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放开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19章 放开她!

护士走后,展倩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那个人就是装的。 可惜她现在在这挂水,不然她要赶过去再暴打一顿那个人,看他还装不装得下去,还装昏迷呢! 抬头望了望输液瓶,是小瓶,估记这瓶也快了。 想到裴欧刚才打来的电话,展倩有点心急,想着裴欧应该是过来接她了,继续吃他们昨天没有吃完的那餐饭?想到这,展倩嘴角浮笑起来: “还好昨天的蛋糕我带回去了,干脆晚上回去自己做饭吃好了,再做一顿大餐……” 裴欧来到医院这边时,秦修桀刚好也带人过来。 双方的车在‘康安高级私人医院’外面一停下,便看到了对方,秦修桀带着几个保镖向对面那辆路虎极光走去,“裴少,你也过来了?” 裴欧迈开长腿走下车,看着眼前这座医院,“那个人还没醒?” “陈医生说还在昏迷中。”秦修桀说道,“不过多半是装的,只要没死,他就别想在我眼皮底下瞒混下去。” 两人说着边往医院大门口走去,出入这个医院的都是有点资本的人,自然都认识这个军少和长得跟帝晟集团陆白秘书极相像的秦修桀。 “裴少。” “裴少好。” “裴*好。” “秦秘书好……” 周围路过的人纷纷向他们打招呼。 裴欧对于这些认识他但他不认识的人,只是点头回之微笑;而秦修桀对于这些人把自己错认为自己哥哥的叫法,也不纠正,毕竟国内的人大多认秦秘书但并不认识暗下为陆白办事的他。 走进医院大门后,裴欧扬起邪坏的笑,“装昏迷?装死还差不多,等下你们给他一枪或断他一根手指,我就不信他坐不起来。” “陆总也是这个意思。”秦修桀笑了,“那等下裴少可还要观看?” 裴欧皱了皱眉,“不了,我过来找展倩。” “怪不得裴少没这个兴趣了,原来展小姐也在这。”秦修桀说着,看着裴欧不怎明媚的脸色,“怎么,看裴少心情似乎不太佳?” 裴欧没有说话,走进了电梯,过了一会才道,“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哦?难道军部有新的重大指示?大到要裴少出马?”秦修桀听出了,裴欧可能有军部的重要任务了,就连跟着裴欧身后的两个警卫员都表情凝重。 电梯在第10层停了下来,这一层重症监护区以及医院领导的办公区,展倩每次来这个医院除了找doctor 讨论他们医学上的问题以外,不会有第二个可能,所以裴欧直接坐电梯到了这一层。 不想裴欧和秦修桀带着人刚从电梯出来,另一边的电梯门也开了,doctor 带着一批医生乌泱泱地走出来,医生们围着doctor 讨论着激烈的问题。 “我觉得那可能是肢体的条件反射,不一定是醒了,作为医生我反对暴力。”一个医生说。 “虽然那个人体格健壮,但毕竟断了舌,流血过多……”第二个医生说。 “昏迷也是有可能的。”第三个医生说。 似乎监控中看到那个黑人手动了一下的事,护士已经跟doctor 反应了,此时他们正要过去看情况。 裴欧和秦修桀看着这些人,裴欧冷着脸,秦修桀微微一笑,“陈医生,怎么,那个人醒了?” 顿时,所有医生停下声音。 doctor 立即扒开这些医生走过来,“秦特助?裴少?你们都来了?我们这正讨论那个人,盯着监控的人说那个人手指动了一下。” “哦?”秦修桀意味深长地笑着,“一个完全昏迷的人是不会动的是吧?” “理论是这样。”doctor 说,“不过……” “展倩呢?”裴欧直接问他的女人。 “哦,裴欧,展小姐她……”doctor 想了一下,“我进手术室之前,她正在重症监护区,本来今天我请她过来是一起看看那个人情况,看对于那个人的昏迷展小姐有没有别的看法……” doctor 没有说完,裴欧已经和两个警卫员走向重症监护区那边了,至于展倩和这些医生们讨论的医学问题,他没兴趣。 此时他就想和展倩坐在一起好好把话说清楚。 警卫员a说,“好像,展小姐还不知道*要去南非的事吧……” 警卫员b,“不知道,这几天*跟展小姐不是正在闹矛盾么,*应该还没来得及跟展小姐提这件事,只希望等下展小姐听到时,不要生气才好。” 警卫员a看着前面不说话的裴欧,‘护主’心切地咽了口口水,“*,若是展小姐生气你没有事先告诉她,你就找个由头……” “闭嘴。”