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无法抗拒,心理拷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0章 无法抗拒,心理拷问!

裴欧整个人往沙发里一陷,叹了口气,脑子里飘着那天展倩的话。他手缓缓从身上拿出一个戒指盒子,定定地看着那只盒子,从极乐岛回来后,他让半月湖小居的管事帮他去订了一枚戒指,这是他下定的最大的决定,也许他自己都没想清楚,他只知道不想让展倩失望…… 她如果希望他娶她的话,他必须要娶。 虽然昨天那么生气,但最终,这枚戒指还是让人去拿了回来。 男人不会随便送戒指给女人,这是他裴欧第一次订的戒指,但是并没有从展倩那里得到他想要的回应。 越想裴欧心情越糟糕,一想到展倩连个电话给没打给他,脸色更冷了。 火气蹭地就从胸腔冒了出来,他猛地坐了起来,打展倩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一直响,没有接。 最后里面传来了甜美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靠!” 裴欧将手机摔在了一边。 他给她打过去,她居然敢不接? “反了天了!”裴欧直接一个电话打到《知星》的总监办公室,“喂,展倩那女人是不是在那,让她接电话!” 接电话的是小叶,听到声音认出了是裴欧,“是裴少吗?展总监今天没有过来呀。” “什么,她不在?”裴欧没想到了,“现在她休假,她不在你们那个什么报社还会去找陆少夫人么,说,她是不是故意见躺着不接我电话?” “裴少,总监真不在,早上她本来说要过来的,但又突然说不过来了……”小叶话还没说话,裴欧便挂断了,又打了一下展倩的另一个号码,结果全都打不通。 跟他吵一架,回j*了? 裴欧又一通电话打过去华南军中,结果那边也说展倩没回去。 大半个小时的电话打下来,展倩毫无音迅。 裴欧头垂了下去,双手紧握着,咬着牙,“敢跟我玩失踪!” “砰砰砰!”外面的门猛地敲了起来,传来警卫的声音,“**,咱派去找那个利威廉的人手打电话过来了。” 裴欧忙几个大步过去,打开门,“电话里说什么?” 裴欧是说过会帮忙找追找那个利威廉的,找利威廉的同时,他也派了一些人守在陆白的各个住处外面守着,因为有些逃亡的人若是逃不掉,会鱼死网破跑回去杀了仇人。 两个守在门外的警卫正一脸情急,警卫员a举着电话,“说是在白夜行宫那边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拿下后,发现是利威廉的人,可能是南宫家族的保镖。” 裴欧眼神瞬间暗了下去,“难道他们没外逃,还想倒回来刺杀陆白?” 裴欧压根没想到那个利威廉会回来,只是以防万一,派了人在陆白的地方,当然,秦修桀也有在陆白每个住处都让人暗中提防着。 警卫员b说,“刚才秦特助他们已经过去了,但那边只有抓到一人,利威廉并不在。” “先过去看看。”裴欧顾不上与展倩生气的事了,拿起外套一边穿上一边往外走去,“秦修桀为了从对方口中得知利威廉的下落,一下会严刑逼供,在他把人逼死之前赶紧过去……” “是。” 两个警卫员跟着裴欧一路小跑进了电梯。 白夜行宫,是陆白用来一些技术资源的地方,像[memory]以前就藏在陆白这座隐秘的行宫中,所以尽管陆白平时不住这边,但这边一向都是守卫森严。 裴欧赶过来的时候,那个被抓住的意大利保镖已经关在一个房间里,被暴打了一顿,眼肿脸青的,黑黑的半边脸颊上血看着流下来。 四个男侍者和两个女佣面容冰冷地站在一边,他们的身份在这座白夜行宫所有的保镖之上,要暴打一个阶下囚是轻而举的事。 其中两个男侍卷起了衣袖,紧握的拳上带着指虎,上面滴着血。 裴欧坐在旁边,摇了摇头叹,果然,在他赶过来之前已经暴打了一顿,“那什么,秦特助,我认为既然能为南宫焱烈做事,严刑逼供,可能没有多大效果,还是智取。” 秦修桀在那名意大利保镖面前,左右走了几步,“敢闯到这个地方来,该说你们胆大包天呢,还是别有目的。” “喝……” 大块头的黑人保镖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头重重地低垂,他脸上的血一滴滴落在地面上。 “保持沉默是么。”秦修桀站在他面前时,脚步突然一停,“就算你缄口不谈,我也依然有办法从你口中得到一些信息,但你们还敢潜进白夜行宫,不暴打人一顿,难消我心头之气。” 秦修桀说完一回头,对白夜行宫的四个男侍道,“准备一下,我来问他。” 四个男侍马上走上去,将椅上的保镖往后扣过去,两个人抓着他的肩膀,抓起他的头发迫使他仰起脸正视着前面的秦修桀,这个黑人保镖立即咬着带血的牙用英语说: “我什么也不用说,做梦吧你们!” 