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军少真的火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1章 军少真的火了!

秦修桀继续问道,“现在我们来问一个重点问题。” 他特地点指明是重点,刺激这个黑人架起心理防御,但人越是想藏什么的时候,越是藏不住。 秦修桀看着他的眉毛,嘴唇,外加耳朵,各个会富含微表情的地方,一边谨慎地感知着他的脉博: “南宫蔻微,死了,还是活着?” 这个黑人拼命想隐藏自己的内心,平定情绪波动,从而控制住心跳。 但是,显然再怎么受过拷问训练的人保镖,也敌不住秦修桀这个专业的心理拷问高手。 “你不知道这个答案?”秦修桀拧了拧眉,“但跟在利威廉身边的人,应该都参与了他的计划,利威廉带走南宫蔻微时,他身边的人一定知道南宫蔻微活着还是死了,除非,他特地没让你参与他的计划。”裴欧在后面说,“不无这种可能,这个人可能是利威廉安插在z国注意这边动静的人,而参与了救南宫蔻微计划的人,只有利威廉以及死了的那几个保镖,如今利威廉想必是一个人带着南宫蔻微的尸体离开 了,哦,也有可能南宫蔻微还活着。” 秦修桀听着裴欧的猜测,眸子又一下转了回头,凌厉地看着向面前这个黑人。 黑人紧抿着唇,拼命想死守秘密的模样。 “那继续我们下一个问题。”秦修桀说道,“你回来做什么?是来杀陆总?还是杀我们少夫人?还是……想潜入这座白夜行宫偷取什么机密。” 但是对于这几个可能性,黑人保镖的脉博都没有肯定。 秦修桀的心理拷问技术,无法让对方说出正确答案,必须要自己说出各种可能性,以让对方的心跳产生生回应,确定哪个可能性是正确的。 秦修桀继续往下,猜没着这个人返回来的各种目的: “那你回来,是找什么人。” 黑人的脉博有一点反应。 他返回来是找人。 “找什么人?我们这边的,还是你们那边的,或者是第三方的人?”秦修桀问,结果在说到‘你们那边’时,这名黑人保镖的脉博再次出现了微小的波动。秦修桀顺藤摸瓜,“利威廉让你返回来,是找人,并且找你们那边的人。但是除了南宫蔻微以外,只有以前你们派出潜入浅水湾的人到过我们这一这,南宫蔻微已经不在我们这一边了,所以你是为了找你们 以前派出来的人,你们以为我们将那些人关起来了,或者要确定那些人有没有被我们杀了。” 黑人脸色一点点垮下来,慢慢失去了挣扎了,脸上是心若死灰。 这个会心理拷问的人太厉害,他真的能只用把脉这一招,洞悉他的内心。 秦修桀得知这一点后,往下深挖答案,“利威廉让你找他们做什么,是想把他们救回去?或者,指派新的任务给他们?或者,杀了他们灭口?” 空气安安静静。 秦修桀看着这个黑人,而黑人是一脸已经放弃的表情,眼睛里已经没了任何色彩,包括狠戾,暴躁,剩下的是死一般的安静。 秦修桀突然站了起来,“我的问题为止,接下来,搬一台‘镜像’记忆仪过来,看看他还知道什么。另外,拿东西塞住他的口,以免他咬舌……” 秦修桀话没说过,这个黑人保镖一听到‘镜像’记忆仪,突然睁大了眼睛,像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张大口一口往自己的舌咬下来。 “呃……” 发出痛苦的声音。 暗红的血从他的唇上流下来,惊心骇目。 裴欧三步并成两步过来,“他妈这是想死?赶紧制止他,叫医生!他肯定还知道一些其他的……” “放开!放开!”四个男侍拼命捏住黑人保镖的下颌。 秦修桀打电话给doctor 那边,“陈医生,这边有一个需要拷问的人咬舌了,马上送过去,需要保住他的命再从他大脑中挖出其他情况。” “好。”doctor 听到情况马上说道,“人咬舌后不会马上死,首先控制出血量,把一块软布垫在他舌尖上…… —————— 裴欧在‘康安高级私人医院’时,一时感到非常不解,他们干嘛要去救一个南宫焱烈那边的保镖,一个杂碎,应该让死了算! 不过想来想去,他还是以‘因为他们要留着这个活口挖出利威廉那边的消息’为由,说服了自己,继续和秦修桀一起耗下去。 只是想到他的假期,可能就要花在为陆白追查那个利威廉上面了,他就感到有点不值。 陆白天天和安夏儿小姐恩恩爱爱,陪着孩子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天天在世界级的公司和温馨的家庭里,而他裴欧却要天天帮着找人。 “哎。”裴*再次叹了口气,自语道,“谁让本少为了个女人,买了陆白一个人情,该!” 最后一个‘该’字说出口,满满的丧气感!前面,秦修桀也正在打电话跟陆白报告这件事,“陆总,那个保镖应该是利威廉之前安排在z国注意这个国家动静的人,利威廉去医院带走南宫蔻微的消息他并不知情,我拷问过了,他不知南宫蔻微的死活 ,只是利威廉让他留下来,目的应该是潜入我们这边找出以前他们派出的人,杀人灭口,怕那些人活着还会不会交待出南宫焱烈的其他事吧。