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爱你们爱你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3章 爱你们爱你们?

展倩愣了一下。 女人对于首饰,是很敏感的。 看到这个暗红色天鹅绒的锦盒,她隐约有些预感,半天没有打开。 “展小姐,不打算看看么?”管事微笑着。 展倩嘴角笑了笑,一点一点地打开盒子,不出意外,里面一枚钻戒躺在里面。 “……”展倩愣住了。 就算之前有预感。 但看到是真的戒指,她还是半天都没有说话了。“这是少爷让我去找人定掉的戒指。”管事解说道,“就是在你们从极光岛回来后,他交待我去订的,前几天展小姐和少爷好像又吵架了。所以这求婚的事,便又担搁下了,我问少爷要不要去将订的戒指拿回 来,但少爷还是让我去拿回来了。” 展倩缓缓抬起脸,“裴欧,他……” “对,少爷是准备跟展小姐求婚的。”管事说,“看到展小姐在极光岛抢到了新娘花束,他不想让展小姐失望吧,尽管少爷之前也没有想过结婚。” 展倩眼睛红了起来。 所以,听到她特地解释说,那花根本不是她主动去抢的,他才会那么生气? “不过。”管事似乎又觉奇怪,“前几天少爷和展小姐去‘龙月阁’吃饭时,他带了戒指过去,不过后面是发生了什么事么?婚没求成?少爷那天回来的时候又把戒指带回来了。” “……” 展倩没说话。 想起那天裴欧说给她过新历的生日,说会给她一个惊喜,他带着花以及她最爱吃的蛋糕……结果最后给莫珩瑾一闹,不欢而散。 展倩看着手里的戒指,有些晦涩地笑笑,“对,在‘龙月阁’那天,是发生了一些事……” “不过应该解决了吧?”管事问,“早上少爷打电话让我把戒指交给展小姐时,心情听起来,是不错,起码他这一趟去南非应该没有带着沉重的心情。” 最起码是跟展倩和好后,才走的,管事听得出来。 “对,没事了。”展倩点点头,吸了吸鼻子,“他说让我过来一趟,有东西要给我,我只是没想到……是戒指,他,竟然真的打算跟我求婚。” “少爷可能不会凡事说出口,但他是行动派。”管事说。 展倩看着眼前的戒指,裴欧原本打算向她求婚的戒指,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下来,钻石上的光,象征着婚约的神圣之光,照耀着她模糊的眼睛。 昨晚她跟他提起前,她还觉得难以说出口,觉得求婚这种事对裴欧来讲太遥远了。 就算他们结婚,估记也是在裴展两家的压力下结婚,不会有所谓的求婚…… 他竟背着她准备了戒指。 管事见她不说话,“展小姐,你的意思呢?会收下吧?” 展倩盖上了盒子,带起一个笑容,“当然,我总不能辜负了他苦心准备一切。” “那就好。” “但我现在不会戴上。”展倩站了起来,“我等他回来,亲自跟我求婚的时候为我戴上。” 管事眉眼展了开来了,“相信,很快会就会到那一天。” 之后,展倩被他们留在‘半月湖’吃饭,这是她第一个来裴欧的私人别墅。 当晚,她躺在裴欧的卧室里,躺在他的床上,看着也许平常裴欧也会看着的天花板,嘴上一直带着微笑,被子,床单,地面,周围的一切一切,似乎都带着裴欧熟悉的气息。 躺在裴欧的床上,他的气息从四面包围了她,就像他的环抱。 枕头,放着那个戒指盒,打开着。 展倩微笑着,“裴欧,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跟我求婚,对我那三个字。” —————— 两个月后,安夏儿返回k大毕业考试的这一天,lulu刚好也发烧生病了。 “要不我不考了,我现在就回去。”电话里安夏儿对陆白说,“怎么我一走,lulu就不舒服了,不行,我放心不行。” “你冷静一点。”陆白说,“家里有我,你错过这次考试又得拖到明年,我可不想以后都听到你在我耳边念叨着你还没毕业,是我娶了你耽误了你的学业。” “可是,lulu她……” “已经请医生过来了。”陆白看着儿童床上已经安稳睡下的女儿,用平和的声音说,“问题不大,就是小孩子普通的一些病例,家里下人多,能把她照顾她。” “啊,我可怜的女儿。”安夏儿声音带着哭腔,“她还没怎么生过病呢,这次生病我竟不在她身边,我难过……” 陆白笑了,“你如果挂科了,可怜的就是你了。” “胡说,我看上去是像会挂科的人么?”