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陆大总裁是世纪好父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225章 陆大总裁是世纪好父亲!

会议室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所以秦秘书的声音自然也就传到了每个人耳朵。 上半场会议开完后,其中一个欧洲市场经理补充说道,“还有一件事,听说瑞丹王室发了邀请函给陆总是么?请问陆总会过去么?” 秦秘书看向陆白,“陆总,你的意思是?” “我女儿生病,最近不考虑出门。”陆白直接拒绝了,他女儿生病,总统他也不会见。 一个手上拿着支钢笔的精英女强马上说,“但陆总,如今帝晟的产品几乎遍及全球,就差北欧那边覆盖率比较少,瑞丹是北欧最大的国家,如果他们王室有意盛邀陆总,这是一个机会……” “我没空过去。”陆白扫了一眼这些人,“这个话题可以过去了,下一个问题。”股市操盘手阿po报告道,“除了‘美利坚商会’里面五十多家企业近几年的股市跌涨情况我已经做出来了,还有刚刚回入‘美利坚商会’的慕氏以及西莱,未来三年里,他们的股市走向已经预测出来了,陆总请过 目。”说着将这份绝秘的未来股市预测数据送上到了陆白面前。 陆白点了一下头,最后对整个会议室的人道,“至于北欧市场,大家不必担心,等时机到了全面打开北欧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会议结束后,陆白和秦秘书回到总裁办公室,文秘lilis马上替陆白倒了一杯咖啡过来。 见陆白抱着女儿,lilis主动说,“请总,您和秦秘书还有工作要谈的话,我帮你抱一下lulu小姐吧?” “出去。”陆白眉眼都没抬,“倒杯温热的茶水进来,准备一个小勺子。” “好的。” lilis马上出去了。 陆白看着怀里粉粉嫩嫩的女娃娃,一抹微笑漫上他唇角,“lulu睡着时,跟安夏儿真是像。” “两个小少爷像陆总你,lulu小姐像少夫人,这是公认的。”秦秘书不会开玩笑,正经地回答这个问题,又问道,“刚才在会议上,陆总说不必担心北欧市场的问题,是因为艾尔先生的关系吗?” 陆白傲然轻笑,“你觉得在北欧,若说影响力最大的企业,是哪个?”“这个不用想,肯定是珀切福斯能源公司。”秦秘书说,“从汽油,天然气,到太阳能,医疗硬件和科学领域,再到其他涉及的行业,珀切福斯能源公司在北欧可以说是超强龚断性的企业,珀切福斯家族也因 此成为欧洲四大金融贵族之一。” “珀切福斯家族的当家是谁?” “目前是艾尔先生。”秦秘书说道,“陆总是打算,跟艾尔谈一下这件事么?” “恐怕他更想跟我谈。”陆白笑说,“如今他身体抱恙,估记珀切福斯家族内部不会安宁。” “陆总的意思是,艾尔先生更想请陆总帮忙对付那个西蒙么?”秦秘书猜测道,“所以只要陆总与艾尔先生联手,帝晟产品全面覆盖北欧便也是早晚的事?” 陆白没说话,lilis倒了一杯茶水过来,杯子里还有个精致洁白的咖啡勺子。 陆白用小勺子挑了一点水送到lulu的唇边,迷迷糊糊的lulu立即吸着粉嫩的小嘴,喝着爹地喂的水…… lilis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好,好可爱?” 陆白给lulu喂了点水后,对lilis道,“她睡着了,抱去里面的休息室。” “是,陆总。”lilis马上小小心心地将他们总裁的千金接了过来,像捧珍宝一样地抱到陆白办公室附带的休息室去让l ulu在床上睡了。陆白站在落地窗前喝了一口咖啡,“我与艾尔那么熟,这件事根本不用提,问题是现在珀切福斯家族的大权恐怕已经有一大半落到了那个西蒙手上,珀切福斯能源公司恐怕也被那个西蒙插手了,艾尔处理被 动,无法与我联手让帝晟集团全面进入北欧。” “原来如此。”秦秘书也突然想到了一点,“以前,帝晟集团的产品都能顺利进入北欧市场,自从两年前开始,帝晟的产品进入北欧便遇到了一些看似‘意外’的因素阻碍。” 