪儿,你快回来吧,现在你爸爸已经焦头烂耳了。”电话安夫人又气又着急,“这是今天早上刚曝出来的事,这个新品是安氏一个首席开发人员开发出来的产品,刚上市两天,那个公司便马上咬住安氏,说安氏是仿照他们的产品!” 安琪儿的清眸已经颤烁起来,这怎么可能? 安氏的新产品配方…… 前两天媒体曝出安家与当年那夏家的股份纠纷,并且还说安夏儿是那个夏家女儿,安氏理应要给她一半的股份,安琪儿看到这消息差点晕过去。 这两天,她正和慕斯城在想办法如何应对这一件事。 不想这件大事还没解决,安氏又曝出了化妆品的配方纠纷! “琪儿,慕斯城怎么说?”安夫人马上问她,“你千万要聪明一点,现在慕太子是你的未婚夫,要好好借用一下慕家的势力,估记目前也只有慕家能帮我们了!” “我……”安琪儿紧紧握着手,“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想办法的,我等下就和斯城回安家。” 安琪儿挂下电话后,握着手机的手指节发白—— 像在下定什么可怕的决心,眸子里又泛着冰霜。 “怎么,安家让你回去?”身后传来慕斯城的声音。 安琪儿脸色一秒变得温柔动人,刚才脸上的清冷已不见。 “斯城……”她走过去轻轻偎依进慕斯城怀里,“我好怕。” 慕斯城刚从卧室出来,身上带着情|yu后的气息,只穿了条裤子,肩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外套,里面露出他结实的身材,和紧绷的腹部肌肉—— 这样随便的穿着,让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是邪魅狷狂的气息! 慕斯城感觉到安琪儿肩头瑟瑟发抖着,拍了拍她的香肩,“无论安家发生什么,你是无辜的。” “可是。”安琪儿清美的脸庞满是担忧,“安家是我的家,现在安氏出事了我一定要想办法,斯城,你会帮我是么?” 慕斯城看着她,一时没有说话。 “斯城。”安琪儿忙抓着他的手,“你一定要帮安氏,那是我家的公司,我现在只有你了。” 慕斯城看着安琪儿,“琪儿,实话跟你说吧,对于这回安氏出事,慕家的意思是马上跟安氏解除合作关系。” “什么?”安琪儿瞠大眸子,“那慕家就是不想管安家了是不是?” “安氏这回出事,很明显有陆白在安夏儿身后操作,任何一个企业跟帝晟集团敌对都是不明智的。”慕斯城的声音微沉,“当然,慕家也并不想跟陆家发生矛盾。” 尽管他不喜欢陆白,但对于帝晟集团的地位和陆家的地位他是肯定的。 “不,斯城。”安琪儿握着她手,“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安家和安氏。” “琪儿。”慕斯城黑眸蕴着一股复杂,“当时陆白在帝晟集团会议上揭露安家与那夏家的事时,我是在场的,虽然现在安家没有对媒体承认,但当时你父亲是承认了安夏儿是那个夏国候的女儿。” 安琪儿带着泪的眸怔了一下…… 她爸承认了?不。 “那安夏儿的身份就毋庸置疑。”慕斯城看着安琪儿,皱了皱英气的眉心,“如果是这样,那安家要给安夏儿的股份就不是10%,而是50%,安氏有一半都是那个夏家的你知道么?” “不行。”安琪儿苍白美丽的脸上,眼睛瞪得极大,“安氏这些年都是安家在经营,就算安夏儿是那个夏国候的女儿,她什么都没做凭什么就得到安氏的一半股份?斯城,她不配!” 慕斯城拢着眉。 那时在安夏儿在帝晟集团说话,回想在他脑中。 当时她脸上的表情很受伤,显然这件事对于安夏儿那女人的打击,更大。 “或许,安夏儿只是想要回夏家的一切。”慕斯城对安琪儿道,“让安家将那股份给回她就没事了,不然,她和陆白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安家,这是肯定的。” 安琪儿愣了一下,突然猛地抓着他的手,“斯城,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在为安夏儿说话么?” 半晌,慕斯城摇了摇头,转身了,“没有,只是给你们安家提一个建议。虽然慕氏的意思是解除与安氏的合作,但我并没有同意,说到底现在慕氏的总裁是我,一切我说了算。” 他还是顾及着安琪儿是他的未婚妻…… 安琪儿这才松了口气,温柔地从身后抱着慕斯城,“嗯,我就知道斯城最爱我了,你怎会为安夏儿说话,怎么会让安夏儿那个给别人当地下情人的女人夺走安氏一半股份呢。” 