安夏儿叫道,“这两个月,我可是好好地复习过了,甚至还联系了以前一些比较熟的同学借了笔记,我准备充足,即使毕业成绩不是全系第一,也得有个优异。” “有信心就好。”陆白点头,“那就好好考试吧,家里别先担心。” “那,lulu就拜托你了。”安夏儿不舍地道,“告诉她,我一考完就回来,还有两天。” “行。”陆白皱了皱眉,又再一次确认,“祈雷有好好跟着你吧?” 就算去考试。 陆白也派了人跟他们过去,更勒令祈雷一直要随时跟紧安夏儿,确保她在学校的安危。“放心吧,我的大总裁。”安夏儿无奈,“你已经问了好多遍了,他现在就在我旁边,考试时他也跟在我一个教室,那教室是校方另外安排的,就我们两个人。绝不会有其他人向我靠近,绝不会在学校引起轰 动,我这次是有好好化妆过才来考试的,一考完我就回去。” 陆大总裁终于点头,“好,祝你考试顺利。” “嗯嗯,想你和孩子们。”安夏儿隔着电话亲了两口,“么么哒,爱你们爱你们?” 陆白微笑着。 但挂下电话后,他唇角的笑容一下降了下来,看着守在床边的两个保姆,“你们给我时刻看着lulu,晚上轮流守夜,她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们的责任感逃离不了。” 两个保姆立即俯首,“是,陆先生。” 刚打开门出来,两个小少爷站在门口,戴着口罩。 菁菁和小纹追过来,“宸少爷,玺少爷,你们也好好躺在房间……大少爷。”看到陆白,立即低下头。 陆白看着两个染上了感冒的儿子,“你们出来做什么?” 陆宸带着口罩咳了两声,“我们…过来看看lulu。” “爹地,lulu怎样了?”陆玺问道。 “已经睡着了,你们给我返回房间去。”陆白说道,“你们妈咪去考试去了,千万别让她知道你们三个都生病了,不然她怎么安心考试。” 陆玺一急,“我们也不想咳咳……也不想的……再说这可能是lulu传给我们的。” “别什么都怪妹妹。”陆白对于儿子,显然没那么担心,“你们就是平时太缺乏锻炼,看来应该给你们找两个格斗技术的老师,让你们从小学习一些防身术以及锻练一下体能。” 两个小少爷届时眼睛瞪大,陆玺咳得更厉害了,“什么?我们已经……” “爹地,这个以后再说吧。”陆宸仰起小脸看着陆白,“我们现在家教老师已经够多了,语言老师就三个,还是以后……” 陆白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我像你们这么小的时候,也都有在学格斗技能了,菁菁,小纹,把他们送回房间。” 看着严格无情的父亲,两个小少爷眼睛含着湿气,小脸通红,不知是气愤还是因为感冒引起的。 菁菁俯下身,汗颜地微笑着对两个小少爷说,“宸小少爷,玺少爷,是真的哦,听魏管家说,大少爷三岁的时候就有老师在教他空手道了,当时他还没有老师的大腿高呢……”说着比了一下。 小纹知道现在这时候,不能惹陆白生气,便也劝两个小少爷,“对呀对呀,为什么大少爷能贵为帝晟集团总裁,创下今天的商业神话呢,因为大少爷从小就努力呀,所以你们也要加油哦?” “哼!”陆玺哼了一声,攥着两只手回房间去了。 陆宸看了一眼lulu的儿童房,贴心地问,“lulu怎样了?有没有好点?” “宸少爷放心。”菁菁说,“已经稳定下来了,你和玺少爷也要好好吃药哦。” “我们没事。”陆宸口罩下的小脸,红红的,“就是lulu,为什么昨天妈咪一走,她就不舒服了,是看不到妈咪的原因,还是刚回z国水土不服呢。”“宸少爷,别多想。”菁菁耐心地看着这个爱操心的陆宸,温暖地说,“lulu小姐平时身体好得很,比你和玺少爷都好,饮食方面都是按照lulu小姐在西莱的习惯来,不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就是一般孩子生病 而以,是人都会生病,小孩子也一样,所以你和玺少爷也不一定是被lulu小姐传染的哦,可能……” “可能什么?”陆宸看着菁菁。 小纹送陆玺回房间了。 于是菁菁便耐心回答陆宸的问题,“据说,双胞胎,或者多胎胞其中一个生病,另外一个也会同时生病,这是一种来自娘胎的感应哦。”“有这种事?”从小便是唯物主义者的陆宸小少爷感到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