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如果是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7章 如果是你

展倩回到公寓后, 将裴欧买来的花插在了花瓶里。 打开蛋糕看了看,咽了口口水,又舍不得吃,盖上盒子放进冰箱了。 她打了几通裴欧的电话,还是没接她。 “哎!”她叹了口气,“中午莫珩瑾说起那事时,我就觉得不靠谱,靠,现在好了,他刺激到了南宫莞淳,我特么跟裴欧又出问题了。”往沙发上一靠,她望着空空的公寓,“早知道上回裴欧说让我搬去他的‘半月湖’住,我就过去好了,起码他那里有下人啊,又不用我做饭,还可以体会一下小夏那种少夫人的轻闲感,多好,啧,我当时脑子 抽什么筋呢!” 展倩想于这,打电话给安夏儿,没一会,安夏儿倒是接电话,“展倩,怎么了?” “呃……”展倩摸了把脸,“你,现在在干什么呢?”“我在干什么?”安夏儿不明白她突然问这么无聊的话题,“三个孩子刚午睡,我看书呢,两个月后我就去k大参加毕竟考试了,我得用这两个月的时间一口气把我这几年落下的课程全部补回来啊。不然,我 身为陆家的少夫人,陆白的老婆,又一个优等生,我考试挂了会很丢人哪!” “哦,在看书啊……”展倩又想着她是不是是不是够了,又不说自己的问题了,随口问了句,“那你去k大考试没什么问题么?现在大家都认识你……”“哈哈,没事!”安夏儿放声一笑,“我已经跟学校那边沟通好了,他们也不想影响秩序,学校会另外安排一个教室让我去考试,哦,还有祈雷,他也跟我一起去,我到时化妆去考试,该不会被人认出来了吧 ,哈哈哈!” “哦,那这样也行。”展倩用肩膀夹着手机,抽出张纸巾撸了把鼻涕,“反正……你那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如果栽在考试上面,确实划不来,那你看书吧,我不打扰你了。” “你,真的没事吗?”安夏儿听着她的呼吸声。 “哦,有点感冒。”展倩想了想,“昨晚忘记盖被子了……” “……” “咳咳。”展倩又咳了咳,感觉嗓子也开始痒了,“好了,我……” “那个,展倩。”安夏儿听着她竟然忘盖被子而感冒,忧心地道,“我说你要是跟裴欧感情稳定的话,就结了吧,好歹有个人照顾你啊。” “喂喂喂?”展倩差点被她的话给吓倒,“你这把我说得跟个小孩似的,我比你还大,区区一点感冒——” “我儿子都知道晚上自己盖被子。”安夏儿道,“中午还去给lulu盖被子,你可不就是比孩子还让人操心了?越活越让人操心了,又或者。” “没有啊!”展倩马上叫道,“只要是一个正常人,一年感冒个几次都是正常,不感冒的人才不正常好吧!” “你是医生我说不过你。”安夏儿说,“我刚才想说,你以前没男朋友的时候都彪悍多了,我看你是对裴欧产生依赖心理了吧,我跟你说啊,有男人在身边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 展倩愣了愣。 跟安夏儿结束完电话后,她一个人发呆了很久。 依赖心理? 她,对裴欧? 所以他不在,她照顾不好自己了? “不不不,不可能……”展倩立即甩头。 晚上,展倩打了次‘半月湖’那边的电话,又打裴欧的手机,终于打通了。 “喂?”她捧着杯自己煮的姜汤,可怜兮兮窝在沙发里,“白天龙月阁的事,我还是希望你听一下我解释啊,我跟莫珩瑾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那纯粹是他想刺激那个南宫莞淳。” “嗯。” 裴欧一个单音。 “白天他跟我说起时,我是拒绝的。”展倩说道,“其实,他当时也没亲我,就是……在我耳边说了句话,然后你们就过来了,他是为了做给南宫莞淳看的。” “你也想做给你看,是么。”裴欧终于问过来一句。“我……”展倩又咳了句,“当时我是动过那个想法,很快就打消了那个念头,我也没想到你们会一起过来,反正,不是你们当时看到的那样。我没想过刺激你,本来这次结婚的事……已经……”吵了一架闹得 很不愉快了。 裴欧没说话了。 “花,和蛋糕,我拿回来了。”展倩停顿了一会,又说道,“虽然是新历的生日……谢谢啊,没有人对我说过,每年帮我过两个生日,我挺感动的。”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 裴欧依然没有说话,或许沉默着,或者听她在说。 听他没有声音,展倩又找话题,“我以为你去半月湖那边了,我刚才打电话过去,那边说你不在。” “嗯,白天过去了,下午回了裴家。”裴欧说。 又没声音了。 气氛有点微妙。 就是吵了架之后,但又还没有和好却在意着对方的阶段。 