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莫大的幸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197章 莫大的幸事

安夏儿这回放心了,还有点不太好意思笑,“要这么说,也是的哈,小宸和小玺以后肯定会成为最棒的继承者……” “啊!这是什么?!”旁边突然传来展倩的惨叫。 安夏儿和叶沙丽一回头。 只见展倩正看着她手上戴着的那个花环,眼睛瞪得比铜铃大。 “叫嚷什么呢?”安夏儿皱皱眉道,“我这正跟叶沙丽谈小宸和小玺的未来呢。” “我手环上怎么个有电子磁石?”展倩吼叫着,突然眼睛一转,迅速跑到一边她拿回来的那束新娘花束面前。 拆开花的包装纸一看。 验证了她的猜测,花束里面也有个电子磁石,只是像没电了,没有反应了。 展倩是军人出身,什么设备都见过,看到这她如果再不明白那束花为什么会远远地朝她飞来,她就愧为一个军人了。 “小夏?”她忍足一口气,抬起脸看着安夏儿,眼睛狠狠地瞪着,“说,是不是你?” “什么……什么是不是我。” 安夏儿眼神左右飘,上下飘,最后心虚地转过身去。展倩唰地冲过来,指了指她那个手环吼道,“这个手环是你亲自给我的,你还说因为我们是好基友,这个手环是你亲自制作所以要亲自送给我!说,是不是你在里面装了磁石,特么的,我说那花怎么那么远 向我飞过来,原来是你丫动了手脚!” “不,不是我……”安夏儿将锅甩给陆白,“是陆白。” “陆白才没有那么无聊!”展倩一抓安夏儿,“一定是你!你知不知现在那花被我接了,展家和裴家之后会怎么催我和跟裴欧结婚了?我不要啊!我不要这么快结婚啊,小夏你这坑爹的……” 安夏儿用两根手指捻开她抓着自己的手,哼了一声,转过身,“得了吧,我这是在为你着想,你跟裴欧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时机到了就结吧。” “我们不是你啊!陆少夫人!”展倩吼叫,一副被好友算计了的悲惨,“结婚这事得让我们自己作主吧?” “看得出来,裴欧还是对你很好的,你还是小心点啊。”安夏儿道,“不比我和陆白,我们是结婚了,你们还未婚,裴欧大把女人追着抢着要的。” “那让别人抢去,能被那些女人抢走的就不是我的!”展倩继续吼叫着。 “你这话还是别让裴欧听着了啊。”安夏儿提醒她,“其实男人有时比女人还敏感的,你这么说,他一定会认为你根本没将他放心上,所以才会觉得他被别的女人抢走了也无所谓。” 作为一个已婚女人,安夏儿觉得自己有必须跟展倩说一下这个问题。 展倩泪目,“那你知不知道因为我抢到了你那花束,被那些名媛骂成狗了……” “管她们说什么,反正我只想抛给你。”安夏儿一转身,不理会身后展倩歇斯底里的吼叫了。 晚宴还有半个小时正式开始,外面已入夜,从这个二十多层的酒店套房内,可以从窗口看到外面极光岛的盛世夜景。 夜幕下的极光岛就像一颗镶在海面上的宝石,灿烂的灯火仿若它发出的光,不久后,世人皆可以看到这个美丽的岛屿。 “真美。”安夏儿走向窗口,看着远处海面的倒映的繁星,“就像天堂一样,岛上的灯光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应,几乎想象得到,到时我们婚礼结束,极光岛对外全面开放时,游客一切会爆满吧!” 窗口的风吹进来,她合上睫毛浓黑的眼睛。 吹着她两额边掉落下的两缕发丝,她身后的裙摆长长地飞动着,温柔如丝,艳美如画! “公主,一定会的。”叶沙丽走过来,和她一起看着外面的夜景,“陆先生安排与公主在这举行婚礼,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这里是举行婚礼的圣地,听说晚上还有极光。” 安夏儿睁开眼睛,毫不奢侈地夸赞自己的丈夫,“陆白他总是给我惊喜与意外,毫不夸张地说,他真的是一个很体贴夸虑得很周到的男人。” “对。”叶沙丽微笑着,“而且对公主极好,我猜公主就是开口让陆家将这座岛送给公主,陆先生也会毫不犹豫答应。” 安夏儿摇头,“不,他给我的东西已经太多了,现在我只想要以后一家人好好地在一起生活,这就是我最想要的了。” 叶沙丽看着她,打从心底为安夏儿高兴,“王妃在天有知,一定会保佑公主的愿望成真。” 安夏儿唇边弯着最美好的弧度,回身走时,看到了放在旁边的一个金象。 金象放在一个礼盒上面。 像刚拆开的礼物。 “嗯?”她走过去看了看,“这是什么,就是刚才你说我父王指明要交到我手上的东西么?” 安夏儿拿起看了看,这是一个由纯金打靠的金象,大小如同一般店铺里摆着的招财猫。 