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敢碰他的女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6章 敢碰他的女人!

展倩看着裴欧扔在地上的花和蛋糕,手抚着发痛的脑袋叹了一气,“果然闹大了,该死的莫珩瑾,害人不浅,下回让我遇于他……” 大堂经理看着这散的散,走的走,完全反应不过来反生了什么。 半天,他才缓缓地看向似乎出轨的展倩,蠕动了两下唇问,“那个,展小姐,这菜还上不上?” “上什么?我一个人吃啊?”展倩挥了挥手,“不劳烦你们了,我也要走了,今天这饭没人吃了。” “诶。” 穿着唐装的经理点了点头,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会展倩后,叹着气下去了。 敢出裴欧的轨,真是第一人哪! 展倩默默地捡起地上的花,以及那盒蛋糕,刚才裴欧直接扔地上,也不知道有没有震烂,还是她最喜欢的‘大白兔’呢,一天只限量卖,她还从未买到过。 她试着打电话给裴欧,但裴欧一直没接,再后她接着打,便又挂断了。 “真生气了?”她看了看手机,“该不会真相信我跟莫珩瑾会有点什么吧?” …… 第一个追出餐厅的莫珩瑾,他一把抓住在外面拦计程车的南宫莞淳,“跑这么快做什么,先等下等下。”南宫莞淳甩开他的手,拂出一根细长的食指指着莫珩瑾的脸,“以后麻烦你不要再来找我,骗子!”她虽然会z国的语言,但这一刻,真是气得没话了,除了‘骗子’她一时想不到更有力的词语骂眼睛这个男人 莫珩瑾没有马上解释,只是摇头笑笑。“有什么好笑?”南宫莞淳怒道,“口是心非的男人我见多了,像莫总你这种表面一本正经,背后敢跟朋友的女人搞在在一块的男人我倒是鲜少见过。我劝你还是快点跑吧,等下那个裴欧出来,我想他一定会 揍你一顿,不会让你好看!” 莫珩瑾看了眼身后,“没事,他也需要刺激,一个女人若是让男人认为已经被他吃定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男人不会珍惜不会永远失去的。”“哦,你是在说你么?”南宫莞淳愤怒极了,“难不成我看上已经爱上你了,已经被你吃定了,我告诉你莫珩瑾,我跟你只上过一次,那也是你趁之危,从现开始你跟你一刀两断,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 人这种生物很奇怪。 当一个天天来缠着你天天说着追你的人,突然有一天他不再来了,那你一定会在意。 如果一个你认为在追自己的人,突然有一天,你看到他跟别的人暧昧,你一定会生气。 不论你爱不爱他,你都会生气。 生气自己受到了欺骗和戏弄! 南宫莞淳她不敢说她对于莫珩瑾有没有好感,但刚才看到他与展倩的一幕,她确实很生气,很生气……这个男人既然有在外面勾搭的兴致,又何必再来招惹她? 前面,一辆计程车停了下来,南宫莞淳大步迈着走上去。 莫珩瑾看了一下周围,又抓住她的手腕,“你的车呢?” “车上出问题了,开去修了。”南宫莞淳抽了抽手,“请你放开我,莫总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在外面这样跟女人拉扯有失风度。” 莫珩瑾抓着她的手走接往他的车走去,“先上车再说。” “莫珩瑾,我以为你是个绅士。”南宫莞淳从未见这样无理的男人,以前没有哪个男人敢对她用强,“你再不放手,我会很生气……” 始终还是上了车。 莫珩瑾开车离开‘龙月阁’之前,坐在驾驶位上沉默了一会,缓缓回目看向副驾驶上生气的女人,“你真认识,我跟展小姐有点什么?” “这不用怀疑么?”南宫莞淳眼睛看向外面,她已经安静下来了,想抽烟但不知何时在莫珩瑾的监督下已经戒了,“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非来招惹我。” 莫珩瑾摇头,笑笑,“这个国家有一句话,叫作不要轻相信眼睛看到的。” “我只知道这里有一句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南宫莞淳气怒地回过眼睛,看着莫珩瑾的黑眸,他的眼睛很黑,黑到看不清他的眼神含义。 看到莫珩瑾丝毫不心虚,也丝毫不回避地正视着自己眼睛,南宫莞淳反倒有跟他对视不下去,她再次侧开视线,“其实你不必跟我解释什么,莫珩瑾,我们总从未……” “你生气了。”莫珩瑾说,“你看到我跟展小姐有暧昧的行径,你很生气。” “没有。”“也许就是说,你看到我与别的异性有亲密接触,你会有高兴。”莫珩瑾陈述出她此刻的心思,“其实你很在意我对你的看法,只是你怪我,怪我是陆白这边的人,而陆白悔了你们的南宫家族,你觉得你应该 恨我,你不能接受我的好意……或者是追求。” “没有。”