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找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68章 找死!

但以莫珩瑾如今对她的企图,他的一切行为都带着不可描述的邪恶含义,比如是否会占她偏宜? 想到这南宫莞淳又想将请帖摔了,但一想到陆白和安夏儿的婚礼请帖万金难求,不知多少名门或媒体都想去,她又将请帖缓缓收回了。 因为她知道,在这个国家不能得罪陆家和陆白,时利珠宝公司更需要在这个国家扎根。 …… 利威廉他们的车行驶在夜色下的柏油马路上,一路上他都阴着脸。 开车的保镖问副驾驶上深思着什么的利威廉,“利威廉管家,莞淳小姐真没有从陆少夫人那得知蔻微小姐的下落么?莞淳小姐有没有可能在说谎,她与蔻微小姐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利威廉梳着大背头的脸庞显得精明十足,他双目冷凝着,“不,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莞淳小姐是因为想落井下石才不想出手救蔻微小姐,那她的目的早已经达到,如今她应该想重振南宫家族树立自己地位 才对。但她并没有要重振南宫家族的意思。这几天,她也确实有去帝晟集团尝试找陆少夫人,对于我的请求她并没有推逶。” “那是陆少夫人那边有意隐藏蔻微小姐?”保镖问,“要不,我们再想法潜进浅水湾找找看,也许……” “不行。“利威廉立即阻止,“之前南宫家族派了太多次人潜进浅水湾,但都有去无回,眼下我们的人不多,不能再浪费人手了。” “那现在怎么办?” “办法,总会有的。”利威廉眼睛中生出一股鱼死网破的狠厉, “……花钱,让人把蔻微小姐被关在浅水湾的消息散播出去,看陆白那边有什么动静。” “是。“后面的保镖拿起电话,“直接说蔻微小姐被陆白或安夏儿关在浅水湾了么。” “不必。”利威廉说道,“与蔻微小姐有过矛盾和过节的人只有安夏儿和陆白,三年前蔻微小姐在帝晟集团被安夏儿砸伤后就失去了消息,想必外界的人一定会八卦这一点,由此猜到安夏儿头上。” 开车的保镖问,“那为什么不直接说是安夏儿?” “陆白自不必说,有关他的负面消息z国媒体不敢登,以安夏儿现在的地位,他们又婚礼将近,不会有媒体敢指名道姓登他们的负面消息。”利威廉将这一切揣测得很到位。 “明白了。” 有人能使鬼推磨,利威廉这边的人马上打电话去找渠道了。 在这个媒体高速发达的时代想要让人在网上放出点消息非常容易,特别是在不点明对方名字的前提下。 第二天帝晟集团,陆白来到办公室时,秦秘书便报告了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 此时裴欧和莫珩瑾为了商谈陆白和安夏儿婚礼上的安防问题,也刚好在陆白的办公室内。“陆总,对方很狡猾,看得出早有准备并没有指明白人名。”秦秘书虽然是一个商业界的高级秘书,但只有要有陆白的消息那网络上的也逃不过他眼睛,“只用名字的字母简称代称,但广大的网友依然猜到了 少夫人头上。“ 陆白接过秦秘书递过来的平板电脑,“什么时候出来的消息?” “看时间以及现在在网络上的热度,应该是今天早上。”秦秘书说,“现在,只有网络上继续传,到明天,可能会有些想赚销量铤而走险的八卦杂志也会刊登了。” 陆白看着秦秘书打开的微博平台,上面是今天的热搜榜: ‘南宫蔻微失踪’。 ‘浅水湾’。 ‘axe’。 这个消息一下就占据了热搜前三名。 其中‘axe’是安夏儿的名字缩写,有人意示着南宫蔻微的失踪与安夏儿有关,与浅水湾有关。 随便点开一个热搜,里面有关这一件事的猜测消息满屏皆是: ‘据知情人士爆料,南宫家族的三小姐南宫蔻微三年前失踪,至今没有消息,如今有人爆出她被关在s城的高级富豪区浅水湾……’。 ‘据说三年前南宫蔻微在本国与某豪门夫人发生过一次人事纠纷,当时‘名媛与贵妇’的动手事件还惊动了警方,但最后不了了之。’ ‘帝京市的最新消息,南宫家族在三年前的金融风暴中没落后,如今又有南宫家族内部人士向法庭起诉陆家,小道消息,南宫家族方面的证据不足,败诉是定局。’ ‘网友们猜测,南宫蔻微的失踪如果与爆料人士的消息相吻合,那南宫蔻微的失踪会不会与axe有关,所以南宫家族的人如今在起诉陆家?而这个爆料人士又会是谁?’ …… 如今从西莱风光归来的安夏儿是全国名人,说某豪门夫人,axe,是个人都能猜出来是她。 陆白看着这些网友评论,皱了皱眉。 休闲区那边,两个吃瓜男人边喝咖啡边津津乐道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裴欧翘着腿,翻着很久没有看过的微博,“对方挺狡猾么,知道爆出人名会被以毁谤的罪名被抓到,故意不点名安夏儿小姐的名字,但却同时爆出南宫家族的人在帝京起诉陆家,让人联想到与之相关的安夏 儿小姐。”