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至少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1章 至少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下午看着那个像外形像她的护士被人挟持时,他清楚地明白了展倩在他心里的位置,那个不可替代的位置…… 厨房里,展倩正将碗筷和餐碟放在洗腕机里。 猛地一转身,看见裴欧站在门口。 “你——” 展倩吸了一口气,吓一跳。 厨房里的光偏暗,裴欧倚在门口,背后是客厅里敞亮的白炽光,可以看到他高大的剪影,英气而高大。 他脸上的表情在厨房昏暗的视线里看不太清楚,他有些不太自然地说,“我,过来看看你忙完了没有。” “我不忙,有洗碗机。”展倩将餐具扔进去后按动开门,“我们在j*里都没回这了,厨房里的灯要找人修一下了,白天老是忘记,有什么事出去说吧。” 裴欧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客厅。 展倩回到客厅后打开冰霜,将昨天那盒‘大白兔’蛋糕端出来,摆在菜几上,拿出两个一次性碟子,开始切蛋糕。 对面,一片安静。 展倩切到一半,抬起眼睛,看到对面那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睛的主人正环着手坐在沙发上,脸上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她。 “看什么?”展倩继续切,“你吃饱了,我没有,还好我昨天把蛋糕拿回来了。” “嗯。”裴欧点了点头,又说道,“昨天,在龙月阁……”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昨天我话说得有点重,你别当真,我不是不相信你,当时一时生气……” 展倩都忘了他当时说了什么过份的或重的,因为他们订婚之前,裴欧这张毒舌再重的话都跟他讲过。 “哦,嗯。”展倩一边吃,一边假装明白了似地点点头。 “我希望你没有生气。” “既然你那么好心跟我解释,那我生气什么,我没有多余的心思一直为一件事生气。”展倩说着问他,“我还吃不,‘大白兔’的蛋糕真的挺好吃的。” 裴欧想了一下,点头。 真吃? 大胃王…… 展倩心里一边吐槽,一边给他盛了一块,“来来来,一起吃吧。” “先说明,我不是很喜欢吃甜食,不过这是你的生日蛋糕,所以我才陪着你吃。”裴欧给一个令人哭笑啼非的理由,左右就是要端着他刚铁直男的尊严。 展倩翻了一个白眼,“行了,*,你吃了我也不会认为你很幼稚,行了吧?” 裴欧这才拿起叉子,端起那纸质碟子和展倩一边吃起蛋糕。 展倩没吃晚餐,两个人很快吃了一大半,俗话说,心情不好时吃点甜食立即会得到缓解,因为甜食就是有令人心情愉悦的效果。 但对于展倩来说,是因为她和裴欧和解了而感到心情轻松,她突然什么突然笑问他,“对了,听说现在‘大白兔’蛋糕更难订了,都得提前预约的,你昨天怎么那么快就买到了?” “因为我去亲自带人去找那个蛋糕师。” “找他就可以买到了?”展倩不相信。 “当然不可能。”裴欧说道,“我报出我的大名,对方都不想做,说众人平等,一天只规定销售多少个蛋糕,要买都得提前排队预订,不得不说这个原则是值得夸赞的。” “哦,那你怎么买到了?”展倩知道,他绝不是提前几天预定了,而是他们吵架后说不准是为了和解他特地说给她过新历的生日。 “因为我提了一个对方无法拒绝的理由。” “什么理由。” “我擦了一下我的枪。” “我去。”展倩差点一头栽下去,瞪大眼睛,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到一般地说道,“裴欧,你你你怎么可以那么做,你可是军人,要是被上头知道你威胁……” “威胁什么。”裴欧一脸平静地说,“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跟那个蛋糕师谈的时候,突然想起我的枪需要擦一下了。” “那你那样做跟威胁有什么两样?” “我擦我的枪,对方怎么理解不关我的事。”裴欧一脸平静。 展倩不敢相信,裴欧竟用这种手段买到了蛋糕,她几乎可以想象到蛋糕师看到裴欧拿出枪时吓得一口气答应下来的画面。 “愣着做什么,吃。”裴欧说道。 展倩又无奈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冷不防地,裴欧又突然问出一句,“你感冒好点没?” “下午挂了两瓶水,退烧了,也没怎么咳了。”展倩说道。 “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不舒服?”裴欧又问。 “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知道你跟别的女人差别在哪里吗?”裴欧说,“你知道那些容易让人疼惜的女人,周围为什么那么多男人么?” 