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最后还不一炮泯恩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09章 最后还不一炮泯恩仇?

“没有。”展倩道,“至少我没见过,岂今为止,市面上也没出现过,如果有,估是也是有人最新开发出来的还没有经过认证用于医学临床。” doctor 没说话了,眉头微微蹙着,不知想着什么。 半晌,他道,“我问一些同行试试看吧,看看这种有没有人见过这种化学成份的药物品,展小姐若有什么发现,也请告知我一声。” “行,我也会去查查看。”展倩点头,“那这个消息陈医生你跟陆白那边说了么?” “昨天我只跟陆先生说了南宫蔻微血液里发现了其他东西,等第二次化验确认出来后,再具体跟他报告。” “那你怎么跟陆白说?” “如实报告吧。”doctor 道,“比如她血液里发生的东西有哪些成份,至于她有没有存活的可能性,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轻易下结论。” 展倩点了点头。 回到‘幸福小区’后,裴欧没有过来,他们在一起后裴欧就已经有了她公寓的钥匙,他随时都可以过来。 瘫坐在沙发上,展倩叹了一口长气,“哎。” 拿出手机。 顿了一下,又放了下去,拉不下脸去给他电话。 最后还是‘公事公办’,就南宫蔻微的事回了一个信息过去, 扔下手机后,展倩去打开冰箱准备做饭,“还那么多菜,昨于明明说好今天做一顿大餐,不来算鸟,我自己一个人享受大餐。” 最后,她用冰箱里的食材愤然地做了一大桌晚宴,自己一个人胡吃海塞。 外面灯火初上,入夜,展倩摸着圆圆的肚子躺在阳台的榻榻米上,打了个饱隔,“呼,好饱,有句话说得好啊,有男朋友可以把所有不爱吃的都给他,但没有男朋友,就都是我一个人的啊,哈哈哈!” 她大笑着,有一种独吞了美味的潇洒。 但笑着笑着,心里又空了起来,唇角又降了下去。 “just one last dance,before we say goodbye……”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极共动听的一首欧美经典歌曲,。 展倩扭过头看着手机,听着歌手沙哑缠绵的歌声,突然发现这首她原先是喜欢的歌不太吉利起来。 最后一支舞,不就要分手了么? 靠! 展倩拿起手机,恼怒地接通,“喂!” “你吃炸药了?”电话里传来展夫人的声音,“跟妈这么说话呢?” “妈,什么事?”展倩烦闷地道,“你这不带经常大晚上打电话来啊。” “哦,你平时白天在j*,说没空,晚上又说不要打电话来,敢情我们母女不必联系了是吧?”展夫人道,“你态度端正点,好好听话说话。” 展倩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不知你想说什么么? “你爸又问呢,你和裴欧有没有决定?”展夫人道。 “决定什么?” “还什么?你和裴欧的婚事啊。”展夫人道,“你爸军务已经够忙了,别让他再操心你的婚事行么。” “哼,他不是还有他的亲生女我展媚么,让他亲生女儿嫁不就行了。” “倩倩。”展夫人打断她的话,“不许这么说话,什么他的亲生女儿,虽然上回你和展媚闹出来了点不愉快的事,但好歹是一家人,别再说两家话了。” “得。”展倩一摆手,“妈,我跟你是一家人,也可以和展司令一家人,但我跟展媚,永远不是一家人!” “你这孩子……”展夫人急了急,最后压下这口气,“行,先不说展媚的事,你和裴欧的事,你说吧,到底什么时候?” 展倩哼了哼,“什么我爸急,我看妈你也急着,急着把我嫁出去。”“能不急么?你看你两个在‘帝京’的战友,她们都结婚了,你看陆少夫人和陆白,人家夫妻孩子都三个了,你看另一家的……”展夫人把身边的例子一个个例举,“倩倩,你年龄不是小了,我们能不着急么?我 可跟你说了,等过了三十岁再结婚生子,到时就是高龄产妇了,会有生命危险的。”“喂,没完了是吧?”展倩一摔脚边的一个抱枕,火大地坐了起来,“人家结婚我就要结啊,还有这婚都没结,就开始打算着让我生孩子了?这是我的人生大事好不好?你们操哪颗心啊?我上回已经按你们的 意思和裴欧订婚了,你们想把我们当你们的傀儡是不是?操纵我们的人生?” “怎么说话呢?”展夫人道,“妈这是关心你,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关心你的婚事关心谁的?让你和裴欧一直玩下去?” 展倩眼睛一瞪,“什么?玩……” “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啊,男人年龄大点无所谓,女人过了三年,很容易被看成剩女。”展夫人苦口婆心地劝。 