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他的目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65章 他的目的

安夏儿在家有空的时候不会劳烦下人照顾lulu,她享受亲自照顾女儿的乐趣,勺起碗里一的薏米粥,“只能再吃半碗了哈,等下我们还要和爹地一起用晚餐,不能现在就吃饱了哦。” “好哒?!” lulu永远听话。 但她也永远不会停下嘴,又张大嘴巴。 只见餐厅里面,陆宸正打算代劳,不想陆玺抢先了一步,“妈咪妈咪,我来喂lulu吧,你休息一下。” 陆宸怀疑地看向陆玺。 陆玺侧看他一眼,轻哼一声,“陆宸能做的,我也能。” 安夏儿看着两个争相要喂lulu的儿子,“不用哦,给lulu吃几口就行了,你们要不要吃吃?” “我要等妈咪和爹地一起吃。”两个小少爷异口同声,说完又看了一眼对方,又异口同声,“妈咪我来吧,我也想照顾一下妹妹……” 两个小少爷眼睛看着对方,眼睛里有着看不见的战争! 最后安夏儿只能将勺子给陆宸挑一口,然后再把勺子给陆玺让陆玺挑一口到lulu嘴里,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争相要喂lulu,但作为妈咪要公平不是? 两个小少爷开始了为推去西莱当储君的优秀表现开始了,谁都想做到最好最讨他们妈咪喜欢而留在陆家,而被一家宠成个掌上宝贝的lulu张大口,享受着父母兄长全方位的宠爱,幸福到没边! 陆白在餐厅外看着里面两个争相表现的小少爷,沉下眉宇,“自以为是。” “大少爷,刚lulu小姐饿了,我便先让厨房准备了一碗薏米粥。”魏管家说,“宸少爷和玺少爷对妹妹这般照顾,兄妹和睦,也是一件幸事。” 所以你就别不高兴了…… 陆白扫了魏管家一眼,“如果没有目的地对lulu好,我会高兴。”他还不会了解那两个小子,就是想在安夏儿面前表现,争取以后不去西莱。 “但在西莱时,小少爷对lulu小姐也好,这一点请大少爷尽管放心。”魏管家后面跟着陆白,又离开了餐厅。 晚上,安夏儿与陆白一度云雨后相拥靠在床头,空气在还弥漫着彼此的气味。 陆白伸手在奢华的床头柜上倒了一杯酒,酒只倒了三分之一,映着莹亮的水晶杯显得格外高雅。 安夏儿趴在他肩头问他,“我明天想去一趟安家,你会不会不高兴?” 陆白看了她一眼,“你决定了就好。” “你倒跟小宸的说法一样。”安夏儿笑了笑,“我知道你不太同意我继续跟安家往来,你放心,我过去跟他们说几句话就走。” “因为安雄病倒的原因?”陆白什么都知道,将酒杯送到唇边。 安夏儿知道s城的一切逃不过陆白的眼睛,安雄病倒的消息估记也传到了他耳中,“嗯,下午我从帝晟集团回来时,接到向叔的电话,说我那个养父病倒了,想让我跟他们通个电话让他们求个安心。” 陆白淡淡地道,“怕你整死他们替夏国候报仇?所以一病不起了,无聊。” 安夏儿一晃他胳膊,“说什么呢?我哪有那么坏。” “好好,是我,如果他们再次让我老婆不高兴,我会整死他们。”陆白语气淡得就像是捏死一只蝼蚁一般,但眼神看着安夏儿,却溺爱又纵容。 他所有温柔与柔软,都只给了安夏儿一个人。 作为一个杀伐狠决的总裁,在外面,陆白可没这种耐性。 “那,我要去,你真不阻止?”安夏儿看着陆白,昏暗的卧室中只开着壁灯,陆白的侧脸轮廓令人心醉,他身材不算是壮得类型,是脱衣显肉,精瘦的肌肉,比国际男装杂志封面上的模特还性感。 壁灯下,陆白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不阻止,多带点人出门就行,安家现在不会平静。” 西莱国公布了夏国候是国王亲信的消息,陆白比谁都清楚,现在安家的处境他不想都知是怎样。安夏儿翻身坐在上去,撑着陆白说,“我没别的意思,以后也不会跟他们怎么往来,主要是在西莱我答应过夙夜一些事情。如今他们没回来,为了感谢夙夜他们,我就代他们去一趟安家吧,也代他们看看他 们爸妈。” “既然这样。”陆白的手抚着安夏儿腰际线,感受着她的纤美和体柔,“带一封请帖过去吧,邀请安家来我们的婚礼,让他们知道他们曾经错过的是什么。是如今贵为陆家少夫人以及西莱公主的养女。” 安夏儿扬起唇角,回了陆白一个知晓的眼神. 她低下脸,吻着陆白,似轻似重,蜻蜒点水,慢慢吻下去…… —————— 当天晚上,z国一家外资珠宝公司—时利。 因为时利珠宝公司并不在s城,当利威廉等人接到南宫莞淳电话赶到时利珠宝公司时,天色已经黑了,而南宫莞淳还在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等他们。 秘书带着利威廉进来时,南宫莞淳正站在窗前看着这个国家的城市夜光。 “南宫小姐,他们来了。” “出去吧。”南宫莞淳没有回头。 “是。”秘书退出去后,南宫莞淳回过身走来时,利威廉已经站在身后了,而他带的保镖则留在了外面。 “二小姐。”利威廉礼了一下。 “我还以为,你不会将我这个二小姐的话放在耳中了。”南宫莞淳走到一边坐下,叠起腿,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怎么,听说你今天跑到s城去了,该不会也去找陆少夫人了吧?” 南宫家族出事后,她自知凭自己一人无力回天,便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管理好这家她亡夫留下来的公司。 办公室开着十足空调,与外面炎热的夏夜不同,空气凉得安静,舒适,甚至能闻到南宫莞淳极高级的香水味。 贵族落魄了,气质也贵族。 利威廉恭敬对她鞠了一躬,“二小姐说笑了,在如今少主出事,三小姐下落不明,不,被陆白囚禁的前提下,你便是南宫家族的说话人,我们都会听你的。” 顿了一下,他补允,“但我们希望二小姐能成为南宫家族的说话人,在这个时候主持大局。” “主持大局?”南宫莞淳拿起烟杆想抽烟,想到什么,又放下去,“你所谓的在这个时候主持大局,就是用尽一切办法去找陆白他们,把蔻微救回来?” 利威廉道,“当然,只要能救回蔻微小姐,用什么办法都不必介意。” 南宫莞淳看着这个她哥哥最忠心的管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是,我去了s城找陆少夫人。”“陆白和陆少夫人从西莱回来的消息刚出来时,你就对我说,让我想法去找陆少夫人。”南宫莞淳道,“说以你对那个陆少夫人的了解,她该是个心肠软的女人,只要让她知道蔻微对她再无威胁,她可能会放 过蔻微,再不济,也可以从她口中试探出蔻微的消息,是么。” “是。” “但如今事实并不是如你所说,我今天在帝晟集团跟她见面了。”南宫莞淳道,“如今的陆少夫人不比以前,她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好劝。” “二小姐见到安夏儿了?” “对。” “那情况怎样?”利威廉马上问。 “没有怎样,她不放过蔻微。” 利威廉站直身体,用一丝怀疑的眼神看着南宫莞淳,“莞淳小姐真的尽量去劝那个陆少夫人了?” “你在怀疑我,怀疑我没有尽力?”南宫莞淳笑着,“是么。” 利威廉又马上低下头,“……不敢。”“那你知道我是怎么见到陆少夫人的么?”南宫莞淳说道,“我以想找陆白的理由去了帝晟集团好几数,今天才终于碰到了她一次,她让人把我引去了一间帝晟集团的会客室。并且告诉我说,当时蔻微就是在 那间会客室诱使她砸了蔻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利威廉握紧手,“她对莞淳小姐早有警惕。 “对。”南宫莞淳道,“所以根本不用我开口,她也知道我是为了蔻微去找她谈的,她非但没有同意放蔻微走,而且连蔻微的一点信息都没透露给我。” “那蔻微小姐现在是不是浅水湾也不清楚?”利威廉作为一个管家,第一个着急起来,“莞淳小姐有问清楚这件事么?” “你不用用这个眼神看着我,我当然问了。”南宫莞淳环着手,“但陆少夫人她什么都没有说,并且还警告我别没掺和蔻微的事,不然下一次,也许出事的就我了。” 利威廉额边的青筋爆了出来,他咬着牙,整张脸呈现出一个黑暗可怖的表情,“陆白,安夏儿!” “我说过了,我无能为力。” “他们到底把蔻微小姐藏哪了!”利威廉一拳击在旁边的桌上。“我现在已经尽力了,但很显然不管用,利威廉你带着人不惜去帝京告陆家的行径让他们早有发觉。”南宫莞淳停顿了一下,看着这个他们南宫家族最后的管家,“他们知道你不惜一切想救蔻微出来,是有所 目的,所以不会让我们得逞。” “那莞淳小姐就放弃了么?”利威廉咬着牙。 “你知道我在南宫家族时与蔻微的姐妹情份也好不到哪,我会尽量去尝试救她,是因为我们是姐妹。”南宫莞淳道,“但如果,去救她要搭上我的性命,我不会这么做,我也还想活着。” “莞淳小姐……” “我还没问过你呢。”南宫莞淳也怀疑看着利威廉,“你为什么想要救蔻微?比我还想救她?难道,你真的有别的目的,又或者,是哥哥出事之前跟你交代过什么?” 利威廉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握紧,脸色毅然,“不,我不过是为了一场主仆之情,在少主出事后,我应该想办法去救救少主的妹妹蔻微小姐。” “真是这样?”南宫莞淳笑了笑。 “当然。”利威廉脸上毫无变化,看不出他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