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抱女儿开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4章 抱女儿开会!

“呵呵,只是民间的一种传闻哦。”菁菁温柔说,“只是让你们不要太担心,小孩子偶尔生生病,也正常的,再说了,可能是好的现象哦!” “生病还有好的?”陆宸道,“菁菁阿姨,你在说笑话吗?” “不是笑话,是真的。”菁菁伸出一根食指,说道,“一般小孩子长牙的时候,很多都会发烧,像你和玺少爷以前长牙齿的时候就发过烧,不过第二天就好了。” “……”陆宸眨了眨眼睛。 “还有呢。”菁菁微笑着,又举例子,“听说小孩子发烧,就是要长高了,你说这不是好事么?” “是,么。”陆宸半信半疑。 陆白从楼上下来时,候在大厅里的七八名儿科医生立即站了起来,看着从梯上走下来的男人。 魏管家回过头,“大少爷,lulu小姐睡了么?” “暂时睡了。”陆白扫了一眼这些医生,“我女儿发烧的原因是什么?” 即使知道小孩子生个病啥,没必要太过胆战。 但陆白就是要问清楚,不问清楚,他不放心。 这些被叫过来的儿童医生,全是s城最具盛名的,一时间被陆白的管家全部叫过来,大家都很紧张,给这位大名赫赫的陆白女儿看病,他们都胆战心惊,生怕有个看错的地方。 包括,doctor 也在这,只不过doctor 虽然是全科,却不是专门的儿童医生,所以陆白还是要求将最好的儿童医生都叫来了。 听到陆白的话,doctor 说道,“陆先生,你不必太担心,这段时间是夏秋交换季节,季节交换时是很容易生病,前阵子,连展小姐都重感冒,在我那挂了两瓶水,这几天医院的儿科也人满为患。” 陆白对其他人的状况没啥兴趣,坐在这些医生对面的沙发上,对魏管家打了一个手势,“把其他医生送回去吧,陈医生你留下来。” “是,大少爷。”魏管家说着,转身对其他医生展了一下手,“劳烦各位医生过来了,这边请。” 魏管家送其他医生出去后,陆白对陈医生说,“在lulu他们好之前,陈医生就留在这吧,这里需要有个医生随时照看他们情况。” 这换了以前,听说陆白要将自己留下来,doctor 会吓得脸变色。 但现在,他已经清楚了陆白的性格,随和地答应,“应该的,陆先生,我是你的私人医生,那我打个电话跟医院那边交待一下。” 陆白点了点头。 doctor 打完电话后,陆白已经倒了一杯酒,或许是听从了医生嘱咐的原因,现在他的酒杯里的酒都只是以前的二分之一。 “那份血液分析,怎样了。”陆白喝着酒突然问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是问南宫蔻微的血液报,doctor 马上说,“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我跟国外的一些同行也交流过,都没有见过那种元素结构的药物或化学物质,展小姐也在帮忙查,我们一致认为,那是 一种新型的物质,起码到现在为止,医学界没有出现过。” 陆白眉头微蹙,“南宫蔻微有没有活着的可能性。” “以当时她身中三枪的情况,并且体质又不佳,生存的可能性太低。”doctor 道,“不过展小姐的看法,是那三枪都没有打中要害,她认为对方是个狡猾的女人,可能经会活着。” 陆白没说话,眼似深潭。 “请陆先生放心,我会继续查这件事。”doctor 道,“不过,陆先生有没有想过让陆少夫人帮忙分析一下?” 陆白猛地抬起褐眸,“你想说什么?” “听闻,陆少夫人是k大的化学系天才,如果南宫蔻微血液中的那不明物质不是药物,而是某种新研发的化学物质,可能陆少夫人能分析得出来。”doctor 恭敬地说。 陆白将杯子放在一边,“安夏儿这两个月在准备毕业考试,我也不想再让她听到关于任何南宫蔻微的事,这件事你们去查吧。” doctor 知道陆白不愿让安夏儿听到任何影响心情的人或事,也就不提及了,“好的,陆先生,那就当我没提吧。” 在doctor 准备告退时,陆白问起了另一件事,“两个月前,在‘康安’医生死的那个黑人,当时是被裴欧一枪击毙的是么?” “对,陆先生, 我在场。” “那个黑人的血液中,以及之前去‘枫林精神疗养院’救南宫蔻微的人……”陆白深邃的褐眸眯了眯,“这些人血液压中,有那种物质?” doctor 马上道,“不,陆先生,这些人体内并没有,我也有过这个猜测,但验过之后并没有。” “是么。” 