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敢堵陆少夫人的车!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61章 敢堵陆少夫人的车!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陆少夫人,敢拦她的车你们是活腻了?”穿着黑色服装的安保人员直接将利威廉等人包围了,拨出枪指着这些敢拦截陆白妻子车的人。 随利威廉前来的几个保镖,与利威廉一样眼神坚定地看着安夏儿的车,没有拨枪,仿佛他们只是要从安夏儿和陆白手中要回南宫蔻微。 “陆少夫人,请下车。”利威廉道,“我今天既然过来,就一定要从陆少夫人你这里得知蔻微小姐的消息,自你回到s城我们一直在找机会与你面谈,如今即使你们杀了我们,我们也不可能离开。” 作为一个来自于大家族的管家,利威廉胆魄都在一般人之上,即使被周围这些很有可能会随时杀了他们的人包围着他也没有退让。 “不让是么?”安夏儿这边其中一个保镖拉下枪栓,狠狠地对着利威廉,“敢威胁我们少夫人,宰了你们!”“那你们就试试,如果我今天死在了这里,我的人一定会将我被陆少夫人杀死的消息公布于世。”利威廉说着,又看向安夏儿的车,“至于陆少夫人你不会见我,我过来之前也有准备,早让人在律师那边等着 我这边的消息了。如果我们死了,陆少夫人你脱不了关系。” 安夏儿的目光透过单面可视玻璃,冷冷地看着那个利威廉,“我可不喜欢让人以为,来找我麻烦是可行的。” “少夫人,你别担心。”司机道,“他们就是虚张声势,我们的人手足够将他们拿下。” “那还等什么。”安夏儿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垂下眼睛看了下手机,“动手吧。” “是。”司机应声,降下车窗对车窗旁边的一句保镖道,“清场!” 利威廉刚脸色一变,就只见安夏儿这边的保镖全部准备开枪了,或许不杀他们,也会以他们威胁到安夏儿生命安全而将他们打残—— 如今这个安夏儿完全不忌血腥与性命! “利威廉管家?”他这边的保镖马战兢拔出枪对着周围的人,用意大利语说,“怎么办?” 利威廉刚想着下一步是否会变成枪林弹雨,他身上的手机响了,‘嘀嘀嘀’! 他迅速拿出手机,“喂?莞淳小姐?什么?”他猛地看向安夏儿的车,突然伸手一摆,阻止自己的人开枪,“好,我知道,我们马上过去。” 他们这边的人马上收了枪。 “不好意思,陆少夫人,打扰了。”利威廉在对方的枪口下,跟安夏儿道了声歉后马上和自己人上车了。 一场即将开始的枪林弹雨马上解除了! 那边临时收手离开后,安夏儿这边的保镖自然没有开枪了,直接到方的车消失才将枪慢慢放下。 车内,司机看着外面的情形,“少夫人,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安夏儿眼角顾一眼后面,“大概是接到他们莞淳小姐的电话,临时被叫走了吧。” “那利威廉他们过来堵少夫人,是那个南宫莞淳的意思么?” 安夏儿眉头紧锁。 “如果是,那真是不知死活。”司机道,“如果她还一意孤行继续凭自己一己之力想救出南宫蔻微,那就没必要再给他们一丝情面了,即使她是莫总看中的女人,也不能给她三次机会。”“不无可能。”安夏儿虽然不想去猜别人的事,但却知道这种情况下什么可能都会发生,“南宫莞淳知道去帝晟集团是得不到陆白的接见,她主要是想在那碰到我,她一边让人等在浅水湾这边堵我也有可能。 “那少夫人,这事要跟大少爷说一声么?”司机拿出手机。 “随意吧,我已经警告过南宫莞淳一次,如果她下次再有什么举动就算她是个女人,我也不会再同情她。”安夏儿说道,做人留一面,她已经给南宫莞淳留了一面。 但珍不珍惜就看对方了! 司机还是将安夏儿这边的情况报告给了陆白那一边,随后其他保镖上车后准备进入浅水湾。 “欢迎陆少夫人回来。”浅水湾的安保人员收回枪,站在一边朝安夏儿的车90度鞠下躬。 安夏儿车上的司机从车窗口对他们说道,“你们还是好好注意着大门这边吧,只有要不熟的车牌号车在附近,马上上去查看,这浅水湾任何一个人出现意外你们都吃罪不起。” “是,我们一定加强警戒。”安保人员大声回答着。 宰相门前七品官。 陆白身边的保镖,浅水湾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 车子刚要发动时,安夏儿接到一个电话,她看了看来电—— ‘向叔’。 