前面裴欧很是恼火,“我用得着你们教我怎么跟女人说话?” 俩警卫员,“……” “我万花丛中过时,你们还不知在哪。”裴欧恶狠狠地说。 “是。” 后面两个警卫员低下了头,心里却吐槽,我们这不是为你和展小姐着急么? 身后,秦修桀和doctor 也正走过来,对于doctor 的话,秦修桀只回道,“等下那个人若是没醒过来,我们会先断他一根手指,以作测试。” “什么?断指,这……”doctor 不知理解他们的暴力,百般阻止,“这里是医院,救死扶伤的地方,你们不能胡来。” “这里是医院。”秦修桀脚步一顿,回头对doctor 笑,“也是陆总的医院。” 看着秦修桀带着保镖的架指,身后doctor 吞咽了一下。 真是不得了。 难不成他以后就要为这样霸道专制的资本主义工作了?果然应该早点隐退,当什么妇科呢,这一刻的doctor 懊恼不已。 旁边几个比较重量级的医生都知道这座医院其实是陆白的产业,doctor 只是挂名院长,看着这一幕,几个医生凑过来问doctor : “怎么办?” “那个秦特助等下不会真的砍了那个人一根手指,看那人醒不醒来吧?” doctor 也郁闷,最后沉下一气,“先过去看看……” 重症监护区外。裴欧刚过来,便从窗户上看到了里面的一个高挑的女子身影,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头发黑黑地披在肩上,留海柔顺地斜向一边的耳后,一边扒开病床上那人的眼皮看了看,然后记录着什么,又看看心 电图…… 隔着又有点距离,但这外型怎么看都是展倩。 两个警卫员更加不怀疑: “不说展小姐过来只是跟那陈医生讨论医学问题的嘛,怎么还穿上白褂子了,难道这医院这么缺人手,展小姐过来还得帮手?” “*,怎么做,是我们进去把展小姐叫出来还是我们进去找她?这重症监护区一般人不能进去吧?” 两个警卫员部队出身,非常遵守一些公共道德问题。 裴欧皱着眉头,埋怨道,“不说感冒了?感冒了还去看别的病人做什么,纯属吃饱了撑着。” 后面doctor 和秦修桀过来后,doctor 往里一看,“展小姐还在呢,那我去把她叫出来吧,秦特助你随我进去看看吧——” 负责重症监护这边的人替他们打开门,但听到他们提展小姐,“陈医生,里面这个……” “好好看着外面。”doctor 也心烦,“我带他们几位进去看看。”裴欧就在外面候着,但只见doctor 领着秦修桀他们刚走进重症监护内室,门一关,里面那个病床上的黑人突然一跃而起来,用他粗壮的手勒住了病床旁边的女子的脖子,猛地一带之下,他身上的一 些输液管,心电设备全被扯了下来。 他用手掐着女子的脖子,说不了话,瞪大眼睛看着doctor 和秦修桀。 “展小姐?” 外面两个警卫员惊叫出声。 裴欧一句话也不说,迅速冲到重症监护大门那边,“开门!” 旁边的人吓了一跳,顾不得发生了什么,将门打开了,裴欧直接冲了进去。 “嗯嗯嗯!!”被黑人掐着脖子的女人惊恐地瞪大双眼,用求救的眼睛望着doctor 和裴欧他们。 “果然醒了。”秦修桀双目冷冽。 身后的四名保镖拨出枪对准那个黑人。 黑人之前咬断了舌头,说不了话,只得瞪大了他血红的双眼警告地看着这些人:你们再敢往前一步,他就杀了这个女人!“你冷静一下。”doctor 摆了摆手劝这个人,“你知道你手里的人是谁么?她是z国帝京展司令之女,华南裴*的未婚妻,你伤了她一根头发,你走不出这座医院,你既然醒了,你只需配合特助他们… …” “嗯唔嗯嗯!”黑人眼神里发出狠光,看向重症监护区门口,然后一边抓着女人的脖子往门口向移步过去,他要胁持他手中的这个女人逃出医院。 doctor 退到了一边,一边劝秦修桀,“秦特助,人命关天,活着的人重要,先让他走,不能让展小姐出事……” “不行,绝不能放这个人跑了。”秦修桀道,“陆总有话,一定要从这个人大脑中挖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你他妈给我放开她!” 门口传来一声爆吼。 裴欧拨出枪走过来,他双眼从未见过的恐怖,就像是修罗战场上的鬼神一样大步生风走过来。 秦修桀赶紧阻止,“裴少,这个人不能杀,他若死了——”“陆白要算账就让他来找我吧!”裴欧一咬雅,看到展倩被人挟持,他整个人都平静不下来,直接扣动板机,一枪直接爆了那个黑人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