慕斯城的眉头皱得更深,脑里不由自主浮出安夏儿那张仇恨的脸。 安家的新闻持续了三天未褪,第二天安氏的股市持续下降! 作为能最快得知消息的商报记者,展倩跟安夏儿道,“小夏,你要不要想办法先将安氏那一半股份收回来卖出去再说?照安氏股市现在迭降的趋势,我怕到时那一半的股份回到了你手里,安氏也被打压得所剩无几了。” 安夏儿无所谓,“我要的根本不是钱,而是安家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如果安家一天未把夏家的东西还给我,安氏整得破产我也在所不惜!” 她的爱和恨一样深…… 知道安父做出那个背信弃义的卑鄙事,她再也不想顾及什么父女之情! “好吧。”展倩道,“反正你也不缺钱,安家确实该给你一个交代!” 安夏儿那天在帝晟城堡跟陆白下棋时,输得太惨,现在她没事就在九龙豪墅练习。 她捡起一颗弃子,对电话讲道,“这回我就看安家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下去安家彻底玩完!”展倩很明白地道,“安家做过什么事我展倩看在眼里,我还没见哪个豪门面临跨台而高兴呢,哈哈,小夏,作为正义的小伙伴我绝对支持你!让安家跨台吃土去吧!” 安夏儿唇角动了动,也笑了一下,出气的感觉还是很爽的…… 锦辰温柔的声音兀地从记忆响起, 安夏儿手指握了一下,拿着棋子停滞在空中,过了会才落在棋盘上。 安夏儿沉默之时,陆白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这颗子,应该放这里,形成十面埋伏。” “……”安夏儿愣了一下,回头看着身后的陆白,“你回来了?” “今天公司的文件处理得差不多了,其他的修远会去办。”陆白将外套给魏管家拿去放在一边,坐在对面看着安夏儿微微有些红润的眸,“怎么了?眼晴进沙子了?” “……” 安夏儿无语。 她汗了汗道,“不是该先问别人是不是哭了,然后别人再说眼睛进沙子了么?你这样让我怎么回答。” 陆白坐在安夏儿棋桌对面,审视了一下安夏儿的琪局,“如实说就行。” “好吧,我眼睛进沙子了。”安夏儿耸了耸肩。 “但我不喜欢听谎话。” “我想起以前在安家的一些事。”安夏儿只能如实道,“不过已经过去了。” “既然过去了就不要去想了。”陆白道,“你应该清楚,在我这里,你会比在安家幸福一百倍!” 安夏儿默认,便没有再提起这话题。 “你输了。”随着陆白的第三颗子落下,他宣布了这盘棋的结果。 “啊?哪里!”安夏儿倏地站起来,“这就输了,你还没下几颗子呢!” “你自己看。” “不不不,这局不算,重来……”安夏儿赶紧重新一局。 陆白看着这个耍赖的小女人,“重来也不是不行,但得有赏罚制度。” 安夏儿看着他,“你想怎样?” 她肯定赢不了他啊! 落地窗外的光线打照在陆白侧面,陡曾一抹神秘,他一根手指放在唇前,“那要不这样,输的人要给对方一个吻?” “……” 安夏儿抿了抿唇,脸唰地红了个透。 她有点局促看了看周围旁边,“……为什么要这样的赏罚制度。” 陆白看了一眼她红红的脸,“你说呢。” “……” 安夏儿觉得她的脸一定像浇了汽油一样,燃烧起来了。 但她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腹黑程度,因为接下来陆白故意每局都输……他更想吻这个小女人。 当天上午魏管家叹气,想他家大少爷纵横商界无往不胜,如今竟为了去吻少夫人却在棋盘上输了个惨烈! 传出去,外界的人一定惊得下巴掉下来! 下午。 一直未出来回应媒体的安家终于有了动静,安琪儿再次出现在了新闻记者会上。 镁光灯照射下,安琪儿脸色像天山雪莲般楚楚动人,素雅美丽! “所有关心安家这阵子新闻的朋友,大家下午好。”安琪儿端着冰清玉洁的气质,端庄而极具教养地道,“我父亲是被这一阵子的事气到病倒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出来回应媒体,今天我代表安家和我父亲出席这个记者会,回答大家现在关心的两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