展倩忍了忍,“你是不是也觉得,女人年龄大了就该早点嫁出去,就没有价值了?不要说是,我没有这样思想陈旧的妈!” “倩倩你在妈眼底,当然是最好的。”展夫人道,“但难挡世俗的眼光啊。” “我管别人怎么去说。”展倩狠狠地道,“我的事我作主,别人怎么看关我屁事!” “斯文点。”注意教养的展夫人喝道,“怎么说话呢。” 展倩侧开眼睛。 最后展夫人道,“妈不是催你,我就是想看到你有一个归属,一个男人若真心爱一个女人,不可能会不娶她,你明白妈的意思么?” 展倩想到裴欧,心情再次低落了下去。 他说他们永远不必结婚了。 “我们跟裴家也联系过了。”展夫人说,“裴家那边说也在做裴欧的思想工作,但听说他经常不接家里电话,你跟他在一起,好好谈谈将来的事吧,两个人总不能一直那样下去,他若真心爱你,总得娶你。” 展倩久久没有说话,最后,是展夫人主动挂了电话。 “哎!” 她再次躺倒下去,望着阳台外面明朗的天空。 漫天星海, s城的夜色总是这样璀璨,就仿若这座繁华的都市。 展倩用遥控开客厅里的电视,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下面是《知星》报社对陆少夫人的采访,陆少夫人这一次回国后,是首次接受媒体的专访。她在和陆白的婚礼前,接受《知星》的独家访问,是原因什么呢,那我们来关注一下……” 安夏儿那天在《知星》做的专访,在电视台排到了播放档期。听着安夏儿和采访她的《知星》主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展倩缓缓地垂下了眼睛,有时,她真的很羡慕安夏儿,因为在安夏儿还什么都没准备好的时候,芳年19岁时,就有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娶 了她,她再也不用考虑终生大事…… 但是那么好的机遇和缘份,是可遇不可求,又有几个女人有那样的运气。 展倩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特地又看了一下手机。 一个未接电话和信息都没。 展倩心里微凉,感受到了冷暴力,像被冷落了。 最后火冒三丈地翻坐起来,“靠,不联系就不联系了,你没我行,我没你也行!” 骂了个字,跑去洗手间洗漱了。 小叶打电话来,“总监,你今天过来么,要过来吃早餐么,我替你先准备。” “好的,麻烦了。”展倩打算利用假期,好好地工作一番,用这阵子安夏儿与陆白新闻热度好好赚一笔大钱,“我马上过去,准备早餐和咖啡。” “好的,总监。” 挂了电话后,展倩正拿上包包出门,又一个电话进来,是s城军医大学附属医院打来的。 “喂?”她一边穿鞋子,皱眉,“张主任,有事么?” 她华南j*呆了三年,平时也与s城的一些军医院有联系,会有交流,展倩就经常过去的那一个。“展小姐,请问你今天有空么?”电话里骨外科主治医生张主任声音很急,“这边来了几个华南j*的同志,训练时受了重伤,要马上进行手术,医院里几个医生都到国外开交流座谈会去了,人手不够,你过来 帮下忙么……” “啊?”展倩一想,人命关天,顾不得是不是在休假,“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下电话,展倩又给小叶打电话,“小叶,我临事有急先不去报社了,早餐不用帮我准备了。” 再次挂了电话,开车直奔军医院而去。 *** 裴欧上午来到‘幸福小区’地,车在小区外面停了很久,犹豫了很久,手机在手机不知握了多久,最终也没有给展倩打过去。 这次两个警卫员跟过来了,警卫员的车跟在裴欧后面,看着前面裴欧的车不动,两个警卫员在车内讨论起来: “少爷……哦不,*怎么回事?他到底还进不进去了?” “看这样子,八层又是跟展小姐吵了一架,在闹别扭呢!” “什么吵不吵的,最后还不一炮泯恩仇,何必呢……喂,打我干嘛!” “你这话别让*听到了,人家两个吵吵闹闹那叫情侣间的趣味,别废,将军说让我们跟着*就行了。” 前面车内,裴欧沉默了一会,最终一踩油门直接进了小区。 来到展倩公寓门前,连门都没敲,裴欧直接拿出钥匙开门。 一推门,他便道,“本少宽容大方,只要你肯认错的话,我们可以再……”看着空空的大厅,他声音停顿住,走进去,每一个房间看了一遍,洗手间和阳台找了一遍,靠,没人。 “既然不在。”他一边疑惑,一边又觉得肚子有点饿,早上接了一个早上边境军报告的电话,他还没吃早餐呢,结果不知不觉就开车来到了‘幸福小区’。 他打开冰霜一看,只剩下几道冰冷的剩菜,伴着冰箱的白色冷气冒出来。 裴欧突然想到他昨天让展倩做大餐给他吃,结果一忙又忘了。 手紧紧握了一会冰箱门把手。 砰!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