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给你过生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3章 给你过生日

电话对面,裴欧刚到‘半月湖小居’,电话一响他就接了,“对,我过去了,昨天你做的菜……不错。”一边说着,给旁边两个警卫员打了一个眼色。 看吧? 这不就主动给他打过来了? 两个警卫员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难道展小姐真是躲起来了,就等着少爷去找她?给他们猜中了。 “你为什么把我冰箱的菜吃了?”电话里展倩火大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中午都……” “知道。”裴欧截过她的话,“一个中午都在等着我过去找你是不是?不是我说你,你有这个意思你应该早点说出来,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有道歉的意思,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什么?道歉?”电话里一头懵的展倩不知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不跟你说其他的,我现在一个中午没吃饭,那菜是我昨天做的……” “我知道,我不嫌弃。”裴欧心情大好,又两三句话堵了回去,“我知道你是按我的口味做的,所以我今天过去不是负起责任,全部吃完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什么?我满足?我——” “好了,你一天不接我电话的事躲着我就算了,也别说我没主动啊。”裴欧将脱下的外套一边交给张妈,一边给管家打了一个倒酒的手势,“明天我请你吃饭。” “还吃饭……”电话那边展倩怄到气虚,“好,这件事就先不说了,什么我躲着你,我在s城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做了一个上午的手术,连午饭都没吃,我特么还有空躲你?” “……” 裴欧看了手机,没躲他? 在医院做手术? 裴欧马上想到那个经常致电到华南j*,让展倩过去帮忙的军医院张主任,啧了一声,“又是那个张敬平是吧,没事吃撑了,我就不该同意搞什么j*医院友好交流,行了,你下回别去了……” 展倩一听他还怪医院那边,气到脑仁疼,“谁跟说医院那边的事了,我只是告诉你我在军医院这边帮忙做手术,中途没带手机,我没躲你。” “行,没躲就好。”裴欧往沙发里一坐,两条大长腿惬意地伸直,“那明天中午去‘龙月阁’吧,你平时不老说那里的厨师好?既然你有和好的意思,我也得表示一下。” “什么表示不表示,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昨天不来枉我做了一大桌菜,却今天跑过来把我预留的午饭吃完了我都没跟你计较……” 啧啧。 裴欧摇摇头,还在生气呢,气他昨天没过去吃饭呢! 女人就是种心口不一的生物,嘴里说着气话,心里却想见到他。 想到这,裴欧嘴角扬得更高,“对了,明天我会买你最爱吃的‘大白兔’蛋糕为你庆祝,这一次的事,就当是我们没吵过吧。” 气到不能镇定的展倩一听,“还庆祝?裴欧你又想整出什么?现在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够烦了——” “明天不是你生日?” “……”电话里静了一下,随时便伴随着展倩更高频率的吼声,“裴欧,没完了是吧,这么喜欢耍我么?我生日明明是两个月后,你特么连我生日都忘了!!” “我说的是新历。”裴欧听着她乍乍呼呼的声音,挖挖耳朵道,“我说你嚷什么,谁忘你生日了,从现在起,一年给你过两个生日,新历和旧历,世界上有我这么好的男人么?好了,明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裴欧看着手里那个戒指,神秘地笑着挂了电话。 张妈接的是李嫂的班,以前在这‘半月湖小居’工作的是李嫂,李嫂辞工回老家后,张妈才过来的,但对于裴欧和展倩从认识到订婚的事,她已经充分地从管事那里听说了。 眼睛见裴欧一脸笑容,便知有了好消息,端着一杯沏好的茶过来,“少爷,展小姐是不是不生你气了?少爷你也不生气了是吧。” 裴欧接过茶杯,不屑道,“我生什么气,我会跟一个女人计较么?我是那种人么?” 旁边两个警卫员无语。 少爷你之前一直在生气好么。 “这就对了嘛。”张妈高兴地道,“少爷你和展小姐都是订了婚的人了,有什么坎过不过去了呢,为一点小坏破坏感情就划不来了。” “嗯。”裴欧点点头,喝茶,又问,“今天我家没有打电话来?” “打了,夫人打的。”张妈说道,“我们照少爷的话,跟夫人说了,说让夫人他们不用操心,婚事少爷你和展小姐会有主张的。” “对。”裴欧大力赞同,“有一点展倩说得对,我们按照家里的意思订婚了,结婚的事就得尊重我们自己的意愿了,该不该结婚,什么时候结婚,都是我和展倩的事情了,我不希望家里再出手干涉这件事。” “诶,好咧,希望早点听到少爷和展小姐的好消息。”