另两个男侍走过来,面无表情地抽出两把匕首,猛地往他手心上一插,将他的手固定在座椅两边扶手上。 “啊!!” 惨叫声大起。 身后,裴欧搭起腿,一边品着杯酒开始欣赏秦修桀的特殊拷问。 一时兴致起来,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陆白,“陆白在开会?哦,白夜行宫这边抓到了一个人,我说想邀他过来一起观赏一下……” 陆白的电话是秦秘书接着,“裴少,陆总对过程没兴趣,他只要结果,那边交给修桀吧,他有办法问出来。” 挂电话后,裴欧好心情地看着前面的一幕,秦修桀是专业的拷问精英,落到他手上的人,没有问不出来的东西,除非对方自己是真的不知道。 而他拷问的方式也特殊。 两个女佣搬了把椅子放在那个意大利黑人保镖面前,秦修桀坐了下来,伸出手,将三手指以把脉的方式不重不轻地搭在黑人保镖其中一只手腕上。 黑人保镖带血的脸上依然扭曲着,被匕首刺穿的手掌痛得他面目挣扎,他咬着牙,“我什么也不会说,去你们他妈的,杀我了吧……” 秦修桀等他叫得声气弱了下来后,轻轻一声笑道,“知道么,人说谎时心跳频率是会较平时不一样的,脸上的表情可以伪装,但心跳伪装不了,即使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也会露出破绽。” 黑人保镖大口大口地呼着气,他突然攒足一气吼道,“f**!” 一名男侍一拳殴打在他腹中。 “呃……” 黑人保镖痛得立即熄了声,唇色发紫。 秦修桀继续说,“所以严格上来说,只要能清楚地洞悉人类心跳的规则,以把脉的方式探着他的脉博跳动,基本上是可以得知他的心理变化。” 男人保镖眼球子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因为他听说了,陆白这边什么人才都有,而这个秦修桀既然是陆白的一把手,肯定有过人之处或常人不具备的本领。“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这一招。”秦修桀一边说着,三根手指一边开始探知着他正常脉博的跳动频率,“我是受过特殊的训练,有专业的技巧,人的脉博跳动有轻微的改变,我能感查觉出来,而脉博跳 动与心跳一致,你脉博的跳动,可以将你心里的一切都告诉我。” “不可能……”黑人保镖的声音明显地透露着慌乱了,“我什么也不可能告诉你。”“这由不得你。”秦修桀说着,确定下他的正常脉博跳动频率后,抬起眼睛看着这个已经被打到虚弱的黑人,“从现在开始,我会问你各种问题,最后向你确定是或不是,而在你听到正确答案时,你的心跳会 告诉我。” 徒是这个保镖训练有素,也被秦修桀冷酷的眼神给震慑到了,他动了动身体想挣扎,“f***!杀了我……” “按住了他。”秦修桀对两个抓着他肩头的男侍道。 两个男侍马上手指用劲,大到可以拧断人关节的力度。 而另两个男侍则站在两边,拿着枪对着这个黑人保镖的脑袋,准备这个人若是反抗随时将他制伏。 能被陆白交代守在白夜行宫这一边的,都不是一般人,负责看守白夜行宫的这四个男侍都是格斗中的顶级高手…… 秦修桀看着这个黑人的眼睛,“第一个问题,这次来白夜行宫,是你一个人,或不是?” 黑人保镖咬紧唇,眼睛瞪得血大血大的,“我说过,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ok,你一个人是吧。”秦修桀从他的脉博中得知了答案,在这个黑人保镖一慌的脸色中,秦修桀继续问道,“是利威廉让你返回来的,是,还是不是?” 黑人保镖看着秦修桀似可看穿人心的可怕眼睛,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想控制自己的心跳。 “是他让你返回来的。”秦修桀再次得知了答案,继续往下问,“你能不能主动联系上利威廉,可以,还是不可以?” 黑人保镖的呼吸微微颤动起来。 “你联系不到他。”秦修桀看着他的眼睛道,“那也就是说,你只是接收了他的指令,返回来,你返回来或许是有什么任务。” 看着黑人从慌乱的眼色到坚定下来的眼神,秦修桀笑说道,“不用想着冷静,面部表情和肢体微表情可以控制,但心跳是人类情绪的最直接反应,你控制不了它。” 秦修桀说到这,继续往下问道,“好了,我们继续来提问,下一个问题,利威廉现在哪?还在z国境内,还是已经离开了z国?” 黑人保镖咬着牙关。 “离开了?”秦修桀感受着他轻微的脉博变化,眼睛眯了眯,“这么说来,他早就准备好了逃亡路线。” 后面,拿着酒杯的裴欧也眉头一皱。 离开了?那个利威廉既然能这么快离开z国?用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