我用最速的心理拷问办法,目前问出了这些问题,其他的,就要用‘镜像’记忆仪查看了。可能那个保镖听说过南宫二小姐以前曾经被‘镜像’记仪探出过记忆吧,这个保镖听到当场咬舌了,目前正在陈医生这 里。” “是……陆总放心,无论利威廉是不是逃出了这个国家,我一定会尽全力挖出消息。” 秦修桀挂了电话后,回头走向裴欧。 裴欧正一副慵懒之态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候等区中。 “裴少,这一边有陈医生,你可以回去休息。”秦修桀道,“感谢你派了人在白夜行宫,和我们一起抓住了这个人。” “这不算什么事,你们人手那么多,没有我的人也会抓到。”裴欧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看了看手术室那边,“我只是想尽我的一份力,毕竟陆白也帮过我。” “陆总会知道裴少你的心意。”秦修桀说。 “好了,我刚好还有点事,那就先走了。”裴欧道,“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电话。” “好的。” 裴欧从‘康安高级私人’医院出来后,两个警卫员正候在车外等他。 见裴欧出来,二人马上迎上来: “*,怎样?那个黑人保住命了吗?” “我也想问。” 裴欧表情淡淡,“这个陈医生既然能被陆白聘为私人医生,还开了一家私人医生让他经营,肯定有过人之处,保住命应该不成问题。” 警卫员a看了看这个新开才两年的私人医院,“怎么?这座医院是陆白开的?不是一个权威的妇科医生开的么?” 裴欧嗤了一声,“陆白会聘请一个妇科医生么?你们脑子被狗吃了?” “可外面……”“外面怎么传你们就怎么认为?”裴欧骂,“这个doctor 本来是准备隐退了,最后干几年简单的妇科,他在国外是很有名的全科医生。”裴欧告诉他们道,“安夏儿小姐怀孕时请到他,所以陆白自然知 道了他的来历,之后陆白出资开了这座私人医生,聘请陈医生当院长,对外这座医生是陈医生开的,其实就是陆白的私人医院。” 警卫员b惊讶,“牛啊,不愧是世界级的富豪,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医院。” 裴欧按动车钥匙,打开车门,“别说了,走吧。” 警卫员们赶紧问,“*,去哪?回裴家,还是展小姐那……” 裴欧拉开车门的手停了一下,随即什么也没用,上车甩上了车门。 两个警卫员赶紧上车,开车跟上去。 但对于裴欧来说,回裴家就要面对裴将军和裴夫人的催婚,去展倩那就要面对他们两个吵架的问题,而去‘半月湖’那边,他就要面对空虚寂寞冷。 思前想后,裴欧觉得还是选择去展倩那里。 不想上午展倩不在她公寓里,裴欧下午过来,展倩还是不在。 奔波大半日,早餐和午餐没吃,裴欧躺在沙发上越发没劲。 “少爷。”警卫员a看着他,“你先外边吃点饭吧?” 裴欧闭着眼睛,警告道,“我说了脸们不准叫我少爷。” 饿到他声音虚弱,连发火都无从发起。 俩警卫员很不明白,明明裴家的人都这么叫啊,凭什么他们就得改口叫*嘛! 不过警卫员不会傻到跟他们*抬杠,二人低听地点头,“是,*。” 裴欧用一只手背盖着眼睛,想起上午过来看了下展倩的冰霜,另一只手指了指冰箱那边,“那里应该还有点吃的,你们帮我去热一下,我就这里吃了。” 两个警卫员又看了一眼对方,眼睛瞪得极大—— 他们没听错吧? 他们少爷要吃剩菜? “还杵着这做什么?”裴欧很恼火,“还不快去。” “是是是。” 两个警卫员赶紧跑去帮他热饭菜了。 中途,警卫员b又跑回来,好声劝了一声,“*,你还是跟展小姐道个歉吧,这样下去还不是你自个难受,女人嘛,多让着点……” 裴欧蹭地坐了起来,一脸怒容,“你懂个屁,滚!” “是。” 警卫员去冰箱端出两盘菜跑去厨房了。 裴欧火大地走到展倩置物定找出一瓶酒,倒出一瓶酒,一饮而尽,还他去道,又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他去道歉? 拿出手机继续打了一个展倩的电话。 还是打不通。 “靠!” 裴欧这回是真的火了。 她电话还想关一整天? 人也没个影? 两个警卫员帮裴欧热好饭菜端出来时,便见裴欧气得脸红脖子粗地坐在那,二人一愣,便知他们少爷心情更糟糕了,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菜放在他面前的菜几上。 “少……将。”警卫员a说。“我们把菜热好了,你快吃吧?”警卫员b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