大象,是西莱的国宝,也是一种象征。 西莱很多宫殿,或王家礼会场外面,都有雕塑的大象。 所以在西莱的三年,安夏儿见过由贵金属打造的象多不胜数,这个看着也普通。 “是,公主。”叶沙丽说,“这个金象是陛下准备给公主的嫁妆中的其中一样,但唯独这个,在西莱时陛下交待过我,说要让公主你自己放好这个。” “啊?”安夏儿不太明白了,“嫁妆?那跟其他的放一起不行了,难道父王要给我当成装饰物摆在屋里显眼的地方,要时刻提醒着我不要忘了西莱?” “这个?”叶沙丽想了想,摇头,“那我也不太清楚陛下的意思了,不过陛下还说了,说公主要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再打开这个金象。” “什么?”安夏儿看了看手里的金象,“这还可以打开?” 说着,马上晃了晃手中的金象。 这才发觉重量比较轻。 里面是空心的。 安夏儿找了找,又不见有缝隙,“难道父王放了什么东西在里面?还要迫不得已的时候打开?怎么打开,把这金象溶了么……” 说着,安夏儿突然想起网上的一个段子。说有一个女儿出嫁时父亲给了她一个存钱罐当嫁妆,还叮嘱说将来如果丈夫和婆家对她不好,就将存钱罐砸开,然后真的到了丈夫出轨婆家又对她不好的一天,然后那女孩砸开了父亲送给自己的存钱罐, 发现里面是一把枪和一封信,信上写:孩子,放手干吧,我早已经让人在咱家户口本上将你的健康状况改成了精神病。 “……”安夏儿嘴角抽了抽。 不会吧? 不不不,不可能。 她父亲可是国王,怎会干出这等荒唐事。 叶沙丽见安夏儿发愣,“公主,怎么了?” “没什么?”安夏儿一回头,“展倩!” 展倩还看着那束花在哀叹着什么。 “喂展倩,过来帮我看看啊?”安夏儿举了举手里的金象,“看看哪里有缝可以打开!” “别叫我。”展倩摆了摆手,宛如全身力气被掏空,“你让我静一静,你太坏了,你竟然算计我,我要是被家里催婚催得没处逃了我就逃到你家去……” 安夏儿摇了摇头,不理她了,将金象放下对叶沙丽道,“那算了吧,先帮我放好,既然父王那么说了,我自己放着便是。” “好的,公主。”叶沙丽又将这金象放回礼盒中。 “陆少夫人。”外面传来祈雷的声音,并且敲了敲门。 安夏儿一边坐好,“进来。” 祈雷打开门进来,“陆……” “说了,叫我名字就行了。”安夏儿道,“我们是同学,你没必要跟其他保镖那样叫我。” 祈雷笑了笑,“那私下我还叫你名字吧,现在陆先生是我雇主,我必须对他的妻子心怀尊敬,就算是我同学。” “好了好了,说事吧。”安夏儿就不明白一个称呼而以,干嘛整得那么客气。 “哦,安三少和安四少他们来了。”祈雷说,“他们说要走了,想跟夏儿你见个面……” “什么?夙夜和锦辰来了?”安夏儿猛地站了起来,“在哪呢?” 祈雷愣了一下,“原来夏儿你知道他们会过来啊,他们现在在酒店花园里,说不便进来。” 酒店花园中,月白如银,与花影成照。 安夙夜站了一会,便看到了换上了一袭红色晚礼服的安夏儿在祈雷的陪同下过来了,一身红裙衬着她的白肤,身形美好,尤如从油画中走来,美极了。 命运是个说不明白的东西,有时它令情人变成亲兄妹,有时不是兄妹最后也只能变成兄妹了。 这一生能与爱的人结婚,长相厮守,是莫大的幸事! 安夙夜唇角带起微笑,清眸中浮着过去所有和安夏儿长大的美好时光,“姐姐来了,你过来吧。” 是对身后的安锦辰说。 安锦辰站在一颗树下,树影笼罩着他,他半垂着脸。 “夏儿,在那边。”祈雷对安夏儿说。 安夏儿当然看到了安夙夜,一走过来时她便看到了,不由放慢了脚步,觉得像做梦一样,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他们……真的过来了。 前面安夙夜一身黑色的西装,高挑又帅气,英气逼人。 他双腿微微张开站着,手插着裤袋,带着清俊的微笑看着安夏儿走来。 祈雷对安夏儿说,“我周边去巡逻。” 安夏儿向安夙夜走来,高级发型师为搭配她这身露背礼服,挽起了她的长发。 安夙夜看到她从十米,五米,走近,他声音一点点变化,“姐姐,我们来参加你的婚礼了,这次总算没有错过,希望你不会再怪我们。” 安夏儿咬了咬唇,眼眶没来由地模糊了。 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走上去直接拥抱安夙夜,“……来了就好。” 安夙夜抱着这个一辈子都将成不了他新娘了的姐姐,呼吸颤抖了起来,手不由收紧抱紧了怀里的人。他以为自己会很冷静,会很平静面对,却不想他内心不会比安锦辰平静。

上一篇   第1196章 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