南宫莞淳心跳一瞬间很快。 她不知自己心慌什么,因为她告诉自己,绝不可能! 她的心应该属于在天堂的修文的,绝不可能再爱上别的男人,永远! “那你认真看着我的眼睛。”莫珩瑾对她说,“一分钟就好。” 但南宫莞淳就是没有看他眼睛的勇气,一直都没有,她的睛睛侧向车窗外,“虽说睛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我没有直视别人心灵的兴趣爱好。” 莫珩瑾笑了,眉眼里盛满温润和清浅迷人。 最后他道,“如果你承认你动心了,我就跟你解释我和展小姐的事。” 南宫莞淳大脑一轰,属于欧洲白种人的脸庞上瞬间更显红通,“什么,我——噢,天哪,你干什么?”看到莫珩瑾突然倾过来的身体,她吓得后半句说出了意大利语。 莫珩瑾看着她生怕自己在车上‘行凶’而花容变色的表情,没说什么,伸出手将她旁边的安全戴系上,之后什么也没做,发动引挚开车。 男人的气息掠过鼻尖,留下令人意乱情迷的味道,南宫莞淳僵坐在副驾驭上再也没有说话。 *** 裴欧大步从‘龙月阁’出来后,凌厉的双眸扫了一眼外面,莫珩瑾已经离开了。 他紧握着拳。 敢碰他的女人……算他跑得快! “裴哥裴哥!”后面于世勋追出来,跑到裴欧旁边停下来说道,“你用不着生气嘛,女人就是那样,表面看着三贞九烈,实则就是水性扬花……哼嗯!” 腹中一记重拳袭来! 于世勋脸色煞白,徒然他们都是军人出身,也抵不住裴欧这一记怒拳。裴欧看着痛苦到捧腹弯下腰去的于世勋,面无表情地道,“于世勋你这小子给我记住了,我从未抢过你的东西,展倩她从来都没有属于过你。但我的女人我要怎么怎样是我的事,别人敢说她半句不是,我会 打到你们满地找牙。” 裴欧愤然走向他的车,两个警卫员看到刚才裴欧与于世勋动手的一幕,都吓了一跳,忙迎上来: “*,怎么了?于公子他……” “展小姐呢?怎么没一起出来?” “上车!”裴欧一声冷怒,上车甩上了车门。 两个警卫今天是坐裴欧的路虎出来的,这会顾不上其他,赶忙上车了。 路上,裴欧心情就写在他脸上,别人偷了他女人……对,就是像别人偷了他女人一样的极冷的脸色! 警卫员b负责开车,警卫员a回了回头试着探问,“*,到底怎么了?” 裴欧不出声。 环着手,冷着脸。 “那个……你今不是说要和展小姐去吃饭和?”警卫员a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么快,还没吃吧?该不是展小姐还没到吧?这点事不值得生气啊,估记是像我们一样塞车。” 裴欧慢慢地抬起眼睛来,眼神骇人之极。 两个警卫员吞了口水水,开车的不敢出声,另一名警卫员看着两手空空出来的裴欧,“*,我们就是关心你和展小姐,你不是要跟她求婚么?花呢,蛋糕呢?”都扔了? 裴欧眼底像有寒箭射出来。 “……” 警卫员a马上回过了头去,再也不问了。 就在他们以为裴欧会一脚踹过来时,不想,裴欧只是沉沉地传来了一句,“不关你们的事,少问。” “是,是。”两个警卫员如释重负,徒是疑惑他和展倩的事,一时也不敢问下去了,只是说道,“那,现在去哪呢?*?” 裴欧没有说话,警卫员看着他的脸色猜测着可能不适合去展小姐那,于是二人打了一个眼色,开车去半月湖那边。 车行驶了一半,身后裴欧突然拿起了电话。 他开口便说,“莫珩瑾,中午算你跑得够快,不然我出去我一定不会轻易饶你。” “呵呵。”电话里传来莫珩瑾的笑声,“那还真是庆幸啊,不过,裴欧,你真相信我跟展小姐有那么回事儿?” “有没有你都在我面前对她伸出了你的魔爪。”裴欧搭着腿坐在路虎的车后车里面,暗色的车窗膜挡去了所有的阳光,让他整个人像陷在阴影黑暗里。 “你们看到的是怎样?”莫珩瑾语气挺轻松,“我来猜一猜,我拨开她的头发,吻了她的耳朵?呵呵,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去听展小姐解释一下?” “我要看看你有什么话说,并且我会根据你的回答,决定要不要宰了你。”裴欧说,“莫珩瑾,我话先说在前头,我不管你有没有跟我女人动手的想法,但你既然做出来了,这事就没完。” 莫珩瑾顿一下,“那要不?我给你们两个一笔免费险金?情感风险金,如果以后你和展小姐分手了,‘瑾年保险’将无偿赔给你们双方一笔钱。” 能用钱解决的事,完全没必要解释! 这就是莫珩瑾的法则。 裴欧哼着笑了一声,“听起来挺划算,那莫珩瑾你最好祈祷着我跟她不会分手,不然……” “我得亏死,我知道。”莫珩瑾说,“所以这下你相信我了吧?”裴欧挂了电话,免费为他和展倩未来买下了一份担保的险金。

上一篇   第1215章 偶遇

下一篇   第1217章 如果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