陆白脸色深沉。 “不过,可惜了。”想起那个被裴欧一枪击毙的黑人,doctor 也感到婉惜,“那个黑人若没死,用‘镜像’记忆仪也许可以从他大脑中获取利威廉的信息。” “这件事就不必再提了。”陆白道,“裴欧去南非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说过这件事。” doctor 马上紧张地说,“其实陆先生你也不必怪裴少,他当时也是担心展……” “无所谓。”不想陆白并没有计较,“如果换了有人挟持安夏儿,我也会做出与裴欧一样的决定,那个人死了就死了吧,想必能问出来的,当时修桀已经问出来了。” doctor 松了一口气,“希望是这样。” 原来陆先生并没有跟裴少计较那件事,万幸! 不然作为他们周围的人,可不想看到陆白与裴欧之间出现什么不愉快或者影响他们男人之间友情的东西,毕竟因为在西莱的那一场政乱中,大家都那么熟了。 第二天lulu烧退了一些,但依然不吃东西,只是非常粘着陆白。 魏管家和菁菁他们都在旁边劝: “lulu小姐,大少爷要去公司,我们抱你好不好?” “不要不要。”lulu一说便哭了一起来,紧紧地抓着陆白烫得平整个的西装,整个小脸通红埋在爹地的怀里,“我要爹地,我要爹地……” 菁菁在旁边哄,“大少爷要去公司开会,回来再继续抱好不好呀?” “对,大少爷要出门了。”小纹也蹲在床边,大家一起在劝生病的小小姐,“lulu小姐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做一桌子上来好不好?” “呜呜呜,不要……”lulu哭着,整个人都不舒服,但是小家伙又说不出来哪不舒服。 保姆端来药,“大少爷,lulu小姐要吃药了。” 陆白抱着女儿,“lulu乖,来,喝完药就舒服了。”不比陆宸和陆玺,lulu生病了什么也不吃,药也不吃,哪个下人哄都没用,只有陆白的话,才能让她喝上一点。 但喝完药,lulu还是抓着陆白的衣服,要爹地抱着,其他下人一过来抱她就哭。 大家都很无奈。 魏管家着这情形,“大少爷,你十点的会议,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陆白看着怀里的女儿。 “爹地,爹地……”lulu软软地喊着,闭着眼睛,额头上还有汗。 最后陆白说道,“去拿块毯子过来。” “大少爷,难道你要——”魏管家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最后去拿了一块毯子过来,陆白用毯子包着生病的女儿上了车。 帝晟集团的第一会议室里,所有精英都安安静静地看着会议桌前面,那个抱着女儿来开会的陆大总裁。 秦秘书将会议文件放在陆白面前,用刻意压到最轻的声音说,“陆总,等会的会议内容……” 陆白点了点头。 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小手抓着他的衣服,半睡半醒着,用奶气的声音问,“爹地,妈咪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了。”陆白的声音温柔地像睡眠曲,吻了吻女儿饱满的额头,“爹地开个会,等下就带你回去。” 秦秘书给在场几十个帝晟集团的高级精英打了一个会议开始的手势。 其他人便陆续打开会议文件,文件翻动的声音,让陆白皱了皱眉。 一个高层首先说,“陆总——”“第一。”陆白阻止这个人说下去,用从来都没有这么轻的声音,对会议室内所有的人说道,“等下大家注意音量,不要吵醒我女儿。第二,谁的声音若是吵醒我女儿就立即从会议室滚出去。第三,用你们最 低的音量,将这个会议内容讲清楚。” 无比苟刻的条件! 精英高层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咽了咽,将手上的文夹件缓缓地放到桌面上,力求像一片羽毛落地般无声。 于是,这个掌控着全球智能经济的集团精英会议,就在大家压低的声音中进行。 ——而陆白则抱着个孩子来参加公司最严肃的会议。“现在会议开始。”坐得离陆白最近的秦秘书,用只有跟菁菁说话时才有的语气音量说道,“这个会议主要讨论和决定帝晟集团下午年的产品走向趋势,主要以北欧那边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