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宸少爷的计划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62章 宸少爷的计划

安夏儿看了一下前面的九龙豪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向叔,我到家了。”没有马上回答给不给安雄打电话。 向叔回过神,这才查觉自己只顾说话了,“哦,好好好,那打扰二小姐了,我只是想替安家跟二小姐求个情,二小姐若不愿意的话权当我没说吧。” 安夏儿清颜一笑,“向叔客气了。” 回到九龙豪墅,魏管家他们听到安家那边的人来电话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脸打电话给少夫人你呢?”小纹叫起来,“少夫人干脆把安家的电话全部拉黑得了,如今知道贴着脸上来了?早前干嘛去了?” “小纹。”菁菁制止她的话,看向安夏儿,“少夫人,你是怎么打算?” 安夏儿斜倚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白开水,她现在要开始为婚礼做护肤,多喝开水可以排毒。 她喝了半杯放下杯子,“至少他们知道,他们自己是没资格跟我打电话,才特地让向叔打吧。” 安夏儿相信,虽然向叔想问候她。 但真正想通过向叔来获得她的原谅的,是安雄或安夫人。 “那少夫人就要三思了。”魏管家道,“安家这样绞尽脑汁让一个下人联系少夫人,或许,安雄他根本就没有卧床在床。” “对,说不准想博取同情。”小纹道。“就算没有卧病在床,想必这会心里也不好受吧。”安夏儿泰然自若地挂起微笑,“如今他们知道夏叔是什么来头,又知道曾经被他们赶出家门的我是什么人,这会他们别说是想救安琪儿出来,估记全家都在 防着我怕我会侍机报复了!” 日夜惶恐,落下病想必也是有可能的。 “说到这,安家肯定已经被记者盯上了。”魏管家说,“西莱国处置那个罗斯福的新闻一出来,便顺势说明了夏国候的身份,那对于夏国候的死如今就不是安雄的那个说法了。” “听向叔说,安家外面已经涌满了记者。”安夏儿杏眸微眯,仿佛能想象得到安家有多呛。 “活该,被自己的谎言打脸了吧。”小纹哼了一声,“这个世界上的报应还是有的,只是时机未到而以,安雄是没想过有今天。” “说到这,少夫人,安三少他们是代表国际刑警去了西莱是么?”菁菁在他们提起安家时,便想到了那对兄弟。 “对,西莱王室那一场政乱的平息,他们有很大的功劳。”说到安夙夜和安锦辰,安夏儿心怀感激,“我父王曾在国宴上,特地感谢过他们。” “罗斯福是由西莱国枪决了,那南宫焱烈和其他的黑帮成员是被安三少他们押送走了么?”菁菁问,“那关于南宫焱烈的事情,国际刑警那边什么时候向外界公布?” “这是国际刑警方的事情了,我不纠结。”安夏儿道,“总之那个男人落网了,我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 安锦辰和安夙夜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南宫焱烈的,她知道,所以有安锦辰他们在国际刑警那边,安夏儿很放心,陆白也放心。“没有这么快。”魏管家分析起来,“如果说想盗取西莱国的计划南宫焱烈是主谋,国际刑警方那边至少要让他将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以及让他说出有关于那个黑帮的事。最后审问出结果,由国际法庭判定 他的罪行后,才会面向全世界公布南宫焱烈的罪名和落网的消息。在这之前,南宫焱烈被捕的消息会被国际刑警方封锁着。” “为什么?”小纹问,“大坏蛋不应该早点公布于世么?” “这是司法机构的流程。”魏管家说,“而且想必在判定南宫焱烈的罪行之前,国际刑警方会尽量想法从他口中挖出有关那个黑帮的事情,这会要点时间,不会那么容易的。” 只要涉及到司法或是什么机构,都将会有一大系列的流程要走,不可能一两天就能处理完毕。 小纹与菁菁看了看对方,这才查觉得这件事非常复杂,南宫焱烈和国际刑警那边恐怕不会那么快出结果。 作为先提起这一个话题的菁菁说,“那少夫人,国际刑警那边有安三少他们在估记就不会出什么问题,目前少夫人安心准备婚礼就好了,为了给少夫人做护肤,我和小纹还专门去学了……” 安夏儿点头,“好,等下开始吧,我这刚想着在婚礼前要请个美容师来做个护肤套餐呢!” 陆宸和陆玺从游戏室出来后,听到魏管家说他们妈咪为安家的事烦心,二人顿时露出一脸傲慢。 “安家?那些是什人,还想来找妈咪?”陆玺手捅着儿童卫衣口袋一脸蔑视地楼上走下来,环顾大厅一周,“对了,妈咪不是回来了么,在哪呢?” “玺少爷,少夫人在上面做护肤。”