莫珩瑾道,“不,对方的意图没有这么委婉,当他们点明说出南宫蔻微被关在浅水湾时,就将矛头指向了陆少夫人和陆白吧,不过那些微博博主说到底也只是网红,还不敢惹到陆白和安夏儿小姐,故没人明 着说出陆白和安夏儿的名字吧。”“不错。”裴欧与莫珩瑾少有的意见一致,一只端着咖啡,拿手指的手拇指点开一个微博下面的评论区,“这不,网上那些吃瓜群众都知道是安夏儿小姐了,还提起安夏儿小姐三年前砸伤南宫蔻微的事,甚至 有人猜测安夏儿小姐是想将南宫蔻微关起来虐打出气……” “但也有人猜测这是不是炒作效果,毕竟陆白与安夏儿小姐的婚礼将近,发这些消息是想蹭热度吧。”莫珩瑾笑着说出这种可能。 裴欧眼睛一抬,看向对面办公桌后面那个冷若冰霜的男人,“陆白,说说看嘛,你怎么看待这个消息?” 三个男人谈起这个话题时都一脸淡定。 毕竟以他们的实力,要压下这点事儿也太容易,裴欧和莫珩瑾就当是看热闹一般翻着微博,是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陆白道,“在我要举行婚礼的关头,敢散播消息抢占热搜,找死。” “……” 裴欧与莫珩瑾一愣。 这是这个大总裁关注的点? 生气别人抢了他要结婚的热搜?“我说陆白。”裴欧不理解他的关注点,“安夏儿小姐惹上负面新闻了,这对于即将举行婚礼的她来说不是有利的消息,无论是三年前打伤南宫蔻微的事被人重新提起,还是这回南宫蔻微被人关在浅水湾牵扯 上了她,这都有损她的声誉。”“不过并没有人敢陆白的名字嘛。”莫珩瑾叹了两声,摇头,“陆白是女人们的国民老公,那些女人不想将他扯进绯闻中这不难理解。但连他名字缩写字母都没有提这就奇怪了,女人不提,男人不可能吧?果 然还是怕涉及到了陆白会出事吧?这些人!” “对安夏儿小姐太不公平了。“裴欧也摇头,“陆白,凭什么人是你关的,现在的负面新闻却要安夏儿小姐来背?“ 在陆白森冷的眼神中,裴欧要一报昨天看着他们夫妻吃爱心午餐的仇,继续说道,“你们明明一起举行婚礼,结果现在只有她的名字缩写上了热搜,你陆白却清清白白,不,我替安夏儿感到不公!” “你们知道此刻最令我令人生气的是谁么?”陆白盯着这两个八男人,“不是网上那些整日关注八卦的人,而是你们这两个闲到无聊的人,怎么,关于我婚礼上的军队布署都谈好了?” 呃。 裴欧咳了两声,心虚地道 ,“别这么说嘛,我这不也是关心你和安夏儿小姐,是吧?珩瑾?” “陆白,你准备怎么做?”莫珩瑾问陆白,“陆少夫人看到消息会很生气吧?” “谁让我老婆生气,我就让他早日超生。”陆白将平板递回给秦秘书, “修远,马上起诉网上那些转发量超过五百的微博,把那几个博主送上法庭,联系微博官方将那几个造谣的博博帐号无限期关闭。” “是。” “联系华荣,用安夏儿那个唯丽的官方微博发布一个澄清声明。” “明白了,我马上去联系。”秦秘书记下陆白的指示后,迅速出去了。 没有走公关,陆白亲自下指示处理了这件事。秦秘书出去后,裴欧怀疑地看向莫珩瑾,“虽然觉得这一点风波也就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莫珩瑾,你不是说你那个南宫二小姐已经跟利威廉碰面了么?她没有阻止她家里的管家搞事情?那这次的事跟她有 没有关系?”“不可能。”莫珩瑾放下手机, “她昨晚跟那个利威廉见面时,我在场,他们的对话我也听在耳中。”又对陆白道,“陆白,南宫莞淳劝过那个利威廉,但利威廉那边的动作纯粹是他的自有主张,这件事跟南 宫莞淳没有任何关系。” “哦,这是连他们二小姐的话都不听了。”裴欧一声笑,“更可疑啊,值得怀疑,总之绝对不能让他们将南宫蔻微救走了,指不定南宫蔻微身上有什么秘密,南宫焱烈替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 “你能想到的陆白都考虑过。”莫珩瑾挑起下巴看了下陆白那,“陆白这不是一手将这件事给包揽了?估记不想让陆少夫人操心吧!” 前面办公室桌后面,陆白正在打电话给安夏儿。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 “喂,怎么了陆白?” “你现在在哪?”陆白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我刚到安家,昨天不跟你说了么,我今天去一趟安家。”声音从一个狭碍的空间,到了一个宽旷的地方,似乎安夏儿打着电话刚从车上来,“你放心吧,我跟他们把话说清楚就回去。对了,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