安夏儿这个手机是刚刚开通,里面还存着在z国她所有的熟人的号码。 她看着安家的向叔的来电,沉思了一会,接起,“喂?” “请问,是……二小姐么?” 电话里向叔的声音小心翼翼,就仿佛在确认安夏儿是否还记得他,以及还在不在意他叫她这个称呼。 车子缓缓开进浅水湾,安夏儿带起微笑,客气地回着向叔的话,“是我,很意外向叔竟然会打电话给我,请问这几年向叔还好么?” 电话里传来松了一口气的呼吸声,接着便是连连应声,“好好好,我很好,请问二小姐还好么?我昨天从新闻上看到二小姐回来了,思忖再三,还是打了一下你这个电话,没想到竟然打通了。” 安夏儿知道,向叔这三年间肯定打过无数次自己的这个号码,只不过她离开了z国没有带这个手机,而这个号码没多久后也停机了,z国很多人都失去了她的联系。 “这几年没在z国,所以这个号码停机了,刚开通。”安夏儿道,“我也很好,谢谢向叔打电话过来问候。”“那太欣慰了,在新闻上听到二小姐是西莱的公主时,我……”向叔声音竟有点哽咽,非常激动,“二小姐,真为你高兴,找到了自己的父亲,竟是那么惊人的出身,如今,真的很为你高兴,估记再也没有人 在你面前造次了……哎,我在说什么呢,二小姐请原谅,我太激动了,因为很久没听到二小姐的声音了……” “谢谢向叔为我高兴。”安夏儿唇边溢出一抹清笑,“嗯,我终于搞清了我的身世找到了我的家人,我也高兴,我也没想过我是西莱人。” “想想二小姐离开安家时,仿佛就在昨日呢。”向叔在电话里一直感概叹气,从各个方面说事,言语里掩盖不住的激动,“如今,我都还都不确定,该叫你陆少夫人,还是公主好了,叫二小姐你会不会……” “没关系,向叔你叫我二小姐我听着亲切。”安夏儿声音轻美地说道,“我并不会否认以及抹去我的过去,我在安家长大是事实,我也答应过夙夜和锦辰,我会保留着安姓。” “什么?”向叔紧和起来,“二小姐会继续保留‘安’姓?” “虽然我在西莱国的名字不一样。”安夏儿耸耸肩,无所谓地笑道,“但我在z国,依然保留我‘安夏儿’这个名字,身边的人都叫习惯了,我也听习惯了,没必要改,那在z国我就继续叫这个名字吧!” “二小姐,你……”向叔声音颤抖起来,“你真好,安家给你留下了那么不愉快的回忆,你还,没有忘记安家。大小姐她,若是有二小姐你一半好慕太子也不至于离开她了。” 安夏儿是不愿听到有人拿安琪儿与她作比较的。 但是,她知道向叔没有恶意,只是在为安琪儿感到可惜。安夏儿没有接他这话,说了下自己这边的情况,“向叔,我刚回到s城才两日,这几天忙于婚礼前的准备,陆家和准备的工作人员都在热火朝天筹备,我恐怕一时没时间与向叔见面了,向叔有事,可能先在 电话里说。” 作为自己在安家时尽力照顾过自己的向叔,安夏儿也是尽可能的回报,并没有主动挂他的电话,并且还会听向叔说话。“二小姐,谢谢你,我知道时至今日你已经完没有必要再理会安家这边。”向叔知道自己代表安家,也知道安夏儿念及旧情在尽可能地照顾自己,“我知道你在准备婚礼,陆白为你准备的那婚礼上了新闻,全 国都知晓了,知道你忙,我也不敢奢求你现在腾出宝贵的时间来跟我见面。” “所以,向叔,怎么了?”安夏儿听出他有事。 “哎,这要说也是难以启齿……”向叔在电话里叹了口气,“二小姐,我知道这么提有点不知好歹,但是,你看你能不能抽个时间跟老爷通个电话?算向叔求求你了。” 安雄? 听着向叔求自己给那个养父通一个电话,安夏儿好笑,“为什么?” 就算她答应过安夙夜会原谅安家,也不代表她就要与安家继续往来,不计前嫌,有些和睦一旦破坏便难以恢复到从前,就像破镜难重圆,以前她呆在安家时的感恩之心已经消失了。“老爷和夫人听到二小姐回来后,整日提心吊胆,怕二小姐你会再报复安家。”向叔为难地说道,“我劝过他们说二小姐不是那样的人,但夫人一点都不信,还闹了起来。最后老爷只好求慕家出面想去跟二小 姐求个情面,没想到慕家丝毫没卖个人情,老爷一气之下就卧床不起了。” “……”“现在老爷茶水不进,整个人都虚了,公司也没法去,夫人整天都在……哭。”向叔将又哭又骂的安夫人说得委婉了些,“今天的国际新闻播出后,记者又涌来堵在了安家外面,如今安家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 如果二小姐没有再与安家计较的打算,不知你能否跟老爷通过电话?也许听到你的话,老爷会放心一点。” 安夏儿无语。西莱处决罗斯福的新闻播出后,安家不出意外地再次成为了媒体的讨伐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