秦秘书说这,推了一下脸庞上的金丝眼镜,“陆总,会是那个西莱做的么。” “哼。”陆白勾唇笑着,“如今这个世界上敢跟我作对的人,可不多了。” “但那个西蒙敢这么做,他是想公然反对陆总么?”秦秘书说道,“加上在极光岛上召开的‘美利坚商会会议’上,他提出的那些问题,听来,他并不赞成陆总坐‘美利坚商会主席’。” 陆白喝了半杯咖啡,唇角的弧度轻傲,“我欢迎所有向我挑战的敌人。” “陆总不担心他会不会玩什么花样么?”秦秘书不允许有任何狂徒对他们陆总有意见,说道,“要不让修桀去……” “不必了,他现在想阻止帝晟集团的产品进入北欧,也不太现实。”陆白拿起办公桌上一封来自瑞丹王室的邀请函,唇边泛起一丝曼丽的微笑,“因为瑞丹的王室估记也需要我的产品。” 秦秘书知道陆白是一定有信心,便问,“那陆总何不应邀过前去一趟瑞丹?可以等lulu小姐好些之后,刚好陆总你不是说还想跟少夫人出去走走么?” “那也没时间。”陆白将那封瑞丹王室的邀请函扔下去,“西莱的鲁布旺夫国王几天后马上就要退位了,安夏儿可能要回趟西莱……” 秦秘书最后颔首,“那就没办法了。” 这两天,陆白抱着小女儿开会的新闻盛为一个美谈,各大媒体报头条都在登着: 安夏儿考完试回来后,看到报纸瞪大眼睛,“陆白,你你……前天带着lulu去公司开会的?” 陆白走过坐在她旁边,“对,那两天她不舒服, 我便随了她。” “……”安夏儿抬头泪汪汪地看着他,“老公,你辛苦了,我不在时你还得照顾生病的女儿。” 陆白穿着一身白色的家居服,v领的设计,让他的劲项看着格外性感。 他倾下身,“那,亲一下?” 安夏儿马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对面,魏管家和两个小少爷等人,全部风中凌乱。 真当他们是空气啊? “咳咳。”陆玺小盆友率先打破爸妈疯狂撒狗粮的画面,“那个,妈咪,你考得怎样了?” 安夏儿又冲过来,看着两个儿子,“我当然没问题,你们呢?刚回来听菁菁阿姨说,你们也感冒了?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生病你们都是一连串的?” “妈咪,没什么,好多了。”陆宸说,“陈医生说季节交换时期。” “是么?”安夏儿蹙着眉头,“对不起啊,你们生病时妈咪不在你们身边……” 旁边已经恢复但还在喝药的lulu拉着安夏儿的手中,“妈咪妈咪,没关系哦,我在家里陪着宸哥哥和玺哥哥呢,爹地也在家里。” 两个小少爷听着妹妹的话,立即吐槽,是我们在家里陪着你玩好吧? “啊,我的乖女儿。”安夏儿立即将软绵绵的女儿搂进了怀里,“你真是妈咪的心头肉,在你生病时我竟考试去了,你竟然还没怪我。” “因为爹地说妈咪要去考试,考试很重要。”lulu宝石一样的眼睛大大的,发着光,“虽然不知道考试是什么东西,但爹地都说了很重要,那lulu就在家里等妈咪回来了。” “嗯嗯,谢谢。”安夏儿感动到泪牛,“放心吧,妈咪的毕业考试肯定没问题的。” “是么,那恭喜妈咪。”陆宸说道。 “对,少夫人以后在家里等成绩单就行了。”魏管家说,微笑起来,“以后若是有空,少夫人也可以再想法考研……” 安夏儿打一个寒颤,“暂时还是别了,我现在连一个毕业考试都拖了几年了,实没有时间再去考。” 菁菁和小纹在旁边笑了,小纹说,“少夫人,你现在根本就不用考试或者学历那利东西了嘛,你已经是陆家的少夫人了,以及唯丽的老板。” “不,话不是那么说。”安夏儿道,“学习,只是为了充实自己,有空的话多学习还是好事的,不是我眼睛是没时间了,暂不考虑考研。” “这个我随你,你可以呆在家里,你若要继承考研我也不反地。”陆大总裁在旁边合上报纸,“你如果真要考研,我可以推荐你去国外一所大学考。” 陆白说着说了一座孕育了许多世界科学家的世界名流学府,听得安夏儿一瞬有些憧憬。“听起来挺让人向往着,能够跟那么多人才在同一座学校,一定是无上的光荣啊。”安夏儿说着,又看着眼前的家人,“不过,和你们在一起,却是我最大的幸福。”