展倩缓缓地抬起头,瞪着他,“你嫌我不会撒娇了?” “不是。”裴欧对于会撒娇的女人,见多了,“是想告诉你,有时间没必要太坚强,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揽了,至少在我这里不用。” “……” “你至少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展倩猛地抬头看着他,一时怔住了,他,是这样想的?他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绅士没有像陆白那种男人那样让女人心花怒放……是因为自己太强悍了,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 展倩一时说不出话来。 对面裴欧低着头吃着蛋糕,没有看她。 “咳咳。”展倩咳了两下,也低头吃东西,“也,也没必要一定要表得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特点,只能尽自己所能对对方好就行了。” 裴欧抬起看她的时候,她又低下了头,脸上有点红。 裴欧瞪着她,不解风情! “对了,你刚才在厨房是不是有事要说?” “对了,关于上回我们讨论的结婚的事……” 两人同时说。 然后都抬起眼睛,看着对方。 “你先说。”裴欧道。 “……”展倩也怀疑自己问的那个话题,是否有必要再提起,“不,你先说吧。”裴欧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要去南非的事,无论怎么样都是要提的,便点了点头,“我要去一趟南非,帝京军部那边的指示。伊维隆国内发出了内战,我们必须派人过去将将那个国家的侨民接回来,以及,支 援那个国家……z国要跟南非国家结成良好的外交,所以我们这边必须有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将领过去。” “这是公事,你不用问我的意见,执行任务是军人的天职。”展倩没有任何反应地说道,“那就去吧。” “可能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裴欧继续说,“长则三四月也说不定,短也要两个月。” “哦。”展倩也不觉得奇怪,很多任务,都不是几天之内就能回来。 而且以裴欧的地位以及本事,他能叱咤军界到如今,想必一次救援任务,只是小事一桩。 要劳他出马,估记是刚才说的,需要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将领过去。 裴欧见她没反应,又说,“明天就走。” “……”展倩怔了一下,抬起头,脸上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明天?” 看到她有情绪波动,裴欧终于满意了,“嗯,前几天得到的消息,当时我们又……所以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展倩眨了眨眼睛,“……”“原本我也不打算去。”裴欧说,“上午跟我父亲商量过后,我觉得还是去一趟比较好,中央那边也不泛有其他将领,但对方指明让华南这边的人过去,可能还是想试探裴家,虽然这是我的猜测,但过去一趟 也影响不了什么。” 展倩听了一会,垂下头一时没说话,只是一直吃东西。 半晌,她才问,“你不担心……” “担心什么?” “排除异己,用这种方式的,很多。”展倩说,“虽然我父亲是帝京的司令,我不该怀疑那边,但是……”她抬起脸看着裴欧,“我担心你。” 裴欧笑了,“你怕我会被人暗算,死在半路上?” 展倩浑身都僵了,这是她不敢说出口的话。 “你当我是谁,会想不到这一点么。”裴欧说,“但你记是上回我们在帝京订婚时,我跟你说过什么么?” 展倩看着他。 “封龙的情况不会发生我在身上。”裴欧在展倩一脸疑惑时,又说道,“我是说,我不会像他那样,留下你自己去死,你不会再次失去恋人。” 展倩咽了下,心里很复杂,但又不知如何将她心里的不安和不舍说出口。 “放心吧。”裴欧扔下叉子和碟子,“我这一次,不会自己过去,我会带上两个人。” “谁?” “一个是罗中校。”裴欧提了一个他在华南j*的得力副手,然后神秘地勾起嘴角,“还有一个是陈*的儿子陈斑。” “啊?”展倩瞪大眼睛,“你带那个纨绔做什么?那不是累赘么?” 那是帝京有名的军三代,但没有任何本事,整天惹事,最近还被他父亲亲自摘了军衔。 “那小子一直不服于他父亲。”裴欧用餐巾擦了擦手,狡猾阴险地笑着,“想向他父亲表现,得到再回到j*的资格,我昨天让人去帝京了,我电话里告诉他,这次跟我去一趟南非,就一定能立功……” “他答应了?”展倩不敢相信。“为什么不答应,他就一直在找立功的机会,把他骗过来很容易。”裴欧冷声道,“这一次提出让裴家派人去南非的人,正是陈*,只要他儿子在我身边,他敢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