魏管家道,“十分钟后,法语老师会过来,你和宸少爷准备上课吧?” “什么?”陆玺马上瞪大眼睛,“不说等妈咪和爹地的婚礼之后我们再上课的么?” 陆宸也奇怪,“为什么这么快?妈咪也说过可以迟一点。” 妈咪心疼他们之前过得太辛苦了,说在和他们爹地婚礼之前,让他和陆玺也放个假。 对于两个小少爷的问题,魏管家只是微笑着,“小少爷,在少夫人他们婚礼之后的是新课程,但在这之前,你们去西莱而落下的功课,大少爷让你们必须现在补回。” 两个小少爷当场呆住! 陆玺一边往上面跑去一边叫,“我不答应我不答应,我去找妈咪,我才不要现在就上课,我要像lulu整天吃喝玩乐呆在妈咪身边……” “玺少爷!” 两个保姆赶紧追上去。 陆宸小脸上也闷愤地看着魏管家,“这是爹地的话?” “当然。”魏管家点头,“所以小少爷你们还是乖乖上课吧,天资聪明,如果不努力,也会输给勤奋好学的人。大少爷是为你们好,希望你和玺少爷以后不会输给任何人。” 魏管家相信,以陆宸的头脑,是听得懂他这番话的。 陆宸脸上一丝不悦,纵使他不比陆玺那般任性,但也还是孩子,比起整天被一大堆要学的东西给束缚住他自然还是愿像lulu一样自由。 特别是他们妈咪回来了,他也想先好好陪陪妈咪,感受一下妈咪在身边的幸福。 半天,他问道,“听说,妈咪和爹地要让我或者陆玺,去当西莱的国王是真的么?” 魏管家一脸震惊,好一会才道,“宸少爷,你这是听谁说的。” “反正我听到了。”陆宸仰着小脸,褐色中带着沉静,“是不是真的?真要把我和陆玺送去别的国家么,是我,还是陆玺?” 魏管家叹了一气,最后蹲下,与长相精致的小少爷平视着,“宸少爷,我不知你从哪听到了这个消息,但我可以回答你的是,大少爷和少夫人确实有这个打算。” “果然么……”陆宸缓缓垂下脸,“就这么不想我和陆玺在他身边么?”“宸少爷你不要想错了,且不说少夫人有多喜爱你们绝对不舍得让你们离开,你们对于陆家来说也是最优秀的继承者。”魏管家安慰他,“但如果将来有那么一天,西莱得从你和玺少爷之间选一个储君的话, 这是陆家的荣耀,也是对你们的认可。” “我只想跟妈咪和爹地在一起。”陆宸说,“我不稀罕其他国家的王位。” 魏管家感概,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说的话,思想的早熟让他们过早地接认识到了上流社会和贵族圈的形态。 “我知道。”魏管家道,“但你们总有长大的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去走,或许你和玺少爷以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陆白在商界的巨大成就,和他个性的霸权主义,决定了他的儿子不可能没有野心和担当! 魏管家知道小少爷们现在只是还小,还想呆在爸妈身边,所以话说得非常温和…… 陆宸小少爷低着脸,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最后魏管家又微笑说,“宸少爷,也不是就要马上送你和玺少爷过去,说了,是将来。” 也许是等你们五六岁时,或者再大点。 陆宸这才露出了一丝笑脸,也不知信了没有,“嗯。” 但陆宸虽然一脸释然了,可心里却有了一些计划和打算。 他来到九龙豪墅第三层休闲区,在专美容室外面时,碰到了端着糖水过来的女佣。 “宸少爷。”女佣颔了颔首。 “你端的什么,给妈咪的么?”陆宸问。 “是的,宸少爷,是给少夫人的银耳红枣糖水。”女佣声音细软地回答,“你要喝么,我再去端几碗上来,刚好玺少爷和lulu小姐也在。” 陆宸和陆玺平时对甜食不是那么情有独钟,这一点也许遗传至他们父亲。 “不要了。”陆宸道。 “好的。”女佣腾出一只手,一边去开门。 “喂!”陆宸盯着女佣托盘上的糖水,“糖水给我,我来!” 女佣回头,“啊?小少爷你……” “给我。” 陆宸直接踮起脚伸手接了过去。 安夏儿侧卧在床上,穿着白色柔软的浴衣,奢华暖光的照在她身上,刚刚做了一套全身护肤,此时正头发自然地散落下来,完全素颜而自然的她,比起平时更加纯美惊艳。 lulu坐在床沿上看着安夏儿,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安夏儿滑嫩嫩的手臂,“妈咪,是什么护肤?” 陆玺小盆友在旁边替妹妹解答,“就是让皮肤变得更好的东西,因为妈咪和爹地要举行婚礼了,婚礼上的新娘都要做世界第一的美女,所以都要做护肤。”安夏儿完全不知陆玺小小年龄从哪知道的这些知道,但看着承欢膝下的儿女,噗嗤一声笑出声,“小玺解说得很对,就是这样,但是lulu,女孩子呢,不光是要在婚礼上做最美的女子,平时也要漂漂亮亮干干净净,要随时把自己收拾好一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