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最后爱你的方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72章 最后爱你的方式

“千金难买我喜欢。”他说,“你和安琪儿,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喜欢过的两个女人。” 他说是唯一,又说是两个,听起来相互矛盾。 但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她和安琪儿确实是交织着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就像是缠绕扭在一起的两条感情线。 他这一直接的回答,又让刚松了口气的安夏儿愣住,半晌她跳过这个话题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我是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我原认为至少应该是在上回陆家迎接我回来的宴会上。” “那你来安家做什么?”他黑眸越过她的头顶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安家,反问她。 他身上亚光黑色的衬衫和他的眸子一样的墨黑。 他若想要结婚,以他的相貌与身价早结了,可能他现在的重心真的没有放在个人的事情上,可能他还没有从安琪儿带给他的伤害中出来,又或者是,事业让他变得像一个不婚族。 “我?”安夏儿说实话,“向叔打电话给我说在我回国后安家一直担心我会报复他们,我养父他担心得生病了,我抽了个空便过来告诉他想多了,我还没闲到将一辈子的心思花在报复安家上面。” 又补充道,“当然,我亲自过来,还是因为夙夜和锦辰的关系,我答应过夙夜会原谅安家。” 慕斯城听着她的话感到有一丝意外,不知是因为听到她说原谅安家,还是说起安夙夜他们兄弟。 但眼底很快沉静了下来,“安家一直惶恐不安,这我清楚,我这一趟过来也是因为这件事。但你在西莱遇到了安夙夜和安锦辰,倒是有些意外。” 他从她的话里得知了她是在西莱碰到了安夙夜他们,“新闻上说,南宫焱烈在西莱被国际刑警抓捕了,是安夙夜他们吧?没想到他们跟你跟到西莱去了。” 安夏儿想说,夙夜他们是因为公事才到西莱。 但转念一想,安锦辰又确实是因为她才去西莱,故没有多作解释。 “对……”安夏儿轻轻点了点头,半垂的睫毛盖着她亮丽的眸子,“他们在西莱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很感谢他们,所以即使安家有对不住我的地方,为了他们,我也要原谅。” “但仅仅只是原谅是么?”慕斯城了解她,“你不会再为安家做什么。”安夏儿长吸了口气,吐出,摇了摇头,“不会,我这一趟过来只是说明我会原谅安家不会仗着如今我身份添金了就开始大肆报复他们。至于帮忙,目前为止我还过不了心里这一关,他们让我向法庭递交声明 ,放过安琪儿……我没有答应。” 她和安琪儿之间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特别是她和安琪儿之间,斗争了太久,发生了太多,安琪儿的手段她领教过,那是招招致命,无论是诬陷她盗取以及泄露了安氏化妆品配方的事,还是将她关在慕斯城的车里想炸死她……甚至教唆达芙妮绑 架她让她失去了一个孩子。 太多了,罄竹难书。 每一件事提出来,都够她安夏儿去恨一辈子,她不去整死安琪儿都算好了。 “……”慕斯城看着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安家确实想救安琪儿出来,为此安夫人找过慕家无数次,听说这一次还曾让我爸妈去参加陆家的宴会时向你求情。” 安夏儿一笑置之,看了面前这辆亮闪闪的黑色阿诗顿马丁,“我记得上回我被安琪儿关在你车里时,也是这一辆?那时好像炸毁了吧……” 如今看到总会让她想起那时候的事。 “不是同一辆。”慕斯城说道,“这是后来买的。” 安夏儿愣了一下,耸了耸肩,头发尤如柔软的丝绸般披在肩上,“原来是这样,我忘了呢……不过你还真是喜欢这个车子的品牌。” “人的喜爱好有时会伴随一辈子。”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安夏儿错觉,视线似乎略有略无地掠过她的脸。 “这倒是,就像我喜欢吃东西,我喜欢美食,还有……”钱。 安夏儿认同他这说法,在他们之间的恨消弥之后,才发现其实他们挺聊得来的,怪不得当年曾经有过一段爱情。 当年他一个豪门贵公子追着名校的女大学生,在外界还成为一时的美谈。 “对了。”安夏儿想起重要的事,“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来会这呢?” 慕斯城似乎对来这的目的并不热衷,也不急着进安家,更宁愿站在这与许久未见的安夏儿聊天,尽管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与安夏儿在这见面。 “差不多与你的原因一样,但有一些不同。”慕斯城说,“听说安雄病了,他想让慕家替他们在你面前求个情,我爸妈没帮他们。” 安夏儿听着他的讲述来意,“所以?你要帮他们……” “比起安家我更愿意站在你这边。”慕斯城说,“比如你若不想原谅他们,我也会觉得理所当然。” “所以你的来意是?”安夏儿问他。 “只是因为安雄是我儿子血缘上的外公。”慕斯城一句话直接了当地点明了他的来意。 ——确实与她差不多。 她没有想过原谅安家,但为了安夙夜和安夙夜也过来了一趟,亲自说出会原谅安家。 “尽管我与我父亲的关系不见得有多好,但我希望能给我儿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慕斯城想了想,说道,“比如,希望他长大以后能更有人情味,会照顾会关怀亲人。” 所以安雄生病了,带他儿子来看看安雄。 安夏儿愣了一下,“你儿子,他难道……” “对,一起过来了,在车里。”慕斯城看了眼风窗玻璃里面,黑色的深眸中露出一个父亲的温和,“睡着了,刚看到你过来了,我想等一下无防,也让他多睡一会。” “……” 安夏儿无法形容出她此刻的惊讶。 无法想象他是以前那个慕斯城,不论他以前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但他现在绝对是一个好父亲。 安夏儿看着面前的这辆车,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最后开心地笑了一声,“我无法想象,你儿子现在在就在这辆车中,我以为……你是一个人过来的。” 是啊,他们现在都是为人父母了,都有自己的孩子了,而慕斯城的孩子此时就在这辆车内离她最近的地方,也许呼吸均匀的睡着,有着一酷似慕斯城的稚嫩的小脸。 和小宸小玺一样,对他们的父亲充满崇拜! 银色的精致打火机盖子一声响,慕斯城又点燃了一根烟,烟雾飘过他的眼前,他用食指和中间夹着烟抽了一口: “我爸妈原本不同意我将他带过来,不愿意让他与安家牵扯上,不过,如果我出声了,他们也无法阻止。” 或许有出息的儿子都固执已见,不会盲目听从父母的话,就像陆白,又或者像慕斯城。 他们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强大的经济能力。 这说不出好还是不好。 但在安夏儿眼中,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商界人士,为家族创造了无法估记的财富! “确实。”安夏儿挑了挑眉,“如今慕氏你是第一把手,慕夫人和慕董事长更多的时候会听取你的意见吧,所以你带你儿子过来就是看望安雄他们也知道无法反对, 不过放心哦,安雄他虽然病了,但应该还不是很严重,我过来时,他坐在大厅中等我。” 起码没到下不了床的地步。 “是么。”他只是两个字回复这个问题,看着她又问起另一件事,“作为一个父亲,我想为我儿子问你一个问题。” 安夏儿有点紧张,看了一眼他车门紧闭的车,却大方点头,“好,什么问题?” 他都搬出他儿子来了。“你能放过安琪儿么?”慕斯城道,在安夏儿缓缓皱起眉时,他又道,“放心,我只是代我儿子问,作为一个儿子想救母亲是理所当然。这在我儿子长大后,如果问起他母亲的事,我也可以说,我为他母亲说 过话,我不想让他怪我完全不救他的母亲。” 他这话很明白,他没有求安夏儿放过安琪儿,他只是想为他儿子做一点事。 好将来能心安理得面对他儿子问他有没有救过他母亲的疑问。 起码,他慕斯城有尽过微薄之力——问过安夏儿。 安夏儿扬起唇微笑,“你的话真绕,不过我听明白了。” “所以你的意思?” “不会哦。”安夏儿道,“这是我和安琪儿的事,如果你儿子长大后问起,你就直接告诉他是我不肯定放过他母亲吧。” 慕斯城点了点头,“好,你也不必为难,我是没想过替她求情,我清楚她做过什么。” 安夏儿摇摇头笑了,“你儿子若是听到你这话会怪你的。” 慕斯城没说话,微微蹙着眉头。 对于安琪儿,他是恨的,恨她当初骗了他而让他错过了安夏儿。 刚谈了一会,旁边通来安家的路上,一辆金色的劳斯莱斯过来了,身后跟着几辆保镖的轿车。 这个阵势,除了陆白没有第二个人。 安夏儿和慕斯城回头看了一眼,安夏儿道,“哦,陆白过来接我了,我要回去了。”“你知道么。”慕斯城看着陆白正开过来的车,说,“我原本是不打算见你,因为之前我与陆白有过约定,我不能再私下与你见面,虽然这是陈年旧事了……但眼下面临着慕家和陆家需要修复家族关系的关系 ,我这次与你一见面,估记陆白又会介意。” “放心吧,他没那么小气,以前估记也就是生气你伤害过我吧?”安夏儿道,挥了挥手,“那我就先走了。” 慕斯城点了点头,看见她一转身时嘴角浮现了甜蜜的微笑,望着陆白车子那一边。 在慕斯城想着以前安夏儿面对他是否这样笑过时,安夏儿像想起了什么,顿住脚步回了个头:“对了,陆家肯定给慕家发过请帖吧,欢迎来参加我和陆白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