展倩心里吐槽,她都主动给他打电话解释,他是不是应该主动和解? 但裴欧那边就是在沉默着,不遇上了什么事还是什么原因。“那个。”展倩只好又开口打破电话里的沉默,因为感冒的原因她的脸都是红彤彤的,眼睛也似蒙上了一层水气,“上回我们说的那个……结婚的事,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不肯嫁给你的意思,我 是说——” “不用解释了。”裴欧说,“也许是有点早,我没有要勉强的意思。” “裴欧……” “我之前确实也没有想过要结婚,总觉得结婚这种事不适合我,我不喜欢被任何东西束缚。”他顿了一下,“包括……家庭。” “……”展倩呼吸停滞住。 “不过,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些人让你作出妥协。”裴欧说道,“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还是愿意的。” 展倩心脏陡然加速。 他他他什么意思? 他是说他愿意跟她结婚的意思? 展倩吞咽了一下,“你是说——” “我这边还有事。”裴欧道,“改天我们当面说吧。” 当晚,展倩虽然感冒,呼吸不顺畅,但心里却从未有过的轻松。 第二天展倩比较晚起,起来后感觉感冒并没有减轻,甚至体温还比较高。作为一名军医,一点感冒还不至于会为此矫情,她自己找了一些药吃了,打算让感冒自愈。 她打电话给《知星》的小叶,“这几天,报纸怎样?没什么大事吧?” “一切顺利,报社有两位主编坐阵,加上这次陆白和安夏儿婚礼的事有些消息我们是最新头条,销量居高不下。”小叶听到她的声音不对劲,“总监,但你声音怎么了?怎么那么沙哑啊?” “哦,没什么。”展倩又咳了两声,倒没发觉今天声音都沙了,只觉喉咙痒,“有点感冒,既然报社没什么大事那我就不过去了。” “好的好的,你多休息吧。”小叶担忧道,“你这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呢,报社这边你别担心了,跟裴少好好放松一下吧。” 一说到裴欧,展倩又顿了一下神。 裴欧这阵子因为不想听到裴家催婚的事,一直都没有回过裴家,但昨天却回去了,难不成……除了他们结婚一事,裴家还有别的重事需要让裴欧回去? 展倩一边咳着,对电话里说,“好,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回j*之前有空都会出面料理报社的事。” “好的,总监。” 展倩挂了电话后,叹了一口气,哪能休息呢! 估记她就是劳碌命。 中午下了碗面条,吃完后午后阳光正好,展倩打电话给doctor ,“陈医生,你说的那个咬断舌头的人,接好没?没事了么?”“接是接好了,命是保住了。”doctor 道,“不过那人还没醒,从送到医院后就一直昏迷着,秦特助他们一直在催,说一定要让这个人醒过来,要用‘镜像’记忆仪查找出他大脑中其他有关于南宫家人的 线索。” 展倩一听,“那南宫蔻微血液里存在不明物质一事,陈医生你一直也没空查了是么?”“这件事先放一放吧,如果利威廉真带着南宫蔻微离开了z国,那这事急也急不来了。”doctor 说道,“目前先处理重要的事吧,我今天有两个手术,展小姐今天有没有空过来?那个昏迷的黑人保镖, 你过来看看也好,以展小姐你的角度看看,有没有别的原因致使他昏迷。” “咳。”展倩揉了下呼吸不顺畅的鼻子,“好吧,反正我下午也……没多少事,我过去一趟吧。” “听声音,展小姐感冒了吧?” “啊?嗯。” “记得戴个口罩,别传染给了我医院的病人。”doctor 平静地说。 展倩无语。 有时当医生就是冷血在这啊,一俱美女的躯体在他们面前,也就是一具人类的躯体而以,生个常见的病,只要死不了人,在医生眼中都没什么大不了。 最后展倩换衣服后,又找了个口罩戴上才出门。 来到‘康安高级私人’医院,护士把展倩带到了重症监护中心,外面套上了消毒衣,才走进去,刚进入,展倩就看到doctor 正在跟几个医生在商量着什么,在他们面前,是一个昏迷的黑人。 想必就是前两天抓到的那个利威廉那边的保镖了! “陈医生,展小姐来了。”护士将展倩带过来后,又退了出去。 doctor 对另两个医生说,“先这样,你们去查一下以前的临床案件……” 两个医生拿着文件出去后,doctor 看了一眼包裹着严实的展倩,“展小姐来了,看吧,就是这个人,那天裴少和秦特助送来的咬断舌头的人。” 展倩看着床上这个大块头黑人,口罩上的眼睛眯了眯,“确定这是利威廉那边的保镖?”“应该是错不了。”doctor 道,“秦特助当时拷问过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