张妈连连点头。 裴欧打开戒指的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他让管事去订的戒指。 *** 展倩滑坐在地上,定定地看了手机好久。 给她过生日,新历生日? 虽然饿着肚子,心情不见得有所好转,但听到裴欧的话,总觉得她本来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一点点瘪了下去,最后不知从哪生气了。 “还一年给我过两次生日,不惹我生气两回就不错了。”最后她站了起来,找了两袋泡面去煮了吃了。 但吃着热腾腾的泡面,想到裴欧的话,她嘴角竟也一点点泛了起来。 微妙地有点高兴……晚上展倩打了一个电话给doctor ,“陈医生,今天我在s城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做了几个手术,之后跟几个资深专家问了一下那个元素结构的化学物质,没有人知道,我相信,到目前为止,国内应该还 没有出现过那种元素结构的物质,我们得问问国外的专家看看。” “这个再说吧。”doctor 道,“我今天也没空问一些朋友,秦特助他们送来一个黑人,说是利威廉那边的人,经过一番拷问过咬断好舌头……” “什么?抓到了利威廉他们的人?”展倩一下来神了,“什么时候的事?”“就今天下午,秦特助和裴少送来的。”doctor 道,“看样子,秦特助他们是还想从这个黑人脑中获取什么信息,让我一定要保住这个人的命,之后用‘镜像’记忆仪,展小姐你明天若有空也可以过来看 看……” “哦。”展倩想了想,“我明天看看吧。” 挂了电话后,展倩看了看手机,下午跟裴欧打是话时,裴欧完全没提这事啊。 她翻了一下手机,发现有几个裴欧打来的未接电话。 估记是她白天在军医院做手术时裴欧打过来的,想到裴欧的话,她又想笑,他竟说她是在躲着他?她也有忙的时候好吧! 展倩躺在床上犹豫了一会,给裴欧打过去,想问他为什么突然想给她过生日——这不合时宜的生日,一看就是心血来潮。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占线。 展倩过了十分钟再打过去,电话里依然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 展倩直接挂了电话。 打他另一个私人手机,结果也正在通话中。 两个手机一起通话中? 最后展倩火大地蒙着被子睡了,她知道她和裴欧属于军人,很多时候手机都必须关机,像确保任务的隐秘性。 但是这种联系不到未婚夫的感觉,还是让女人很不安,因为女人总是会比较敏感想到更多—— 比如,男人电话老占线或是关机,他是因为公事……还是有狐狸精在旁边? 当晚,半月湖小居。 夜色深暗。 裴欧结束了一个长达三个小时的军部电话会议后,才看到展倩打了几个电话过来,他手指准备打回去去,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凌晨一点…… 没打了,这个时间打过去无非就是将人从梦中唤醒。 管事端来一杯咖啡过来,“少爷,需要咖啡吗?” 裴欧有时有事,总是会忙一个通宵,比如远程指挥一些跨国演习,或者作战略分析,所以管事知道裴欧要忙至深夜时,总是会送上杯咖啡。 “会已经开完了。”裴欧道,“拿走吧,不必了。” “是。” 管事又退了下去。 出去时,临时回了个头,“听说少爷明天要跟展小姐去吃饭,张妈已经把你的衣服都熨好了,放在你的卧室里。” “好。”裴欧揉着眉头。 管事出去后,两个警卫员走过来: “*,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电话会议,作为裴欧的心腹,两个警卫员是旁边听着的。 裴欧没说话,看了眼另一部正在通话的手机,电话的另一端是华南j*的罗中校,“罗中校,你怎么看?中央那边是什么意思?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刚才裴欧跟中央军部的电话,是开着免提的,罗中校也通过裴欧的电话听到了。 这几年,罗中校一直当着裴欧的参谋角色,都是他们这边非常信得过的人。 “*,这件事两种可能性兼有。”罗中校说道,“也有可能是中央想再试探一下裴家,但也有可能,是中央那边确实没有比*你更出合适的人,所以想让*你代表z国过去。” 又道,“毕竟*在西莱国的功绩,军部有目共睹,现在很多国家都知道*的大名,毕竟你可是带着兵帮忙平息了一个国家的政乱,z国想跟南非交好,必然要派出比较有代表性的将领过去救援。” 裴欧一时没有说话,映着书房的橙发灯光,他眉目坚毅而英气。 “我爸他的看法?”裴欧十指交叉于眼睛下方。 “裴将军不赞成你去。”罗中校道,“那个地区常年在打战,太危险,将军的意思是我们这边随便派个人应付一下中央……”“算了,明天上午我回去跟他谈谈。”裴欧最后说道,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